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21 无字天书突兀现

白色雾气中紫色圆珠,徐徐转动,紫色流光闪动数次,周围白色气体凝聚成九个漩涡灌入紫珠内。紫珠转动越来越快,带动四周气体剧烈涌动,一条条漩涡势若龙蛇钻入珠内,远处气流疯狂擦过石壁聚到此处,石壁被气流割出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缝。

“嗬!”一声厉喝,紫珠飞旋过来,一只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握住紫珠。一片粉色的花瓣被气流挟带着落在手腕上,另一只手轻轻捻起,放在嘴边一吹,花瓣飞去。

“桃花?许多年不曾见到了,这双阳山景色还是不错的。”一个声音略带哀愁说到,说完轻轻叹了一声,就转过身去。飘扬的白气闪着微光,一个白衣女子长发飘然,走向幽深的山洞,洞口黑白光芒闪动女子便消失了踪影。

双马城西七十五里有一傍月湖,棵棵绿树如碧玉装点在幽绿平静的湖泊岸畔。湖中碧水浩淼连天,站在岸边观去,可使心胸豁然开朗,排去万千忧愁。湖中离岸边十里来远有一黑色石岛,此岛名为:月黑岛,岛不甚大,三百来平,其上杂木丛生,十分荒芜,偶有渔人经过在旁边礁石歇脚。

月色轻嚣,温如流水,月黑岛边歇脚空地,黑白光芒闪动,一个少女凭空出现,少女红衣妖娆,朱红宝钗挽着乌发,眉目中柔情万分,红唇微张吐出一道咒语,一柄暗绿色的宝剑飞至脚下。手中提起一串铃铛,御剑飞起,绕着小岛摇着铃铛转了三圈,发现没有异样,又湖中心飞去。

近几日一向安静的傍月湖畔突然多了许多陌生人,就如这红衣女子一般,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。

事出有因。

三十年前,金澜宝阁的旨仙树与三星殿的九星推望法术,同时发现在合暄国境内将有异宝出世,旨仙树和九星推望法出现昭示,必是顶级异宝出世。消息一出不胫而走 ,提早知到信息的各个势力都派出高手争夺异宝。

高手如云,齐聚和合暄真国,异宝一出,各队人马为抢异宝杀的天昏地暗,血流成河。

最终被古一殿的第一剑仙郭继霖所得,但其得到异宝研究数月,不能解得其中奥秘。那宝贝是一卷古书,书名异光灿灿使人看不真切,更奇的是书中竟没有一个字。郭继仙办法用尽都不能使其显露字迹,最后只得动用全殿众长老之力,使用天演聚仙法尝试破解。结果仙法到是破除了古书外隐藏的封印符箓,古书现出原型,是一卷轴,依旧异光闪闪看不清名字。

那卷轴趁众人高兴之余,竟带着异光飞窜出去,众人皆没拦下。此消息一出,世间又是风云骤起,那无名卷轴自身有灵,每次被发现都能自行逃脱。

这次逃到双马城傍月湖附近,《无字天书》的出现使平常安静的傍月湖热闹了许多。

这日,日头高悬。双马城附近的小道上行着一个年过半百的邋遢老人,头上扎一朝天揝,面色枯黄,两道细眼儿,眯成了一条缝,一脸杂乱无章的胡须,垂至胸前。布满污渍的长衫,松垮的挂在身上,露出里面浅蓝色的内衫。手持一柄长剑,剑鼻处系着一穗掉了半拉的剑穗。

老者徐徐前行,身后跟着一个十四、五岁的油头小子。也是一身污垢,手中拿着断了半截的宝剑不断比划着,一会跳到路边大树旁,挥砍几剑,一会儿蹦到老者前边口中絮絮叨叨的说这些什么,真真的活像一大猴子,老者时而抬头看一下前方,时而扭过头来和少年说些什么。

此时天已过午,少年饥饿难耐,只听他絮絮叨叨地嚷嚷着:“老头儿、老头儿、老头儿,到底还有多远才能到双马城啊。可怜我这五脏庙里的神仙都饿跑啦。你看看!这肚子都成坑了。”说着就掀开衣服让老者看。老者眼睛眯的更小了,胡子下慢慢悠悠传出声来:“呔!你这胡孙子,小泼猴,连句师父都不叫,成何体统。”

“呔!你这老泼猴,诓我。早上便说还有半个时辰的路,这时辰都被太阳赶着吃饭去了?”少年仿着老者说道,然后一屁股摊在路边一棵歪树上,胡乱抹了两把汗,怏怏地说:“不走了!不走了!”

老者视若未见,不徐不慢地自顾走着。

那少年胡灵灵地大眼睛狠狠斜了一眼老者,赌气道:“老头子!遇到像我这般天资聪慧,骨骼奇佳,机灵透顶的徒弟,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把我饿死了,保准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第二个......你走吧!我就当没你这样的师父,饿死我算了。”

邋遢老者不生气,笑着说:“小兔崽子前方二、三里就到,不信!你自己上树去瞧瞧。”

少年一骨碌坐起来,纵身跳上旁边的一颗钻天杨,果然看到许多建筑,亭台楼阁很是漂亮。

他一跃跳了下来,飞快向前跑去,没有一点过要饿死的样子。“老家伙!你慢着走,我先去前边打听打听。”说完就跑没了影儿。

“你这泼猴子,兔崽子,一点儿都不尊师重道,活该你抽筋扒皮、下油锅。”老者没好气地骂到。

“哎呦!”少年腿筋一抖抽了一下,疼得他大叫了一声,“噗通”栽倒在地上。停了一下,他一骨碌爬了起来,本来就汗水满面,又沾了一脸灰泥。抓起袖子在脸上杠了几下,又飞奔而去。

“当当当、当当当......”一座大宅院的门前,脏兮兮地趴着一个十四、五岁地少年,使劲敲着大门。

“吱嘎”门开了,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走了出来。书童有些木那,愣怔怔地看着眼前一脸黑泥的人,也不说话,随手扔下几枚壳币,就往回走。“赵厶巽!”那脏兮兮的家伙一把扑过来,抱住了他。“呃、呃!别,你,唔唔......放开我!”书童少年红着脸,不知该怎么办,嘴里叽叽咕咕道。

“赵厶巽!你不认得我了?我是坞小智,太云山那个,你大舅家就在山下镇子里,我还偷...额,不是,是借过你的钱呢!”

这一说,书童少年愣了一下想起来了,这都四五年没去过了大舅家了,小时候经常去恒真国大舅家住一段时间,有一次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子偷了自己的钱,被抓到了,自己还为他求情来着,后来两人就成了朋友。

赵厶巽木木地说到:“哦!原来是你啊!坞什么?坞小智,对你是坞小智。你怎么还是脏乎乎的,一点儿没变过。”

坞小智脸红了一下就恢复常态了,说道:“哎呀!好兄弟,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?知道你住在这儿,为了见你,我一路跋山涉水、日夜兼程,连吃饭洗漱都没顾得上,你看我的肚子都饿扁了,你都不请我进去吃顿饭?”

书童听他说完,心里一热,扭头看看门里,也没多想,说到:“我去禀告一下,父亲做不了主,得去问大伯.....”坞小智一听急了:“亏了我这么想你,你看我穿的破烂,嫌我丢人么?连口饭也不让吃。”心里却想着:傻帽,可是逮着个有钱的主儿,哈哈,这真是天不绝我,随便敲一个门就能遇到一个。

赵厶巽一听忙解释道:“坞小智,不是这样的,要不,你先跟我进来......”

“我就说赵兄弟是只得深交的人,不亏我不远万里来投奔。”坞小智赶紧夸了一句。

赵厶巽一听脸又红了。坞小智紧接着说道:“你先去禀报一下也行,省得坏了规矩,让赵兄弟不好做人,我在门口等一下我师父,你也知道,那老家......额!我师父老人家年纪大了走路慢。”坞小智还是有点良心地想到了他师父。

赵厶巽一听心里更是感动,连连称是,转身便进去了。不一会儿邋遢老者也赶来了,坞小智连忙叫到:“嗨!老头儿这边来.....”

他还没说完,那老者便骂到:“你这猴孙子,葬天良的混蛋小子,一点儿都不顾我这半百的老人,你道我是铁打的么?”

坞小智赶紧下台阶扶着老者,装出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,低声说道:“老头儿,额!师父,您莫生气,我这不是接您来了,你说你是多好的命呀,您看我的这个朋友家,一看就是大户人家,是我们吃香的喝辣的时候了。”

老者虐嘲道:“你这皮猴子,那儿那儿都有你的朋友!一会儿给我来壶好酒就成。”

正说着赵厶巽就回来了,把他二人引了进去。

此后二人一连住了数日,每日好吃好喝,梳洗用度一概俱全,这赵家也未撵人的意思。坞小智和他师父自然也都焕然一新,他师父徐江鹤虽不再邋遢,但也还是土味十足,一点儿修者的样子都没有。倒是坞小智,一脸机灵劲儿、浓眉大眼、诡目含星、圆脸高鼻、薄唇尖舌、一看就是鬼机灵。

徐江鹤暗中观察,这赵家人各个都是气度不凡,修为高强者有好几个。只不过这赵厶巽一点修炼的迹象都没有,看着住这么偏远定是资质最差的一类人了。

“当当当,”敲门声响起,坞小智忙跑来开门,赵厶巽端着饭菜走了进来。“赵兄弟,今日有什么事耽搁么?送饭来的晚了些。”坞小智接过饭菜随口问到。

赵厶巽递过饭菜,一点儿不着急地回答:“不瞒坞大哥,小弟资质很差无缘修炼,所以在家族地位很低,需要做很多活计。今日陪大伯小女儿去读书,回来晚了些。”

等他说完,坞小智和他师父,已经扒拉了半碗饭进肚。坞小智咽了口饭菜,问到:“读书不在府内么?”

“不在,教书最好的老师在双马城中,小妹一日要去半天,我也陪读半天。”赵厶巽还是不急不缓地说着。

“双马城?明日还去吗?我们可以跟着一起去吗?”坞小智一听双马城顿时来了精神,连饭都不顾的吃了,他师父徐江鹤也是竖起了耳朵。

“这个,我和小妹商量一下,反正车上空间很大,多坐两人也乘的下。”赵厶巽憨憨地笑了笑。

“那先谢过赵兄弟了。”

“坞大哥,不、不必谢,不客气的。”赵厶巽脸又红了。

第二日,坞小智师徒二人就乘着赵厶巽小妹的车驾进了双马城,一路上坞小智口若悬河、滔滔不绝,只把众人说的两耳冒火,赵厶巽小妹赵嬛锌到和他是同道中人,两人聊的不亦乐乎。

来至书院,徐江鹤便找了个理由消失了,留下坞小智跟着赵家兄妹进了赭山书院,赵嬛锌跟着老师读书,坞小智和赵厶巽趁闲暇逛着书院,书院很大,二人漫无目的地边走边聊,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别院门前。

“这个院门怎么闭着?”坞小智好奇心大发,扒着旁边的树就要上去。“坞大哥,你!这不好吧!门既然关着就是不让进,我们绕过去便是。”赵厶巽忙劝道。

“没事就看一下,反正这也没人看见。”说着就翻了进去,“哎呀!救命!”刚翻进去就听他一声惊呼。

赵厶巽吓了一跳,隔墙喊道:“坞大哥!坞大哥你怎么样了?”见坞小智不回话,也连忙翻上墙去。赵厶巽从未修炼,平时也身体也比较虚弱,翻墙这事也是头一次干,刚到墙上就栽了下去,这一头翻了个狗吃屎。那坞小智藏在暗中,本想吓他一跳,结果瞧见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赵厶巽灰头土脸地爬起来,红着脸懊恼着凶道:“你!你!怎么可以这样?古人曾云......”

“古人云个屁,快来看这是什么?”坞小智不由分说地拉着他跑到一座假山下,假山云雾缭绕,很是神秘,周围有几处画出的痕迹,闪着银光。

赵厶巽瞪眼看着,也没觉奇怪。

这时天空突然一声巨响,似什么东西相撞发出的,接着一道彩色疾光直冲坞小智射来。坞小智大惊失色,没想到这时赵厶巽一把抓住坞小智向后一扯,挡在了他的前面。

彩色疾光射在赵厶巽身上,血光四溅,赵厶巽倒了下去。

“赵兄弟!”坞小智实在没想到赵厶巽这么傻,替自己挡了一劫,看着赵厶巽倒地不动,心中着大急,扑过去叫到。

坞小智刚抓住赵厶巽的胳膊,彩光猛从赵厶巽怀中冒出来,刺目异常。坞小智不得不闭上眼睛,瞬间异光消失,他睁开眼睛,赵厶巽却消失不见了。

接着天边又飞来几道疾光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