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20 钟声渐隐毒雾中

黑钵中的最后一缕白色瑞气也化作段段白色经文离开钵体,它毫不留恋的攀附到缓缓起伏的胸部,顿时胸口白光一闪,无数经文纷纷透体而入,盘聚在心中。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,诵经梵音似一条锁链紧随经文之后钻进心脏里面,但却没停留,马上穿心而过,此时的心脏近乎透明,心脉跳动,梵音起伏,白色经文形成的漩涡不断压缩。

“当……当……”……七十五,七十六,七十七……钟声急急传来,如一把锤炼利器的锤子一遍一遍敲打着的白色经文,漩涡急剧变小,最后凝缩成一团白光,钟声依旧一锤一锤不停的敲打……

白色光团忽明忽暗,在第八十一声悠扬的钟鸣中白色光团光芒尽敛,露出一颗白色泛着粉红荧光的圆珠——舍利子。舍利子高悬在桃复生玲珑剔透的心田之上,无数梵音透穿而过,万千音符犹如一场甘霖滋润着它。使舍利子复原于真空纯至静,以致心田亦如此境。

虽然舍利子离开了黑钵,住进了心田,黑钵依然佛光环绕,朵朵祥云从黑钵中升起,托起那具躯体。和着钟声,薄唇轻启,肃穆稳重,空灵祥和又赋予磁性的声音悠然飘过,粉色袈裟闻声而起,由原来三件层层重叠合成一件袈裟悬在头顶。如风吹动,周身的茶白常服、月色海青长褂、粉色袈裟、在钟声起伏中齐聚一身。

一百零八颗光晕氤氲的淡青色佛珠,环绕在周身,每二十七声钟响变幻一次颜色,由最是的淡青变作黑色,又由黑色变作了红色,在八十一声响过后又变作了黄色。

钟声接连起伏,第八十二声如海浪摧山、重压而至,桃复生忽觉体浊意重,脑海中没来由的万千思绪奔突出来,他想到了小鱼离开,他想到了师父离去、想到了紫水潭烈气袭来,想到了漫天毒雾,想到了自己如何生,想到了自己如何死,想到了......甚至想到了那个血衣女子无情的眼神。突然心头一痛,一口鲜血吐出,双目紧闭,面微泛潮红。

届时穿心而过的佛经绕至耳旁“......心动则物动,心静则物静......风亦不动,树亦不动,乃汝心动也......”

“我的心?”桃复生默念着:“万法唯心,万法唯心......”努力使自己静下来。

第八十三声钟鸣,速如奔雷,把心神未稳的桃复生击落三丈,化形之功差点给撞散。桃复生周身法衣无风自动,衣上佛文吉光速生,使得身躯稳定下来。脑中闪现一段咒语,口中随之念出:“ 嗡 阿 吽 班 杂 咕 噜 叭 嘛 悉 地 吽......”咒语声声,悬飞四周的一百零八颗黄色佛珠,应声唱和,桃复生忽觉自身如甘霖涤洗,洁净了一切,使之瞬间觉悟,那些乱麻似的思想马上湮没一空。

八十四声钟响继之,似一把大手,一下抓住了将要湮灭一空的业障的最后一丝尾巴,用力往回扯,桃复生口念咒语不断清洗心灵,全力往外祛除杂念,这一来一回,一去一往,无形的力似要将桃复生扯裂。那灵魂融合时留下的间隙再一次裂开,桃复生痛不欲生,身体不断抖动,汗如急雨在苍白的脸上唰唰流下。

意识恍惚中,身下黑钵放出七色光芒映照在身体上,穿体而过的佛经绕在周身,形成一把锁链,束进体内,正好拴住欲碎两半的灵魂。疼痛减轻,桃复生终于定下心来,想到老和尚说过的一句话:生死无常,既生必死,何必心心念念求,苦苦恼恼生,无心无欲即可,静下心来生即是死,死即是生。

“这样么?那就给我停下来吧!”桃复生自语道。他双手合十,眉心桃花虹光吐露,一阵风来,这朵桃花迎着风飞了起来,接着自额头起无数桃花飞了起来,那刚凝聚的身体又都化作朵朵桃花飞了起来盘旋在半空。原本穿心的佛经形似游鱼,灵巧地牵引着漫飞的朵朵桃花,从钟声幻化的那把大手指缝间溜走,大手握了一空,拉扯之力也消失无踪。

钟声起,钟声止,佛经转,佛珠定,桃花落,粉红色的花雨由那佛经锦鲤带着悬在黑钵上空,又聚做一团。再次钟声袭来,洪亮的钟鸣倒扣下来,罩住纷飞的花团,万千桃花凝聚,花色渐变又凝成一个人体,灵魂裂痕不在扩展,疼痛之感也消停许多。

钟声急缓有序,一下一下地从辽阔的天际传来。声巡肉体,钵现金经,经穿心门,心生莲花,莲花玲珑,托浮舍利,舍利合瑞,心境纯净,空灵无遗。

第九十五声钟鸣如瀑悬天,桃复生脚下的祥云剧烈涌动,口中吐出两颗珠子。淡黄珠内,龙吟长啸联动九天,远古真龙魂灵异无比。紫红珠外,毒气逶迤连转生风,紫红色的游丝佛经常绕。桃复生将双手平放双膝,掌心向上,双珠炫飞几圈后落在双掌之上,手掌慢慢握起,右手淡黄光芒流转,龙魂珠化作一条金龙盘绕在手背上,金龙随着光芒消尽,化作一个龙形印记隐于皮肤之下;左手紫色光芒盈动,毒珠化作一个生有双翼的鬼脸伏在手背上,双翼鬼脸也随着紫光消逝,也化作一个鬼脸印记藏在皮肤下面。这两颗珠子终于被炼化收为己用了。

钟声依旧不止,桃复生越来越惊讶,这次不是雷劫,却比雷劫还磨人,自己感觉像是陷入深潭,越想拔出却越是陷得更深。但不管这劫如何,自己终于化形成人体,也是一大圆满。

晴空艳阳,天色湛蓝如水,钟声阵阵从虚空里袭来。后来的钟声之劫,或快或慢总不相同,桃复生全力以赴,他运转功法,激起生命力,见招拆招,用尽所能,破迷津,断妄念,驱邪魅,舍好恶,洁自身......关键时刻那黑钵、舍利鼎力相助相助,周身一百零八颗佛珠和左右双珠相协,虽险象环生,但总还算顺利。

这是第一百零六声了,桃复生心里默数着,这钟声看似无穷无尽,不知要渡到何时才可完结。度到此时,他的肉身已经稳定下来,心田中舍利光晕辉映,灵魂间的痛楚也无乎其微了,只有那灵魂中撕裂的缝隙还需时间慢慢修养。

头顶天空白光忽闪,第一百零七声钟鸣竟夹着闪电极快地劈了下来,如利剑射进谷内,“轰轰轰!”连着几声巨响,万毒雾谷旁边的两座小山都被震塌了。

晋荒之森中,无数妖族皆被惊到,妖境内:雪瑶虫族、金华仙族、天狐族、银蜥族、天狮蛟族、金印灵猫族、颤天鼠族、太阴虎族、华炼鸩族,珏光兽族,月狐族......数万个种族强者都循声望去。不一会儿,几道身影出现在万毒雾谷附近。

“苍空孟,你觉得这次雷劫和以往有何不同?”一个女子白纱绿巾,童颜童声,声如悦铃问到。

身旁大汉身穿紧身武服,脸色凝重:“稍微比往常大了些,也没看出什么!这谷内时常出现雷劫,我等族人观察了数万年,并无其他异象。或许还是那谷中有什么天然雷阵吧!”

白衣女子,看看天空:“这万毒雾谷毒雾如此厉害,想来也不是其他族类制造的异象。这里离我们族中较近,先留几人现观察者,有什么异变也好早做准备!”

大汉点了点头应了声:“嗯!”便留了几个手下,飞身离去。

再看雷劫下,万毒雾谷内雾气被荡起数十丈高,周围万年巨木都被气浪摧折。钟声下,桃复生身体如一颗炮弹直射下来。砸在黑钵上,黑钵下降数丈后才停了下来,其内,雷电银龙甩着长尾缠在桃复生身上,桃复生现在是一身焦黑,盘坐在瑞光佛经中。

佛经如链,锁住雷劫电龙,被震飞的一百零八颗黄色佛珠,再次飞旋在桃复生四周,佛经电龙相互纠缠。一百零八颗佛珠也凑上前去,它们围住电龙旋转,同时射出许多字符印在那电龙身上。霎时,佛经束缚的电龙被被旋转的佛珠带动拉成一条细线。桃复生抬手喝到:“收!”这条金银两色细线符文满印被封了起来,然后穿过各个佛珠再次连成了一串。

佛珠成串,金光映亮了这片山谷,佛珠的金光闪动了三下,消隐在雾气中。无尽的雾海又聚了过来,刚刚封住被劈开的大洞,又一声钟鸣袭下,金黄色佛珠正悬在桃复生头顶,桃复生心思一动,佛珠冲上天去,档住了钟鸣声,钟声击在佛珠上佛珠瞬间变色,黄色褪去,变成白色。桃复生,双手捻指,佛珠中射出无数佛文符号钟鸣声被冲散消失。挡住这道钟声后,玉白色的佛珠轻轻落在桃复生白瓷般的脖颈上。

第一百零八声钟鸣结束后,天空万彩霞光洒落至谷中,霞光包裹住惊诧万分的桃复生。

桃复生本以为是更厉害的劫数,赶紧准备迎接,结果霞光入身,感觉舒服极了,身体久旱遇甘霖,无数霞光被吸收尽其内,肉体凝练更加完美,骨如白玉,肉含灵力,肤润光洁,百筋舒畅,千穴荧光。

不消一时,上空霞光散去。桃复生刚放下戒心,收起黑钵和佛珠,突然四下毒雾扑面而来,将它团团包围起来。原来那三千逐湮阵没了舍利子的主持,失去了作用,现在桃复生身陷毒雾,近身之处紫烟丛生,桃复生被毒雾呛地无法呼吸,心中又是一惊:这雾果真厉害!得赶紧出谷。

他祭出佛珠环绕身体周围,举目四望到处白雾茫茫,却不知该走向那边。他先开启生命灵罩抵御毒雾,依着之前的印象向着一个方向走去。

但在毒雾中消耗实在是太厉害,两天后桃复生就吃不消了,怎么办?桃复生心中想着:不如用毒珠试试?随即左手印记打开,毒珠就飞了出来,桃复生还没念咒语,毒珠竟自行吸收起毒雾,这一吸收又差点要了桃复生的小命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