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1 源起毒谷绝身处

“呼呼”一阵急风。

“喳~~”苍凉地一声惊叫,云层中一只负伤的刀羽白纹燕,慌不择路地冲了下来。云层上龇牙咧嘴地飞着一只青毛怪鸟,口中含的猎物,只剩滴着鲜血的黑白尾羽露在嘴角。青毛怪鸟仰头吞下口中猎物,“咕咕”地叫着又扑向这只逃脱的刀羽白纹燕。

刀羽白纹燕被逼的无路可走,擦着陡立的崖壁飞下来,一头扎进那层薄薄的雾气中。雾气波动了一下,一丝血红瞬间扩散开来,那刀羽白纹燕却无声无息地不见了。

青毛怪鸟见轻雾荡漾,却找不见猎物,兴怏怏地飞走了。

要说这雾,出自一个极为神秘、危险的峡谷。这谷自腾明大陆初成时就出现了,它深藏于荒原密林之内,奇峰峭壁之间,恒通南北,气雾不绝。谷内之毒绝世无二,虽地处偏幽,但其雾之厉害,是妖人共知,皆不敢近其半分。

如若不信,以此事为证:

晋荒之森北端,密林参天,古木下灌木丛中,穴蛛猴正在枝梢饱食几颗色彩艳丽的果子,突然,枝梢连带穴蛛猴抓着的半拉果子,凭空消失不见。穴蛛猴竟没发现,只管把爪子往嘴里送,一口咬去,“吱”的一声把自己疼的从枝梢掉了下去。一棵古木腰间绿风璇过,一身材娇小的绿衣女子出现,手中捧着几枚果子,惋惜道:“妖族都是暴殄天物之辈,这么好的釉莲橘,都生食进肚,唉!”

“沾馨姑娘善心仁慈,一路都未见姑娘伤害任何妖兽的性命。”一身着紫裘玉带的少年称赞着。

“凡生灵修炼都不易,若不是特殊情况,还是留其性命吧!煦义小兄弟,我已施法完毕,咱们赶紧回去,秉明情况,莫让其他人着急。”绿衣女子说完闪身离开树干。

“好,那我把姬老叫过来。”说着,那少年打了一个响指,就跟了上去,稍顷,一个老者也寻了过去。

三人行至一处溪畔,忽见前方,法光四射,糟乱之声一片。

三人大惊,“糟了!妖袭!”三道身影同时疾掠过去。

待三人赶到,只见守营大阵被破,七八具尸身倒在血泊中,百名妖族高手把剩余二十几人围困其中。空中紫裘少年大怒,招手使出一把双刃巨斧,冲了过去。

绿衣女子,轻轻摇了摇头,突然消失了,寻不到一点她的气息。那姬姓老者抬手撒出上百颗金色豆子,豆子见风化成人形,人影晃动组成一个气势汹汹的大阵。

妖族首领见来了援手,也不着急,命令分出一队冲了过来。那个叫煦义的少年,甚是生猛,迎头冲进妖族中,斧影一片,血光暴起,妖族数人飞射出去。后边老者大阵缓缓移动,将妖族数人包围进去。

突然旁边一棵巨树上惊呼一声:“撤!”妖族之人,潮水般退去。

原来,巨树上的妖族首领不知何时被一柄长剑刺穿了胸口。他却找不到任何敌人的踪迹。惊骇之下,极速退去。

余下众人,亦赶紧收拢,稍做收拾也撤离了此处。

夜色下,一处隐蔽巨石堆狭缝中,无形的阵法阻隔了阵内的所有气息。一老者赞道:“这次多亏了沾馨姑娘刺杀伤妖王,不然我们损失会更加严重。”

一儒冠中年接着说道:“应该说这一路都亏了沾馨姑娘的能力,我们才能侥幸来到这天障山脉,这次任务沾馨姑娘功不可没呀!”

“不敢居功,这一路几位尊者才是中坚力量,我只不过是略助一二。”绿衣女子脸泛微红,不好意思起来。

这时一个胡子中年人大咧咧地走过来,“沾馨妹子,这一路可是辛苦你了?今晚就让我来替你守夜吧!”

“申大哥,这一路你也辛苦了,今晚还是小妹守夜吧!明天入山可是要您打头阵呢。昨日那场苦战申大哥也是元气大伤,今夜就好好修养吧。”娇小的绿衣女子笑着回答。

申姓中年人也笑了,“是呀!昨日我们又折了许多人手,这次冒险,损失惨重,人员缩减近半。要说起来还真亏了沾馨妹子。”

“小妹也是略尽绵力,我本就是天生阴木天晶体质,再配上合适的功法,算是占尽人和,还得配合好天时地利才可一用。还是申大哥的开地九星诀是数一数二的厉害本事。”

申姓中年还想说什么,一只青毛怪鸟突然飞了过来,身上还沾着血迹。

“走,姚老的浮天鹳回来了,看来有什么新发现。”说着三人就一起向阵法中心走去。

次日,附近一个山头出现了一队人,男女老少,衣着打扮各不相同,为首一老者,仙风道骨,手持一把彩扇,身旁一绿衣女子。女子开口说道“仙尊前辈!这次占卜凶多吉少,沾馨已倾尽全力,无法改变其结果。不知仙尊前辈作何打算?”

“哈哈哈哈,沾馨侄女,我们穿过晋荒之森已是前无古人的壮举。初次进入天障山脉我们只在外围活动,不求能有多少收获,能探明山中情况即可。那回去的传送阵法已布置好,遇到危险马上就能通过传送阵回到居天阁。”

一身背双剑的白发老提醒:“老姚,听闻妖族之人说附近有一处禁地,我们还是小心为妙。”

后面白纱遮面的中年女子直呼老者姓名,说道:“姚世泽,那浮天鹳所观之谷大雾弥漫,具体情况不明,我们还是另择入山之路吧。”

“绕路?能绕过去岂不更好?你可知这附近妖物甚多,你还嫌我们死的人少么?”老者也不可气地回道,随后命令道:“出发!”

众人跟随其后向那谷中走去......

晋荒之森之北紧接天障山脉,这山脉群山共绕,山林鼎立,奇峰险峻,层峦叠嶂,怪石嶙峋。奇珍异宝尽藏其中,只奈何山脉高入天,冰封寒劣不敢攀。山脉最高之处乃数雄伟壮观的天柱峰,与天柱峰相对还有一峰,名曰残剑锋,两峰之下就是这众人所往的峡谷。

顺着一条河流,众人潜到一座黝黑的山峰下,前面有一片空地。“哼哼...吱!哼哼...”一个奇怪的声音从一个蓝衣中年的灵兽袋里传出,“黄均庭,你老小子想要害死我们!你的御灵术失灵了么?”绿叶遮掩中传出一道骂声。

“徐老莫怪!情况有异,是晚辈食味猪嗅到一丝香味,发出的警告。”蓝衣中年面露尴尬解释着。

“这周围那么多花草,有点香味也正常,没什么大惊小怪的!”蒙着白纱的中年女子也说道。

“这......”蓝衣中年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。

众人又行了一程。

“大家停下!”虚空中姚老一声令下。

众人止步,聚拢过来,一个灰衣老者瞬间布下虚秘隐形阵,只见赵姓中年扶着沾馨坐在地上。

“沾馨姑娘,这是这么了?”紫裘少年关心地走近身前。

沾馨全身滚烫,脸色苍白回答:“也不知为何原因,突然心神紊乱,一时间头痛欲裂。抱歉了,沾馨不能再陪各位走下去了。”

姚老指尖金光点过沾馨双臂,然后说道:“有点像中毒,但体内也没有毒素,估计是这阴木天晶体质到了虚弱期,需要闭关修养。”

“在这里修养可不安全,先回营地吧!”赵姓中年说着站起身来。

“这样吧!留下三四人护送沾馨姑娘的安全回到营地,其他人继续前进!”徐姓老略思一下看向众人。

“好吧!只能这样了!”另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点了点头。

“我陪沾馨姑娘回去吧!”赵姓中年自告奋勇。

蓝衣中年紧跟着说道:“加上我吧,今天我的灵兽不大安生,别再惹出什么事端。”

“我也护送沾馨姑娘回去。”紫裘少年说的很干脆。

“仙玉妹妹也陪我回去吧!你的天沐引元功法或许可以加快我的修养。”沾馨看向一个黄衣女子。

姚世泽点了点头。于是五人起身往回转,其余之人继续冲着谷口奔去。

来至谷口空地,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迷脔香草,从谷内深处蔓延出来,浓烈的香味弥漫在空中。这种草具有微毒,多年生草本植物,植株高约10公分,片片娇黄的细叶交错而生,枝头常年开放着七八朵紫粉色花,椭圆的花瓣上有无数小孔,待到白天气温上升,小孔张开,其内散发出一种能迷惑昆虫的淡淡香味,使它们前来传播花粉。

“终于安全到达这里了,咦?云少!这是迷脔香草?”徐姓老者转头看向一旁的医者打扮的白衣青年,那青年脸色发白,看起来精神有些恍惚,停了一下说道:“是迷脔香草,平时我们医者专门用来医治关于神经方面疾病的药物,它的花与叶可以能抑制神经,少量使用可是患者减轻病痛的感觉。”

“看来这里的自然环境很适合迷脔香草的生长。长这么多!”一个矮胖子晕晕乎乎地走过来,后面的人地陆续跟来。

“前面就是谷口,哈哈。”有人激动地笑起来。

“走!”

申姓中年带头奔了过去,当他们距进入雾气范围还有大约几十米时意外发生了,走在最前面的申姓中年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,用一只手发狂地揪扯着身上的衣服,另一只手拼命扯拽自己的头发,最后伴着诡异的笑声冲进了雾中。

旁边几个带头的老者刚想追上去将他拦住,没想到接下来是连锁反应,他们一个个也都发疯似的冲向雾气,只见他们一只脚才刚迈进雾中,刹那间就消融贻尽,但是飞奔的惯性使他们身体继续冲进雾气之中,那雾气就像过滤分解机一样,瞬间侵蚀分解了他们的身体,从最先进入的脚,到脚踝,到小腿,到身躯,最后便是虚无;从鞋袜,到皮肤,到血肉,再到森森白骨……一丝一丝全化作了虚无。

他们进入雾气中的这一步还没有落地,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就像被山风吹散的雾气一样疾速地散开了,嫣红的雾气慢慢飘远揉进了雾海中,只有刚刚诡异的大笑还在空气中回荡。后面几人见状急忙后退,但为时已晚,只有走在最后的两人幸运逃过一劫……

密林隐蔽的山凹,绿树巨石遮挡着一个云雾缭绕的山洞。黄衣女子手间绿光茵茵推向地上坐着的绿衣女子,旁边三人聊着大大陆上的轶事。

“老赵你大宗大派是不用愁,咱这腾明大陆资源可大都藏在南部妖族深居的晋荒之森,他们霸占大半的天珍地宝,咱们人类的只占有大陆南部三分之一的土地,不多的资源都在你们手上。我们这些小门派......唉!”蓝衣中年羡慕、嫉妒又是惋惜。

“要不是两条发源于天障山脉的河流并行横挡在人妖地境之间,我们地境还会缩水很多......”赵姓中年正说着,一个身影窜进洞来,

“快!激活阵法。”

“房山!怎么回事?怎么你自己......”蓝衣中年还没说完。

又一道狼狈的身影窜进来,“我们快走!妖族人跟来了。”

“顾志胜!你们俩......”

此时,沾馨已经启动了迷幻大阵,几人连忙运气功法,御起法器,大敌临近,各个蓄势待发。

“仙玉妹妹,借你迷踪双面镜一用。”沾馨周身幽光粼粼,话音没落,黄衣女子心有灵犀地将宝镜掷到了阵中。

幻阵加密宝将这个山东遮的严严实实,赵姓中年已经开始激发传送阵法。

“赵大哥还需多久?”

“马上”

“好!仙玉妹妹我们撤。”

阵法中白光一闪,几人消失不见了。

从此万毒雾谷的恶名传到了世人耳中,后来更多人慕名而来,结果都一去不返,消失无踪,万毒雾谷恶名更甚。关于它的神秘与险恶人所皆知。就连小孩子嘴里都会经常哼着:“齐天撑天柱,柱下万毒谷,谷内生迷雾,一入不留骨。”

其实万毒雾谷的雾中剧毒,罪魁祸首便是这常见的迷脔香草,迷脔香草的香味隐藏着一种不为人知的增益效果,它能促进毒性植物的生长,还会使其毒性会翻倍增加。

人们生活中这种草虽常见,大都单独生长,个株散发的香气很微弱,隐藏的增益效果体现不出来。而万毒雾谷内迷脔香草遍地都是,香气非常浓郁,使得谷中各种毒物横生,散发的各种毒气在迷脔香草的增益催化下融合,飘散在空中形成雾气。经年累月毒气越积越多,于是形成了如今剧毒无比的毒雾。

亿万年太长,百万年不短,相与日月,也是稍纵即逝。

不知多少年后,晋荒之森边缘一处山间,忽然血光四起,随后几道光影向天柱峰飞去,空中传来一声厉喝:“留下《长生卷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