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10 鱼讲前身伤往事

“章小鱼?你也有名字?是你师父给起的吗?”桃复生很是兴奋。

“我......我不是,是我自己起的,为我的一个朋友起的。”章小鱼突然很伤心的样子,传来的话也很低沉。

桃复生很奇怪。“朋友?”

“嗯!是朋友!很好的朋友。”章小鱼如果不是在水里,估计湿润的眼眶会很明显。

“唔!章小鱼,你......怎么了?”桃复生隐隐感觉到章小鱼的一丝异样。

章小鱼没有回答。

“那个朋友......我可以见见它吗?”桃复生却不肯放过。

章小鱼依旧没有回答,只转了身游到白嫩根旁边,狠狠嘬了一口,摇着尾巴就走了。

岸上桃复生突然“哎呦!”惊叫了一声。

“你不是刚说要轻轻的咬吗?”

章小鱼早就游远了。

桃复生有些莫名其妙地愣在岸边,自觉没意思,修炼了一会儿就回去了。

翌日,桃复生照常来到潭边修炼,看到小鱼远远地游来,忙去问好。稍聊了几句,小鱼就回去了。

平日里只有老和尚能陪他半个时辰,现在好不容易又能找到一个可以交流的“人”。哪怕只是聊那么简单几句,心里也是十分高兴的。此后,桃复生每天都早早地在潭边等章小鱼,一来二往,它俩逐渐熟悉起来,桃复生每次都像小孩子一样问很多问题,章小鱼高兴时就回答不高兴就不答。

一转眼数十年过去,它们俩已经亲密无间,桃复生每日修炼完毕,总会和章小鱼在一起嬉闹一番,调皮的章小鱼总会泼出许多水团来砸它,桃复生就傻傻地站着,任水团砸在身上。

这日,一个被砸的湿淋淋的白团子趴在潭边,望着紫水潭里的章小鱼,突然想到一个问题。张口问道:“章小鱼,这么多年来,为什么不见其它小鱼来这儿咬我?它们怎么都待在水潭中心从不来这里?”

“因为我和它们不一样。”章小鱼正玩的高兴,嘻嘻哈哈地答到。

“不一样 ?没有不一样啊?都很漂亮呀!白色的身体,还带着一朵漂亮的大花。”桃复生瞪着胡灵灵地眼睛呆呆地看着章小鱼。

章小鱼一时也不知怎么解释,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不愿提及的事情,愣了一会儿,有些伤感地说道:“从身体外观看它们和我没什么两样,嗯......其实,我原本并不是真阳莲花鲤。”

“唔!不是真阳莲花鲤?”桃复生更加好奇了。

“这......怎么说呢?我原本是一个人类,因为一些特殊原因,灵魂融入这真阳莲花鲤的身体里内,成了一条鱼。”章小鱼说着说着好像想到了一些伤心事,灵识传来的言语突然变的有些异样。

“人类!那不是和我师父一样吗?听师父说人类世界很美好。真想去看看。”桃复生越听越惊奇。

“哼!美好?我没感觉哪里好!”章小鱼似乎在生气。

“不好吗?”桃复生弱弱地问了一句。

“好什么!”章小鱼厉言回道,“那些人都是恶鬼,害死了我母亲,害死了我弟弟,害死了我,还害死了我唯一的朋友。做人!还不如做一条鱼好!起码可以自由自在安静地生活......他们,他们都是恶鬼,都是恶鬼!”章小鱼情绪越来越激动,最后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。

“章......小鱼,你怎么了?还......好吧!”桃复生被章小鱼的变化吓着了。

“哦!没事,只是想到了哪些不好的事!哽在我心里两千年了,桃复生,我真希望我生下来就是条鱼。”章小鱼情绪平缓了一些。

“唔!......”桃复生好像不能理解。

章小鱼看着有些迷糊的桃复生说:“人类世界并不是都是好的,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!”

“唔!好!”一听章小鱼要讲自己的故事,桃复生顿时有精神了几分。

章小鱼细细地讲了起来......

原来章小鱼原名叫章颖,家住天障山脉北侧边缘的莲花峰脚下,那是个静安一隅的村子,名字也挺好听叫:莲花村。

她父亲名叫章旺,是个酒鬼,经常喝的醉熏熏,在外鬼混到很晚才回家,回家后撒酒疯对妻子骂骂咧咧,妻子官氏是个漂亮的女人,但身体小巧瘦弱,性情温柔软弱,对章旺敢怒不敢言,只闷头哭泣。

再则村里素来重男轻女思想严重,自从妻子头胎产一女,章旺自觉在村里抬不起头,更是经常对妻子甚至年幼的女儿打骂,有一次喝醉后用棍子把妻子打的遍体鳞伤。妻子被打的害怕了,独自逃走了半日,又怕丈夫伤害章颖,念儿心切就又回来了。后来她舍命为章旺生下一个儿子,可是老天不怜,生下的儿子弱智,章旺又把气撒在妻子和章颖身上,对她们打骂也是家常。长此以往,数年后,妻子因产后身子一直不好加章旺毒打重伤,在一个夜里生生给痛死了。

母亲死时章颖十岁,弟弟才四岁。好在章颖懂事早,六岁就和母亲进山采药草野果卖钱养家,如今章颖只能独自进山采药草山果,辛苦换来一点糊口钱。周围人家虽觉她姐弟二人可怜,但顾其父亲脾气不好,都不敢与其有所来往。

而父亲依旧日日在外面饮酒,家里衣食用度一概不管。每次醉后回来对章颖恶言相对,骂声不断。

自从母亲死后,五年间,父亲对家里不管不顾,章颖和弟相依为命,弟弟章杭痴面呆目,七窍未通,七情不明,衣食随心,只会嘻嘻哈哈地叫姐姐,要吃的。

章颖长到十五岁,相貌出众,发若流瀑,随风摇曳波光闪;面如桃花,将开未开惹人恋;眉似柳叶,不浓不淡情一片;目比寒星,冷眸幽深隐云天;唇恰丹珠,春芽柔波不需染。身姿婆娑玉妖娆,步履姗姗清波漾。村里人都说是个美人胚子。

父亲章旺越发不务正业,家里入不敷出。章旺没钱喝酒,经常欠账,时间久了越欠越多。有一次章颖带着采的药草去镇里集市卖,遇见了几个街霸,那个头目被章颖的容貌吸引,拦截调戏,章颖使计逃脱。那头目不甘心,使人寻之,找到了章旺。那几人先对其吓唬一遍后有空口了些好处与他,并给了几两钱财,章旺正发愁无钱打酒,就爽快地答应让女儿陪他一晚。

章旺回家告诉章颖,章颖不从,章旺大急拿起棒就打,边打边说:“小烂货,你不答应也得答应......”打完章旺又出去买酒喝。章颖缩在屋里不断地哭着,而傻弟弟还在一旁笑嘻嘻地叫姐姐。

晚上,章旺喝醉回来,又说了一遍,见章颖仍不答应,就又打了一通,他知道章颖性子刚烈,心眼儿也多,于是把章颖捆起来锁在屋里不让出来。

第二天,那几个无恶不作之徒来到章旺家,章旺竟纵使他们玷污了自己的女儿。章颖痛心欲死,又担心弟弟幼傻无知,她死了就没人照顾,只好忍痛苟活。

其后章旺得钱,噬酒更厉害了,喝醉了依旧经常对章颖恶言相辱。没过两天钱就花完了,章旺觉得女人挣钱这个财路不错,一日把章颖叫过来说:“反正你这小贱货已经不清白了,不如就在给老子挣点儿钱花,也算没白养你这么大。”章颖没想到父亲竟如此没人性,破口骂到:“你这丧天良的老王八,你害死我母亲不算又来害我。你就打死我吧!反正活着也是受罪。”章旺听了大怒拿起棍子就打,章颖逃了出去......

不久一个债主登门要帐,章旺没钱,债主见他女儿姿色出众,色心大起。章旺看出他的意思,于是把女儿骗到屋里把门在外面锁了,在屋里那债主对章颖用强,结果章颖性情极烈,反抗之下踢了他下体,那债主痛的嗷嗷叫,章颖趁机扒开窗子逃了出来。

章旺见女儿逃了出来,大怒随手抄起一个木棍拦住女儿去路,两棍子下去打的章颖哭叫不已,这时弟弟听见姐姐哭叫声,连忙上前护住姐姐,章旺也是打红了眼,不管不顾地十几棍下去,正中要害。弟弟章杭头骨崩裂,血喷十丈,倒地而亡。章颖卧在血泊中,大声哭喊弟弟,声音极怆凉。

章颖悲心怒起,操起不远处的柴刀砍向章旺,章旺见自己儿子被自己打死,也是余惊未醒,章颖几刀下去,章旺竟没有躲过。疼痛之下章旺看见女儿怒目圆睁,面色狰狞,一身上下尽被血染,厉声惨叫,犹如夜叉恶鬼,挥刀而来。章旺吓得夺门而逃,章颖在后舍命追上,刀带寒光,挥手狂砍,霎时血飞四溅,人首落地。

讨债之人被袭下体,疼痛难忍,卧地翻滚,过了好一会儿才不痛,也从窗户跳了出来,出来就看见章旺之子死尸横地,心中惊骇,吓得拔腿就跑。这时正好遇上章颖归来,看那一娇艳美人竟是遍身鲜血,一手执刀,刀刃寒光之处血珠滴滴而下。讨债人吓的腿若无骨,面无血色,想跑腿却不听使唤,满身汗水瑟瑟而下。章颖来到他跟前几刀下去也给杀了。

周围邻居听到呼喊声都出来看是怎么回事,结果一出来就看到章颖拿着刀当街弑父,然后又杀了一人,众人都被吓傻了,皆呛天呼地,狂乱而逃。

之后,章颖到回家抱起弟弟的尸身走了出去,就没了踪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