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19 钟劫破空好化形

时隔多日,桃复生依旧心绪难平,日日愁眉苦脸,荒废了许多修炼。

正午时分,雾霭中微光琉璃,桃复生坐在桃树根下黑钵中,对望着舍利子,双目泪痕。自老和尚归去,舍利子没了人主持,自行降至黑钵内。桃复生多半时间都陪在舍利子旁边,万物有情,没有谁能说放下就放下。

晴天里轰鸣声无故震破空中香雾,一道五色雷光似把巨型弯刀劈裂长空,斩在桃树身上,毫无防备的桃复生遍身电弧直窜,识海似滚水沸腾。这一下劈醒了他,顾不得调息,纵身跳至识海,口中默念:“揭缔,揭缔,波罗揭缔,波罗僧揭缔,菩提萨婆呵......”识海在咒语中变的纯净无碍,桃复生心神如一,继而运法行至全身,绿光滋盛似海如源,被炸的冒烟的桃树瞬间生机复苏。

“五色具空,心智大明,善行流水,净是如一,御天劫!”桃复生言毕,一道法光起自后背,形若凤尾,挥天荡地。第二道土黄色雷劫袭来,还未近身,只见他身后凤尾抖动,七只妙音鸟幻飞而出,伶歌曼妙,如嗟如砌,声声缕缕轻似薄纱拂面。那黄色雷劫中的三沁幻心尘亦扑面而来,幻尘细碎,纤毫微渺,却能迷人眼,灌人耳,填人口鼻,幻人七窍,昏人心神。七鸟喧声如网,声波揉散幻尘,只是这三沁幻心尘散而又聚,在妙歌网中丝丝缕缕,细微不限,穿插下来。桃复生紧闭七窍六神,身后凤尾如一把大扇,带风携云,在头顶闪过一道弧线。顿时尘飞四去,凤尾刚回至身后,那幻尘散而再聚,幻化八首女鬼扑在桃复生身上,女鬼香艳,红唇皓齿,明目弯眉,笑态盈盈,怎奈桃复生周身紧闭,丝毫不受影响。恶鬼再变,千万兵刃血光迸射,似有血海深仇乱砍过来,这时凤尾张开,五光直射幻尘,“噗噗噗......”三沁幻心尘再次消散。桃复生趁机嘴中咒语暗念,五光化作巨伞罩了下来,这道雷劫算是过了。

前道雷劫未消尽,最后一道雷劫就着急忙慌地蒙头撞了过来,桃复生法指急变,依旧没来得及阻挡。

雷劫中无数彩光砸在桃树上,“咦?”桃树一动没动,一点伤害都有受到,桃复生感觉奇怪,睁开了眼睛。“呀!这!”眼前场景却吓了他一个机灵。血,遍山漫野地血,到处鲜红的血,聚如湖海,远处满目苍夷,横尸遍地,紫空黑云下一个血衣女子,背对着他站在一具冒着鲜血地尸骨上,女子白衣粉襟被鲜血染尽。桃复生突然觉得这女子好熟悉,欲上前去看个明白,那女子猛然转过半边脸来,厉声喝道“死!”这一字出口,天地昏暗,一杆长枪迎面刺来。那长枪极快,一下刺中他的脑门,此时桃复生血如泉涌。

“破!”不知哪里传来一个声音,脑中一阵剧痛,桃复生便昏厥过去。

不知这是何处,劣云横纵紫色天空,乱尸杂铺血染之地,一血衣女子站在血河之内,凌厉地眼神意欲穿破空间,突然心头一动看向某个地方......

桃复生整整昏睡了一百零八天,睁开眼,发现自己又成长了不少,本体已经向血肉之躯发展,心中自是高兴了一会儿。忽又想起,那日渡劫中看到的女子感觉好熟悉,但自己从未出谷定是不认得,昏厥最后一眼似乎看到那女子只是半身为人......桃复生索性不在想了,劫中幻境不可当真,看来以后自己需要努力修炼了,师父的遗愿还需要自己完成。

这次雷劫过后第三大境界圆满,第八十一个果子结成,肉身妖体,化形初备。桃复生明悟许多,开始继续努力修炼。

此后两万多年,雷劫从未爽约,桃复生皆一一化解,从而各境均得圆满,可谓是:万劫丛里穿花过,不负年年守青灯,瑞和祥照光天地,功满身成造化生。

祥瑞光罩一如往昔,平静,安详,纯正,洁净。十万多年的守护,才造就这“满树繁花胜似锦,一朝风动满谷香。”的奇景。桃复生坐在紫水潭边,掐指算着日子,自言道:“看来还是心不够静,数个日子都会数错。唉!估计章小鱼是不会回来了。”

桃复生心里似乎只有这件事隐隐挡在心头。又言道:“前几天推算,自己距离化形也不远了,是这次雷劫?还下次呢?”他盼着自己早日化形成人,就可以离开万毒雾谷了。

他正想着,霎时间,晴空里一声洪亮悠远的钟鸣响彻山谷。疾来地钟声荡开桃树上空的雾气,形成了一个透明的通道,通道四周雾气疯狂的向外倒卷翻腾,一束束无比灿烂的阳光闯过通道直射在这块棕褐色土地上。金色的光辉和着祥瑞之光柔柔的融在一起。

奇光下,整棵复生九魂桃树一时也异光闪闪,满树鲜艳娇美的花瓣全都展开,一丝丝粉红的花蕊顶着嫩黄色的尖,调皮的探出头。千万片花瓣无风自动,朵朵桃花宛如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不停拍打着翅膀,叫人目不暇接。花瓣下一片片碧绿的树叶摇曳生姿,龙骨般的枝丫布满淡黄色鳞片,鳞片闪动着生命气息。

远远望去,满树繁花,丛丛相聚。粉红色的树冠,如一段艳丽光润的绸锦,如一片浮在雾海之中的粉嫩娇柔的云朵。

钟声渐止,桃树下莫名传出飘渺的诵念佛经的声音,神秘的梵音如一丝一丝无形丝带环绕着桃树四周团团飞。

这时,又一声钟鸣传来,金色阳光随着钟鸣之声如瀑而泄,巨大的钟声猛砸在锦绣的树冠上,霎时飞花四起,朵朵桃花似万千受惊的蝴蝶纷纷飞离枝头。半空中无数花瓣盘旋飞舞,洋洋洒洒游荡在柔和的光幕中,粉红的花雨轻妙的穿梭在琼枝间。虬枝盘错,一百零八颗淡绿色的桃子晶莹剔透,白光流动,躲在枝丫间时隐时现。

第三声钟鸣声紧接着传来,花雨在梵音中绕着桃树缠绵而舞。洪亮的钟鸣声穿过云霄,犹如一柄无形的巨锤狠狠砸在桃树上,刹时间金光四溅,无数桃叶飞速脱落,又被钟鸣声死死的压向地面,匍匐在树根旁。随后缭绕的梵音却托起片片花瓣,以一种奇异的轨迹飞舞着。

第四声钟鸣声轰鸣而至,乱花中,桃树经历数千万雷劫,留下的干裂表皮在轰鸣声中纷纷掉落,露出泛着粉红色荧光的雪白树干,剥落的片片淡黄色树皮奇异的浮在树干周围不肯离去。

之后的钟鸣声接踵而来,第五声、第六声、第七声、第八声……一声声钟鸣或紧或慢,钟声纯厚绵长,圆润洪亮,飘渺悠远,如破夜之长剑,如消愁之利刃。闻钟声,烦恼轻;智慧长,菩提生;离地狱,出火坑;愿成佛,度众生。

钟鸣阵阵,梵音回荡,漫花如雨,瑞光和煦,随着一声声钟鸣,各种奇异之相尽显。透过飞花间的空隙,一百零八个桃子在梵音浮光中凝化作一颗颗淡青佛珠,匍匐在土地上的叶子开始消融,碧绿的叶肉渐渐融化,一丝丝碧绿莹动的液体渗进土地。这时钟声慢了一些,这些透着不尽生命气息液体,很快就被树根吸收。瞬间整棵桃树踩着钟声的节奏剧烈摇晃起来,十八声悠悠钟鸣渐歇,又有钟鸣声乍起,钟声快速响起,桃树虬枝虚幻消失,雪白的桃树主干佛纹闪现。一百零八颗淡青色的佛珠和遮天蔽日的漫天花瓣,围绕着主干或疾或缓地飞舞,转了九九八十一圈。

飞花欲止,佛珠欲停,吉瑞金光从天而降,祥瑞之气由地而生。此时花雨漫处,桃树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再看桃树消失之处,一具赤 裸之体徐徐升起,金色阳光抚过了凝脂如玉的脊背,结实宽厚的肩头佛纹时隐时现,阳光自然流动,又滑过翘挺圆润的臀部,流向笔挺的双腿。祥瑞之气伴着梵音唱和,绕上粉红足尖,掠过了结实匀称的双腿,瑞气缠绵缭绕过下体某处,爬上微微突起的肚腩,化作白色经文附在起伏不定的胸口。

花雨浮在半空,微微游动却不肯降落,诵经之音似远似近,似吟似唱。那具赤 裸之体也随梵音而动,一片花瓣轻轻飘过他饱满的额头,黑粗浓密的眉毛如双刀,眉尾微微上翘;皓目如月清辉渐隐,深邃如夜空,包揽万象,闭目威严像,睁眼智慧身;一对福耳微垂,白里透红的脸颊稍带一点恰到好处的婴儿肥。此相安定平静,庄 严光明,又带淡淡烟火之情。看去惹人恋,回首情更浓,恋他清明静,浓情威仪生。

团花繁聚,织成一片片粉红布条,片片粉红布条又被拼接成三件袈裟法衣:安陀会(五条衣)、郁多罗僧(七条衣)、僧伽梨(九条大衣)。袈裟上福田阡陌,祥云盘缀,瑞光浮动,福田交接处桃花串结,银线并排,袈裟四周设缘,金线纤边,法衣缘内边之四隅设揲;又于左肩内面处设帖,称肩揲。穿帖置玉环,胸前缘边可结作纽,以法防法衣脱落。袈裟法衣成时,原先剥离的淡黄色树皮,也围在身体四周飞快旋转,一丝丝金色光线不断交错,最后停下时,树皮化成了一件月色海青长褂,海青长褂透薄如蝉翼,金丝绣成的经文荧光不断,玉足之下,那些叶肉融尽后遗留下无数茶白色的经脉,随着声声钟鸣层层叠在一起,银光穿引,最后织成一套僧侣常服。

法衣俱备,赤 裸的身体微颤了一下,盘腿坐了下来,略微显胖,但看起来却恰如其分,若再多一分太腻,若少一寸太妖。初看此体空灵幽深,细细端详则威严庄重。

“当~当~当~”第七十二声钟鸣余音未息,深藏大地的黑钵破土而出,化作丈许大小飞悬在躯体之下,黑钵内虽有祥云袅袅浮起,但钵中那颗舍利子却不见了踪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