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25 紫猿黑猫与白鹿

紫色妖猿得意地看着在彩光追逐下桃复生落荒而逃,头上羽翎再闪又是两团彩光飞出,绕了个路赶在了桃复生前面,想要堵住他的去路。

“哈哈哈!识相的赶紧就地伏法,不然小秃驴!去死吧。”它抡起巨拳也追了过去。

桃复生身后的彩光一涨击在他身上,全身好像浸入黏稠胶水中,生命力被抽出,四肢酸软,体力匮乏,跑起来慢了许多。这时前面又来了两团彩光,桃复生索性立时不动盘腿坐下,心中空明,舍利神光映体,生命之力洗遍全身,所到之处疲乏感顿去。意念一动,佛珠中射出一根金银两色的细线,细线本是雷劫之力炼成,“霹雳啪啦”带着一阵电光束飞射在紫翎猿的身上。瞬间,妖猿冒口青烟,头上焦黑的翎毛耷拉着,身上一块块黑毛耸立,模样凄惨无比。

“哈哈哈......”暗影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,那只黑猫看紫翎猿惨不忍睹的样子,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。

紫翎猿大怒,紫色气焰从脚下升起,毛发顺势张扬起来,眼眶黄文蔓延全身,紫色翎毛布满怪异的黄色纹路。“黄泉引路!”翎羽喷出黄色烟雾,妖猿双手十指连变打出一道紫光,两者相交,一把黄色巨刀凭空出现,迅猛地斩落下来。

“不好!”黑影闪动,跃了出去。

桃复生看此刀来势汹汹,不敢小视,运起不多的真阳之力,注入真阳黑铁剑,剑光冲天而起,迎刃挡住黄色巨刀。“轰轰轰”数次兵刃相接,巨响阵阵,桃复生被打得连连倒退,妖猿血眼腥红,已然狂暴,紫焰再起,又一黄色巨刀出现,拦天砍出。

桃复生手臂发麻,体内不多的真阳之力消耗一空,那串佛珠腾空挡在头顶,准备抵挡黄色巨刀。

突然,两柄黄色巨刀停在半空,攻势戛然而止。那妖猿面前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,瞪着幽光摄魂的眼睛盯着它,桃复生趁机挥动黑剑,聚出一道白色剑芒将两柄黄色巨刀击散。

黑猫后腿猛登在紫翎猿鼻子上,翻身跳了出去,身体似若化作了黑色液体,忽闪一下,一个身穿黑衣的娇美少女出现在半空,身后四条黑尾如鞭,冲着桃复生甩了过来,桃复生刚击落巨刀,就看见黑色尾鞭甩了过来,黑剑剑花旋起,挡在身前,悬在头顶的颗颗佛珠准备迎敌。一根长尾灵巧地避过剑身,缠住桃复生手腕,另一根缠向他的脖子,其余两根还没落下,桃复生就被揪起摔向山壁,山壁碎裂,桃复生躺在了碎石中。

少女妖尾撤去,手中掷出一把黑色匕首,黑色匕首直射桃复生心门,这一连贯动作少女只在一息间就完成了。

攻击完成少女轻灵地落在了附近的树上。

“铛”匕首被挡在胸前的黑钵振飞,匕首转而射向门面,佛珠聚来颗颗如弹撞在黑色匕首上,匕首被震退一闪消失了。

“啊!”妖猿这时才清醒过来,大声吼叫,“气死我了,是谁?敢捉弄你爷爷!”不过因为刚才狂化过度,身体摇晃着一屁股蹲在地上,身上紫色气焰消失了一半。

“嗨!那光头的,还不赶快走,想等它恢复体力再缠上来么?你是我的猎物可不能便宜了它们!”猫妖少女微微一笑,身似幽灵转眼就不见了。

桃复生急忙起身,召回金银雷线穿回佛珠,择了个方向匆匆离去,只留那紫翎猿在哪儿,直气的双耳冒烟,跺着脚大吼大叫。

离开紫翎猿后,又逃过数次妖兽袭击,桃复生小心翼翼地行了半日,见天色有变,寻到一株巨大的血衣百斑桐,停在树下打坐休息。血红色的树干数米粗细,片片绿叶大如伞盖,上面布满红色斑点。叶上水珠荧光闪亮,“啪”一颗水滴落下打在树叶上,碎成无数小水珠,接着啪啪啪.....颗颗雨滴急速地从天而降。

“这真是个避雨的好地方!”

桃复生闻声看去,雨幕蒙蒙,一只俊朗的白鹿悠闲地走来,白珊瑚似的巨大鹿角更使它添了几分神秘,身上闪着绚丽的七彩微光。头上鹿角散发着虹光罩住身体,雨水在光罩上分开,滴滴滑下。它走近树下,雨幕中七彩光闪,化作一个白衣俊秀地青年慢悠悠停下脚步。

“小兄弟,可否借此处一避?”青年笑若清风看向桃复生。

桃复生也笑道:“施主请便,此处万物皆可留,我只是先到一步而已。”

“我叫祁白衫,小兄弟唤我白衫即可,敢问小兄弟名号?修行何处?”祁白衫信步走到树下靠着血色树干坐下。

“名号?师父给我取名桃复生,还无法号。我本在一个毒谷修行,现尊师命,游行四方。”

“毒谷?莫不是毒雾弥漫的万毒雾谷?”祁白衫很是吃惊,想了半天也没想到附近还有那个山谷有毒,只有那个禁地......

“如果别的地方没有毒雾的话,应该就是那里了,哪里叫万毒雾谷么?我自幼就出生在哪里,竟不知哪里叫什么。白衫兄见笑了。”桃复生不好意思地低了一下头。

祁白衫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:“哦?这真是稀奇,那毒谷可没人敢进去,不曾想里面竟还有人存在。在下甚是好奇,小兄弟可否讲讲谷中情况?”

桃复生也没拒绝,便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,当然只是讲了一些大概。

雨中深处,叶影暗暗,一道幽光再次闪现,黑猫藏在树枝间没有丝毫气息。“那是?他怎么会在这里?不会是......这下难办了,想从他手中夺下猎物......看来得早点冲破了。”枝叶微动,黑猫消失不见。

“哈哈哈哈,真是三生有幸,看来普天之下我是第二个只道这毒谷禁地里的情况了。小兄弟真是奇人呀!”祁白衫心满意足地笑着。

“白衫兄,我初出茅庐,世间之事一概不知,可否也讲来听听?”桃复生趁机想多了解一下现世的情况。

“好,那我就给你讲讲大陆格局和势力分布,先从我们妖族说起吧!”祁白衫也是一个很爽快的人,说着就讲了起来。

桃复生竖起耳朵听的很认真。

“先说咱们滕明大陆吧,大陆面积甚广,南北相距亿万之遥,正中间被天障山脉阻将大陆分隔为两半,天障山脉高耸入天,其上极寒,寒罡之气、九玄极冰能冻结魂魄,一般修者不敢越过。南北交通不便只能通过海路联系,北部势力混杂,我们先不说。只说咱们南部大陆,近些年人妖两族交战纷争不断,哼!自从《长生卷》一事后,人族突然天才辈出,实力大涨,现在占据南部大陆半壁江山。我们妖族却坚守在晋荒之森、山星湖、南端近海等几处仙境要地......”

过了小半天雨声小了一些,桃复生从祁白衫谈话中得到许多有用的信息,他一一记在心里。

桃复生突然想到师父说的棋元之陆还不知道在哪,开口问道:“白衫兄,那你可知棋元之陆在那么?”

“棋元之陆?好像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,我不知道在哪。”祁白衫摇了摇头,看看雨又小了许多,“雨要停了,小兄弟从此处向南九百里,去台聚山月狐族打听一下,月狐族族老活的时间最长,估计知道的东西也多。”说完,他站起身走进淅淅沥沥的雨中,身形一变化作本体,消失在附近树影下。

“那老家伙倔的很,希望你有好运,一路上很危险,小兄弟保重了!”声音从远处飘来,雨声中摇荡着传到桃复生耳畔。

雨过天晴,洗过的夕阳,红光干净明亮地铺在密林枝梢。林中光线却越来越暗,一个奇异的石洞中,蓝光幽亮,数十颗妖兽的魂珠摆成一个三角阵型,那个黑衣少女捧着一碗黑糊糊、浓稠的液体,又拿出一包药粉撒上去,瞬间怪味冲鼻。少女咬着牙捏着鼻子喝了下去,将碗扔在一边,念起法诀,身体幽光透出,射出四个透明的身影。少女眼眸黑蓝,瞳中怪纹变成金黄,四个透明身影化作四只黑猫伏在阵心周围。

好像黑夜突然降临,石洞周围光线瞬间变暗,洞外夕阳的残照渐渐被吞噬,夜色慢慢向周围扩展。

桃复生走在雨后的林间,树下有许多水洼,一只杏黄色的蝴蝶在不远的小水洼里奋力地扑闪着翅膀,无奈翅膀被水面吸住无法脱身。他心中怜悯,放下黑钵,蹲下身子将蝴蝶捞出来,指尖绿光一闪,停在上面的蝴蝶马上恢复了活力。他将手向上一送,蝴蝶飞起,围着他绕了两圈飞走了。

“估计当年师父看到我,也是如此心情,才会出手救下我,这棋元之陆一定要找到。”桃复生想到师父心中极是难过。一群鸟儿受惊了似的从他头上飞过去,天色就要黑下来,他见夜色弥漫,欲寻个落脚地,夜晚危险重重还是避避为妙。

洞中,猫妖少女隐没在一片漆黑之中,浓墨夜色中传出一阵凄惨的怪叫。石洞炸开,一个巨型的猫影钻了出来,身后五条尾巴招风摇荡,猫影下少女冷汗直流,周围魂珠碎成粉末。四个透明的黑猫身影被金黄色符文地撕下一块块碎片,碎片慢慢聚向阵法中间,猫妖少女终于忍不住惨叫起来。

桃复生摸黑走着,倏然听到惨叫,心中一惊只觉毛骨悚然,抬头看到一个黑影扑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