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28 吼吼熊王捕黑猫

黑猫在银丝中挣扎,银丝是仙韧妖蛛内丹炼化而成,是专门用来对付黑猫这样能力的敌人,被它束住,不动就没事,越挣扎束的越紧。

魁梧壮硕的妖兽踏步走过来,步步震荡着大地直晃。巨大的狼牙棒刺锋闪光,小山似的身体挡住上空射来的散光,阴影中黑猫眼中露出绝望,五条尾巴一甩地面,身体被带起,一条尾尖绕住旁边的树枝一荡,身体被甩出,另一条尾巴接着又缠住一枝树枝,如同长臂猿似的想从树杈间逃走。

“星宿!”粗壮的吼声惊得天云爆裂。

羊首老者忙将手杖举起,彩光一划,铁红色盒子出现,张口道:“收!”银色丝线拽着黑猫就飞了回来,壮硕的妖兽冲着黑猫猛砸下来。黑猫五尾合一,骨鞭突现,黑炎跟着鞭影甩在狼牙棒上,身体借力滚向一边。口中叫到:“慢着!我是九夜灵猫族人,我们族长是妖圣殿的长老,吼吼熊王,可否手下留情。”

狼牙棒在地上砸出一个深坑,巨妖直起身,那是一头狂野的巨熊,圆耳金文,两簇白眉下两颗豆子大的黑色眼睛聚光灵动,黑鼻头上一嘬白毛,巨嘴寒牙,熊背熊腰,气息逼人。

“老子管你谁家长老不长老,老子要的是魂珠!”吼吼熊王满不在乎嚷着,张口吼了一嗓子,黑猫只觉耳膜生疼,气血冲头,声波冲着她翻了几个跟头,趴着不动了。

一个鼠样的妖族谄媚道:“大王好威风!张口就将猫妖制服了。”

“是呀——”那个白毛长牙猪妖后面的“呀”字还没说完,一个巨拳挥来就给打飞了,一颗带血的长牙在原处空中停了一秒掉在地上。

“滚!”

吓得鼠妖弯下身子滚走了。

“星宿!”

羊首老者会意地说道:“是!大王,您且休息一下,我这就派人把魂珠取来。”转身命一个金羽白翅的尖嘴妖族道:“金元枭!把猫妖魂珠取来!”

“是!长老。”

金色身影闪电飞去。

它利爪如刃,刺向黑猫额头。血光瞬间喷出,“咦唔!”金元枭惨叫一声,利爪被暗处打来的东西给折断了,鲜血喷了黑猫一脸。

“嗯?”

“谁?出来!”

羊首老者和吼吼熊王同时发声。

吼吼熊王身体巨大倒也灵活的很,二话不说跳了出去,狼牙棒甩手投向黑猫。

“铛”一柄颤抖的黑剑挡在黑猫身上,抵住狼牙棒。黑猫正好睁开眼睛,张嘴磕磕巴巴地说:“小,小光头!你,你没死?”

“你很盼着我死么?很不巧,我还活着。”桃复生清灵的眼中透着丝妖异。右手黑钵抛起,双手握住剑柄,运气一震,狼牙棒给掀飞了。接着白光莹莹地一百零八颗佛珠接连打向吼吼熊王门面。

吼吼熊王大怒,还没几个人敢从自己手中抢食的,张口大吼一声。只见巨树翻飞,地皮成卷,声浪呼啸冲来。黑猫急急叫到:“快封闭灵识,堵住七窍。”

桃复生灵力运气,将黑猫放置怀中,双手紧握剑柄,黑剑插地挡在身前,佛珠结阵罩住他俩。声波就摧枯拉朽地呼来,黄尘漫天,石木横飞,周身一切席卷成空阔的平地。声波刺得桃复生脑袋生疼,七窍鲜血流出,神魂眩晕。

吼吼熊王身后众妖趴在地上瑟瑟发抖,熊王巨口大张,吼声不绝,声灌千里。

“老熊?”山洞中一个蓝光闻声说道。

“这是?谁在招惹那头脾气暴躁的熊瞎子?”一只神骏的白鹿悠闲地踏上树冠遥望这边。

金色楼台上,一美艳夫人亦是望向这边懒懒地开口道:“那头熊又怎么了?没事瞎吼什么!”

“夫人?要不要派人去看看?”后面白羽瑶冠,粉面桃花的美少年问到。

“不用!它吼几嗓子我们看一次,呵呵,旁的事我们还做不做了?”

“哈哈哈哈!也是,那熊瞎子没事就爱吼着玩,要每次都去看,保管叫你腿给跑断了。”一个老者哈哈笑着打趣道,观他仙风道骨,褐色长衫金缕纹镶,银丝百鹤翔天袖口露出半截枯黄的手掌。

少妇含情一笑,婉婉开口:“仙尊,莫让他扰了兴致,我们接着商议吧!”

众人便不在言它。

几声吼叫,桃复生终于没顶住,也被掀出百十米远。“咳咳咳!”乌烟瘴气呛得他直咳嗽,怀中黑猫睁开眼,眼含诡色说道:“我们不是它的对手,你把我身上的银丝解开,我们分头逃。它只能追一个,我们各自保命吧!”

桃复生闻言,便撕扯那些银丝,无奈怎么扯都扯不断。“快!用你的剑试试!”黑猫提醒道。

黑剑挑起,银丝崩断,黑猫没了束缚,身形一变化作黑衣少女。“不管怎样这次真心谢谢你相助,后会有期!”说着跃身跳到一边,叫到“你姑奶奶在这里,有本事就来抓我呀!”身影闪动似幽魂般消失了,一眨眼就出现在远处的一颗大树上。

吼吼熊王吼声停息,吩咐手下追了过去。

桃复生一眼就看出黑猫少女是故意吸引熊王追她的。心中笑到:口口声声要我小命,现在又舍命引走熊王,真有意思!

桃复生起身绿光闪动,一串佛珠挡在吼吼熊王身前,吼吼熊王狼牙棒挥动叫声:“滚!”佛珠尽数击飞。桃复生两个筋斗翻至他跟前,挥起黑剑砍向熊王,熊王不想与他纠缠,狼牙棒一挡闪身窜出。桃复生黑钵射出经文,佛珠白光莹莹,伸出无数白玉手臂将熊王紧紧缠住。

“小子,你找死!覆土劈山棒!”熊王不耐烦地吼道,全身黄色气焰凝聚,狼牙棒银光大盛,瞬间砸下,速度极快,虚影一晃就到了桃复生面前。

“轰!”巨响震天,猫妖少女已逃出百里之外,听见巨响回头看去,熊王根本没追来,还在原地打斗。“这个傻子,怎么没逃?”她转身折了回去。

黑剑噌的一下深深地射进土地里,不远处“噗通”一下掉下个人来,正是桃复生,他脸色发黑,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。

“碍事的小子,老子就先结果了你。”吼吼熊王巨脚重重地跺在桃复生身上。

“捉住她!”

“气煞光波!”

众多妖兽围在猫妖少女周围,攻击不断。羊首老者没想到猫妖又返了回来。心中大喜,命令手下围捕猫妖少女。

吼吼熊王脚下黄尘还未散尽,一道神秘的声音悠悠飘出:“是么?你觉得你有这个能力?”

“呲呲呲......”紫烟从吼吼熊王脚下窜出,它顿觉脚心剧痛,忙撤了回来。

乌黑小眼看到那个和尚慢悠悠地从脚印坑中站起来,俊美的小脸惨白惨白,紫黑眼眶中幽深透彻的眼眸,眉心一朵紫蕊桃花吞吐紫光,周围紫烟滚滚,甚是妖异。

和尚诡异地裂开嘴笑了:“你要杀了我么?”

“你找死!”吼吼熊王再次运起灵力白焰迎天,狼牙棒异变,棒身四棱明显,四个平面凹出黑洞,洞中声音呼呼作响。声音凝剑,声剑如雨,巨棒袭来,棒影似山。

“呵呵!死么?我还不想!你就先替我死吧!”桃复生言语妖异不失狠戾,看表情好似不是在生死对决,而是在饮酒谈笑。体内毒力运转,被束缚的毒珠和周围毒气如大河开闸喷涌出来,瞬间凶猛的毒力从桃复生身体荡出,毒雾铺天盖地卷向四周,毒烟聚成千百条毒龙迎着狼牙棒射出的声剑扑去。

无尽的毒雾滚滚涌出,“呲呲呲”地侵蚀狼牙棒的灵力,万千声剑销声匿迹,巨型棒影千疮百孔。吼吼熊王看的心惊肉跳,身上褐色纹路流露光影,一头巨熊光影投入狼牙棒,棒身涨作山岳砸下来。

桃复生紫色眼眸轻蔑斜扫,手指轻捻,雾气凝结无数紫色佛文,右手一扬袈裟顺势飞出。袈裟飞舞,化作万千摇曳的桃花撒落在佛文里,骤起异变,桃花佛文势如闪电,旋转成锥刺透狼牙棒,围住了吼吼熊王,吼吼熊王头中剧痛,魂魄滋滋冒烟,汗水淙淙冒出来。它大吼一声,惨叫如雷,跳出毒雾抱头逃走了。

“哼!还不如那只会咬人的怪物厉害!”嘴角坏坏笑着,双手扑了扑身上的灰尘,收回袈裟,召回佛珠和黑钵,正犹豫怎么处理那把黑剑,脑中一痛,昏了过去。

天色沉沉,阴云密布,看似又要下雨了,林间一棵巨树上伞似的叶片遮映着两个身影。猫妖少女,美目含情,静静地看着那个躺着的少年和尚。和尚圆圆的脸蛋,白嫩粉红,弯弯的睫毛下双目微闭,鼻梁高挺,红唇分明,怎么看都那么俊俏可爱。

“呵呵!模样真的挺好看的。”少女自言自语地说道,脸上染了丝粉色光晕。

“吭!”桃复生睁开眼睛,看见少女粉霞盈面,嘴里说着什么东西真好看,自是四下望去。

“睁开眼就四处望,看什么?呐!你的东西都在呢!”少女嘟着嘴指了指他堆在身上的东西。

桃复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,红着脸看向少女:“我在找你说的那个‘真好看’的东西。”

少女噗嗤一下笑了,笑的很开心。

桃复生莫名奇妙起来。少女停下笑声,打量着桃复生,好奇地问:“你怎么逃过兔猞的追击的?那东西可凶残极了,吼吼熊王都怕它三分。”

“那家伙叫兔猞?真是厉害,都快把我啃了半个去,好在它一口把我的佛珠吞下,我运功激起穿起佛珠的那根金银雷劫线,电的它胃疼腹胀,然后它就把吃的东西全吐了。”

“哈哈哈......就是上次困住紫翎猿那个么?想想兔猞肯定被折磨的难受极了,哈哈......”

“就是那条线,后来打斗中我的真阳黑铁剑被打飞,导致毒体爆发,然后就把那家伙毒跑了。”

少女越听越是好奇:“毒体?那是什么?”

“就是隐藏在我体内的另一个自己,我无法控制它,只能通过禁术暂时封印,或者通过黑剑压制。”

“另一个你?好神奇,和我的功法有些像,我是九夜灵猫族的,以后你叫我幽夜就行了。那个.....之前那些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好了。”

“幽夜!我记住了,你的功法是怎么回事?也要分两个自己吗?”

“我的功法叫《九幽天魂诀》需要把自己的灵魂分成好几份,等于自己多了几条命,分的越多越强大,你看我的尾巴,有几条尾巴就证明有几个灵魂,我现在是第五层。”幽夜自豪地摸着自己的尾巴,又说道:“我的资质在族中不是最好的,才练到功法中级,唉!不提了,你的灵魂是不是也是这样?”

桃复生摇摇头,脸上很不自然说道:“不是!我的是个意外,你的灵魂分多少都是你自己,可以控制,我的不一样......”桃复生将毒灵入体融合在灵魂中的经过细讲了一遍。

“原来如此,这么说那个你就是半个万毒雾谷,太可怕了,能把兔猞和吼吼熊王打的无还手之力,一出来就是个屠神啊!这把黑剑可得保管好,总这样拿在手里也不是办法,寻个剑鞘负在背上就方便多了。”幽夜想了想又道:“普通剑鞘肯定放不了真阳黑铁剑,我记得金印灵猫族有个叫什么的剑鞘,也很神奇,连法宝级的剑放进去都会消融,我看它俩就是绝配。”

“我要去聚台山打听一个地方,不方便绕路,再说去金印灵猫族也不知道怎么走,就是去了那儿剑鞘也定是族中重宝,怎么能轻而易举地送给我用。这把剑就这样拿着也好,还可以当拐杖用。”桃复生笑了笑,心中想到: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还是赶紧找到师父说的第方才是。

“这里就是金印灵猫族的地境呀!哈哈哈,你说这是不是太巧了?你可以去试试,实在不行了就试试用宝易宝。那个剑鞘在它族中圣泉里,一般人碰不得,就是能碰的人也用不了。”幽夜好像很想去那里,眼中带笑,娇柔万分冲着桃复生说:“小哥哥,去吧!不用绕路,稍拐一个弯儿就到了,我带你去。同是猫族,就算他们不同意,我想它们也不会难为我们的。”

“这!”

幽夜见桃复生还在犹豫,脸冷了下来,板着脸哼道:“哼!不识好人心,我就是想把你救我的这份情还了呀!给不给机会?”

“救人性命,乃小僧本该做的,不需要偿还的。”桃复生不解人情地摇了摇头。

“你!那好吧,算你还我人情!”

桃复生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这女人的脸一会儿就变了好几次。他看着幽夜生气了,心中也不是滋味,想她也不能把自己怎样便软口道:“好吧!明日便同你前去!”

“哼!算你识相!”说完扭过头去不再理会桃复生,心中却是高兴极了。

第二日,两人便出发了,虽说路途不远但也要走两日,午时,烈日高悬,二人停在一个小山旁休息,突然山石被一种声音震得来回滚动,一片蓝汪汪的水流从山间奔出,“嗷呜——!”水流中狼嚎之声回荡不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