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26 白衣少女危急时

一个白色湖泊,湖水平静的没有一丝波纹,湖边立着一块黑色石头,其上坐着个白衣少女,她青丝流瀑,白嫩脸庞粉霞微染,柳叶眉下嵌着冰冷的眼眸,似乎不带任何感情,玉手轻柔地抚着一杆刻满银纹的长枪,枪长七尺有余,枪头长约七寸,尖头四刃寒光凌冽,四刃半腰生出八个倒刺。

发帘垂下,遮住半边秀美的脸,精致的红唇挂着一滴血,愁怨地开口道:“炼心石啊炼心石,莫不是我的心意还不够坚定,这化形始终无法突破。还是......”

石头不语,湖水无声。

“小美人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少女应声望去。

不远的林间走出一队人来。为首之人,金链束发,方脸齐整,眉粗目蓝,大耳厚唇,满脸豪气,身高八尺,体格健壮,无袖单褂敞开着,胸前肌肉隆如小山,手臂肌肉闪着金属光泽,右肩扛着把蓝金纹龙大刀。

少女身体灵活地跃下黑石,下身却是一条白色鱼尾,长尾如纱波动水面。手中长枪往前一杵,银牙错痕,面无表情冲着来人开口:“想死!就放马过来!”

健壮大汉闻言,哈哈大笑。右手将刀从肩膀移下,向前走了一步,“上次没能交上手,很是遗憾,这次就让我万江来会会你这个传闻中的魔头。”

“万堡主!小心,这母夜叉出手极为狠辣,每次出手必是血流成河!还是按事先安排好的行事为妙!”旁边一个瘦脸尖腮的瘦削中年轻声说道。

万江闻言停下,他看向那白衣女子,女子未动,手中那杆长枪烈气逼人,气息冲的周围水浪翻滚。

万江身后又走出一人,身着青丝云纹长衫,腰系双花盘龙玉带。玉钗簪发,干净利落,竟是个眉清目秀、风流倜傥的美少年。少年双目炯炯,手中玉扇一收,开口道:“小美人,可有想我?上次一别我可是对你念念不忘。你若从了哥哥我,那被你盗去的诸多珍宝,我全当聘礼送你。嘿嘿嘿......怎么样?”言语轻佻,听此言便知刚刚第一句话是出自他口。

瘦削中年似乎对少年十分忌惮,身体向后退了半分。万江回首,恭敬地说道:“秋少主,这不妥吧!不说这珍宝多少,只她屠灭我们九宗三谷这仇不可不报。”

“嗯?是么?你们报你们的仇,和我有关么?哼!我只——要——她!”少年眼神突然狠戾至极,扫视一圈无人敢与之对视。

“凭我叱魔谷,想要多少珍宝都是我一句话的事,只要将她伏下交予我,珍宝什么的随你们挑选。”少年轻蔑地笑着,抬眼又含情脉脉地看向白衣女子。

“是是是!秋少主乃是举世无双的奇才,我们十三州第一高手,之后一切还得仰仗少主。报不报仇都是小事,只要擒住这女魔头,便是大功一件。”

“是呀!此战还得仰仗少主出手!”

“这妖女,狡猾的很,少主这次巧妙安排,定会擒住此妖!”

......

身后几人赶紧连拍带哄地讨好着。

少年鄙夷地回过头说道:“诸位不必担忧,此次有各宗宗主长老相助定能伏此妖魔!”少年心智非凡,余威之下,趁机给他们一个定心丸。

天云流动,静水不波,少女持枪立于水中,周身浪花激泛。此时体内却是紫色灵力混乱,血气涌动倒转,她是强忍着。霎时,少女双手运气,银枪挑花,银纹跳出枪尖,迎天刺去,上空一张金网被捅了个小口子。

适才被谈话吸引,未曾想他们只是吸引自己的注意力。

“罗天网布好,上!”少年早已蓄势待发,带头冲了上去。

随后众人跟上,剑斧戟钺刀枪棍棒等法器奇光闪动一众砸向少女。少女身法异常灵巧,银枪挑动,挑飞几把法器,接着银枪横扫,一片银光,挡在身前。

众人将少女团团围住,天上巨网落下,美少年右手食指法光闪烁,罗天网中射下数颗黑珠,珠子爆开,黑烟弥漫,众人速速退后。白衣女子顿觉头胀无比,银枪急收,额上黑白光芒一闪,一朵金边红莲瞬间绽放,莲心射出八枚符印,符印自动化作光影,八种宝器虚影出现,银枪瞬间归位,八宝联动,无数虚影荡开黑烟。

这少女俨然就是了无音讯的章小鱼,她双手比作莲花,一颗紫珠伏在丹田,真阳之力运转至此,紫珠闪光中游出一条小鱼。小鱼游动在丹田画出一个阴阳图,她这是想强行运功召出阴阳八宝极仙图。

“哼!小美人本事不小。”秋少主星眸闪动,脸上兴奋起来,“尝尝我的大魔御怨掌,哈哈哈哈”说着身形闪出一个之字钻入罗天网下。章小鱼周身八种神兵虚影将无数法器尽数击飞,挡下一波波攻击。突然一股龙形光影打在八宝之宝瓶虚影上,宝瓶爆裂恢复符印,隐入莲心内。

“正天洋,你的破天龙吼功法又精进了许多啊!竟破了妖女依身的符宝。哈哈哈哈,痛快!”一个黄发老者手中金剑挥出,出口赞到。

“辛宗主,谬赞了,只是凑巧而已!”正天洋哈哈笑道。

“这次我们高手尽出,拿下这妖女肯定......”辛宗主兴奋的说着

“二位宗主好清闲啊,来杯酒再谈笑岂不更好?”

两人一怔,被这突然出现的身影吓了一跳,辛宗主满脸堆笑“秋,秋少主,见笑了。擒住妖女还得秋少主出手,我等且能助个阵而已。”

秋少主冷哼一声,跃身过去,“小美人,哥哥来了!这次不会再让你逃走了,嘿嘿嘿......”说着,手掌连变,翻掌推出,魔光翻滚,无数魔头窜出,带着怨念撞在剩余七种符宝上。“砰砰砰......”符宝爆裂,金光闪动飞回莲心,一杆银枪摄入章小鱼手中。怨念如山碾压而来,她乌发飞起,真阳之力运至双手,握住银枪旋转成轮,挡在身前。

怨念轰然撞上白光银枪,章小鱼被撞出一丈来远,口中喷出鲜血染红了湖水。“小鱼,我不会放弃的!”她眼神淡定,冷冽逼人,乌发倒飞,大嗬一声,额间莲花与心田阴阳图相应,喷出一道黑白光,阴阳八宝极仙图现。

宝图一出就将周围众人和法宝冲飞,罗天网也被抛上了天,秋少主闪身躲在一面三色盾牌下。心道:好宝贝!这次又赚了!随即手中托出一座九层宝塔。

红唇带笑张口道:“去!”宝塔应声飞至宝图下,九种光闪,飞出九种液体:玄阴真水、苦难业水、黄泉水、天女妖池水、避仙厄水、紫竹魔心水、天一幻水,冰裂天池水、四泯断魂水,九水滔天,抵住宝图。

“这是先天至宝玲珑天水塔,化人无形,无神,无魂的大杀器呀!”

“厉害!秋少主好手段。”众人赞到。

阴阳八宝极仙图还未被彻底炼化,此时章小鱼化形失败,身体空虚,本就是强行召出,当然抵不过这玲珑天水塔的威力。

章小鱼拼尽全力驱动法宝,宝图喷出阴阳两气,罩住九种异水,怒喝道:“灭!”轰隆隆天地变暗,玲珑天水塔被击飞,秋少主也倒飞出去。章小鱼眼前一黑昏了过去,宝图被自动吸入额间莲花。

“咳咳咳.....”众人被荡来的尘土呛得直咳嗽,秋少主脸色发白,挥手拿出个蓝葫芦。准备上去擒住章小鱼。

水中窜出一道黑影,抛出一张巨符,符中喷出黑雾,弥漫大地,黑影顺势窜到了章小鱼身边心疼地说道:“我来晚了!”

......

黑影当空扑下,白光在黑暗中闪过,铛铛两声,黑影又跃出去,黑暗中看不到那是什么。

桃复生左手持剑,右手托钵,一颗黄色珠子飞出,脖上佛珠也飞起环在身体四周,生命力全力运转,他眼睛虽然看不见,但也四下环视。

左边风动,长剑挥出,铛一声黑影又消失了,头上异动,佛珠打去,黑影再次消失,依次这般,只听桃复生周身一直“铛铛铛”响个不停。黑影再次袭击一次后不见了,桃复生不敢动,静静地立在那儿,警觉着四周动静。

“啊!啊啊!”一阵极为凄惨的叫声突然在附近响起,黑暗中闪过几道白光,桃复生一惊,冲着白光的方向奔去。那道黑影停下,是一只神异地黑豹,黄色瞳孔,身上布满眼状暗纹,背部长着四五根长短不一的骨角,流水般的身形。长尾甩动顺着桃复生行动的痕迹追了过去。

破碎石洞上,巨型猫影颤抖着闪过几道白光,下面的猫妖少女汗水如瀑。阵中四只透明的黑猫身影伤痕累累趴在地上,阵心堆着被撕扯下来的猫影碎片,碎片蠕动着聚在一起,又形成了一只透明黑猫身影,身影晃动很不稳定,猫妖少女也跟着不断地惨叫。

桃复生顺着惨叫声来到碎裂的山洞,也看不到里面有什么,只听着叫声非常痛苦,他心中也是一疼,就想摸进去。这一分心,身后黑影扑来,利爪狠狠划进他的后背,刺咧地痛传遍全身,耳畔热乎乎的喘息出现,锋利的银牙就要刺穿他的脖子。桃复生冷汗遍身,左手持剑别在后背向上猛一刺,一股热乎乎的粘液喷了桃复生满头,他身体往左一耸,那只偷袭的黑豹被抛了出去,正好落在三角阵中,幽光忽闪,黑豹挣扎两下,头中滚出一颗带血的魂珠。

魂珠之力被抽出传到了阵心透明黑猫身影上,乌光一闪,黑猫身影稳定下来,猫妖少女痛苦的表情舒展开,惨叫停止了。

黑豹的血浸入三角阵中,阵法忽变,血光四射,映红了周围的一切,那漆黑夜色中瞬间狂风大作,浓墨的黑气倒回如流,被吸回猫妖少女体内。“叮”一颗石子被带起砸在猫妖少女耳尖,啪一下,她睁开了血红的眼睛,抬头就看到满身鲜血的桃复生,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,纵身扑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