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35 荆葵蜂与死魂蝉

幽夜闻言扭头看去,脸色骤变,黑影闪出,快如闪电,眨眼到了赵厶巽跟前,拉起他向着桃复生飞奔过来。

“快逃!”

桃复生耳畔一阵风过,传来这两个字,心知不妙,也跟着狂奔起来。身后天色变暗,像是狂风吹着昏黄的沙土急速冲来,一阵阵轰鸣声“嗡嗡嗡”地传来。

无数妖兽四处逃奔,桃复生冲着赵厶巽和幽夜喊道:“怎么回事?这回又是什么怪东西?

“荊葵蜂,种群比蓝斑林狼还庞大数倍,它们无孔不入,更加难缠。”幽夜咬牙切齿地回道,“跟着你们俩我真是倒死霉了,快!我们逃到山洞,把洞口堵住。”

桃复生脸色也马上变的难看起来,那蓝斑林狼给他留下的印象可是极深的,这荆葵蜂更难缠,那岂不是要命了,他更是拼了命地跑。

谁知身后那玩意儿,速度也是快的很,眨眼就撵到了桃复生身后。他左手黑剑烈气向后砍出,哗啦一片黑影被烧焦糊,黑剑前后一个来回,那片黑压压的蜂群就给破了个窟窿。桃复生见这些荆葵蜂如此不经打,停下逃跑,转身开始舞动黑剑收拾这些荆葵蜂。

“桃复生!你想死么?”幽夜见他被荆葵蜂撵上,拉着哇哇大叫的赵厶巽又跑了回来,大声叫道。

“幽姑娘你太紧张了,这些荆葵蜂挺好收拾的,你看!”他眼光落在下面滚动的一地被他打残的荆葵蜂,满不在乎地笑着。

“桃复生!你!你要气死我,我说的话你不信是吗?别打了,快跑!再不跑就跑不了了!”幽夜急的都快蹦起来了。

桃复生第一次见幽夜如此着急,忙仗着剑气退后过来,“好的!走!”

“晚了!完了!”

“什么?”

“叮叮叮”黑剑被碰的乱响,剑气中无数细小的蜂虫来回飞着,桃复生感觉剑气在削弱。

“赵厶巽,你个笨蛋,你到底做了什么招惹了这么多蜂群来?”幽夜抽出骨鞭帮着桃复生抵抗蜂群。

赵厶巽簌簌发抖缩在地上,惨白的脸上八字眉撇着,衰相衰容,“也没、没没做什么,我就突破了计凡一阶,封录了一只金蓝色小蜂,也没做什么啊!”他杏眼呆瞪着无辜地说道。

“现在再追究也无济于事,幽姑娘想想有什么办法冲去。”

“我也想有好办法!这荆葵蜂速度极快,还能吸收我们攻击的灵力进行异变,而且蜂群中还夹杂着各种变异的荆葵蜂,你也看到了,那些荆葵蜂已经不怕你的黑剑了。”幽夜满脸无奈,骨鞭竭力挥动。

桃复生脑门也浸出了汗水,的确现在黑剑来回就只能拍飞一些变异地荆葵蜂,的确没了先前的作用,收回黑剑,一串佛珠散开,溜溜地围住三人。

“没用的,恐怕今天很难逃出去了。”幽夜骨鞭上也攀附了许多细小的荆葵蜂。

空中蜂群颜色变了许多,五彩斑斓,看来各种变异荆葵蜂也都追过来了,将他们三人团团围住。

幽夜香汗直流,她已经收回了骨鞭,五条尾巴甩开,如同扇子呼呼抽着蜂群。“桃复生你除了那个毒体,还有别的厉害招数吗?”

“还有些招数但都被溯回衍生法给封印了,施展不出来。幽姑娘这荆葵蜂就没什么弱点吗?”桃复生指挥佛珠急速转动,生出许多绿浪,荡开蜂群。只是荆葵蜂数量太多,瞬间又围了上来。

“弱点?就是没有智慧,一但遇上不死不休,除非我们能遁入地下或许能暂解被围之困。”幽夜黛眉雾染,舞动骨鞭,气喘吁吁地说着。

“入地?”赵厶巽虽被吓的直发抖,但看着幽夜和桃复生舍命护着自己,顿时心中也生出一些胆气,脑子突然就转动了。听到幽夜说除非躲入地下时,他灵光一现,手中纳界笔一闪从《写灵录》上划出一个符印。

一只半米高白毛黑耳的老鼠模样的妖兽出现在眼前,幽夜被吓了一跳,定睛一看是只钻地油鼠,只见那家伙一着地前爪噗噗噗开始挖洞,几下就挖出一个深洞。

赵厶巽忙叫道:“桃大哥、幽姑娘我们可以进地下了。”

桃复生正在全力守护他身后之人,听到话音扭头一看,幽夜已经跳入脚下的一个洞中,来不及多问,说道:“你们先下去,我断后!”

赵厶巽赶忙跳下去,桃复生随后也跟进了地洞,后面蜂群依旧不依不饶飞进地洞进行攻击。

钻地油鼠入了地下就如蛟龙入水,猛虎在山一般,身体打着旋直往地下钻,抛出无数土屑堵住了后路,紧跟后面的幽夜五尾旋动,把那些浮土压在身下,给后面两人开路。

赵厶巽呼哧呼哧地跟在幽夜后面使劲往里爬,最后的桃复生压力最大,身后那长长的黑绿色蜂群嗡嗡嗡地追着他咬,那佛珠只能稍稍阻挡它们前进。

幽夜似乎憋的不行,喘着粗气问道:“赵厶巽,你能控制钻地油鼠吗?如果能就让它把洞再挖大一点,这样爬着走太难受了。”

“不知道,我试试吧!”赵厶巽突破了第一阶刚知道能把记录的妖兽召出来,并不晓得能不能控制它,手中纳界笔白线射出穿过幽夜身边缝隙进入那些松散浮土里,里面钻地油鼠就叫了一声。

“可以指挥,我已经告诉它把洞挖大些。”赵厶巽的汗水和泥土掺杂在脸上,黑黄一片。

不知不觉三人跟着钻地油鼠进入地下已经四五十米深,外面的蜂群依旧嗡嗡嗡地往地洞里钻。

“幽姑娘,前面太硬钻地油鼠钻不动了。”赵厶巽弯着腰站在洞里对幽夜说道。

“一般石头阻挡不了钻地油鼠的爪子,我去看看,桃复生你还坚持的住吗?”幽夜喊了一声。

桃复生也是粗气直喘,盘腿坐下,手中法印结变,口中答道:“还行,虽有些吃力,还应付的来。”

幽夜扯回钻地油鼠,自己来到最前面,双眼如炬,看到下面是青黑色的石头,钻地油鼠的一团爪印留在上面。这是地阴石髓,怪不得钻地油鼠挖不动,左低右高,这走势应该向左绕过去。幽夜回身,指挥着赵厶巽:“你让钻地油鼠向左绕过去挖。”

赵厶巽赶紧指挥钻地油鼠向左挖去,钻地油鼠顺着地阴石髓向左挖不停地挖不一会儿又挖不动了,幽夜再次探查了一下,发现这地阴石髓及其庞大,只能让钻地油鼠顺着它的走向挖,钻地油鼠一会儿改一个方向,一会儿又变了方向,现在众人都不知在向哪里走。

桃复生已经收回了佛珠,换作了黑钵挡在身后,这黑钵看着挺一般,法咒中黑钵长大许多,正好堵住地洞,倒把荆葵蜂挡的很严实。

钻地油鼠再次停下不动了。

“这下麻烦了,上下左右都挖了个遍,全部都是地阴石髓,我们被地阴石髓包围了。”幽夜沮丧地说道。

桃复生沉默不语,赵厶巽本就不怎么聪明,抓着脑袋也想不出法子来,泄了气往地上一摊,右手中发着白光的纳界笔,无意碰到了一个东西,哧!响了一声,一道白符收回纳界笔,写灵录展开赵厶巽不由自主的将纳界笔划在上面:死魂蝉幼体,又名死彘,妖族虫类,凡级高阶。

这是除了龙涎鼠之外第三只凡级高阶,是第二只虫类妖族。

“那是什么?”幽夜好奇地问道。

赵厶巽毫无隐瞒激动地答道:“我刚不小心碰到了一只死魂蝉的幼体。收录在《写灵录》里,还是凡级高阶的。”

“死魂蝉幼体!你是说死彘?”

“好像也叫这个名字,怎么了幽夜姑娘?”

“啪!”一巴掌过来,赵厶巽被扇的一头撞在了地阴石髓上,鼻子鲜血立马流了出来。

“你嫌我们还不够惨吗?那死彘你也敢碰,妖仙大圣还都得避避它。”幽夜脸色变的十分恐怖。

桃复生赶紧拦住,“幽夜!别生气,赵厶巽也是无心之失,只能说我们命数有此一难,先说说那死彘是什么?有什么厉害之处?”他现在对幽夜说的话已经坚信不疑。

赵厶巽爬了起来,知道自己又干一件大事,心中愧疚不已。

幽夜冷静下来,警惕地看着四周,“死彘也是从不单独出现,一但出现必是整族之力。而且最可怕的是,它有一个母体,势力强大,喜食各种魂魄,源源不断地衍生出无数死彘,妖仙都惹不起。现在你动了它一个幼虫,估计这周围一会儿就会寻来更多死彘。我怎么这么倒霉遇见你们两个衰星。”

“会不会有意外,这只死彘独自出现呢?”桃复生话刚说完,就看见地阴石髓上许多白点钻了出来,幽夜也赶紧退后靠近桃复生。

好在那些小虫子行动不像荆葵蜂一样迅速。它们慢慢地爬出地阴石髓,聚在一起,桃复生叫道:“你二人退到我后面。”手中黑剑白光闪起,一道烈气劈出,死彘被劈散一地,但是它们又很快地聚在一起,并没受一点伤。

桃复生哑然,这不对呀!黑剑好歹也是个神器之类的,还对付不了几只小虫子?还是自己能用的真阳之力太少了?

地阴石髓中爬出的死彘越来越多,它们组陈一个奇异的图案,一股怪力出现。洞中气氛瞬间诡异起来,好像有许多无形的手拉扯着他们三个。赵厶巽被压抑的受不了,再次发疯地啊啊大叫起来,手中的纳界笔白光乱扫,幽夜红瞳凝聚,好像也在极力隐忍。

桃复生持着剑提防前面那群死彘,身后还主持着黑钵抵挡荆葵蜂,这双面夹击本就难以应付,现在体内好像又有种奇怪的力扯着自己。听到赵厶巽发狂,桃复生也难以自持,俨然也在崩溃的边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