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40 舍身救人入地牢

幽夜一想到桃复生被大长老的女儿捉住,立刻心急如焚,那幽裳可是厉害的人物,是族内年青一辈最有望修成仙位的人。

树下经过的两人浑然不觉谈话已被人偷听了去,一人接着说道:“那太阴虎族痴心妄想娶走我们幽裳小姐,哼!幽裳小姐如此天才,怎可便宜了外族。”

“就是,这次幽裳小姐再立大功,族长传令要好好庆贺一番......”

两人渐行渐远,话音也虚无不见。

桃复生定是逃出地底洞穴时受了重伤,不然不会被幽裳捉住的,得赶紧想办法打听他被关在何处。想到此,幽夜灵活地翻下树来,往山上重地奔去,她不顾自己是族内重犯,冒险来到山上内院墙外。

山间楼台高筑,遥望山下,风景秀丽,甚是怡人。楼顶层坐有数人,正上方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,精神矍铄,目含精光,左下也是一位老者,花白短发,脸色灰暗,高高的鼻梁两侧褶皱很深。其下有三人,都是干练的中年模样。右下是一位妇人,似有五十上下,眉目间残留着丝丝往昔的俊丽容颜。

“族长,此次还得保密行事,小心被不轨之人探去,引来麻烦。”右下妇人说道。

“的确,幽澜长老说的极是,虽说本族鲜有背叛之人,但滋事重大,还需谨慎一二。”

“嗯!大长老一向考虑周详,保密工作还是交予大长老布置吧!此次功劳最大的还属幽裳,明日我亲自将族内圣器取出,为幽裳祈下《九幽妄心功》的最后一层。”

左下大长老连忙起身拜谢道:“我先替小女谢过族长厚爱!”

族长连忙站起扶住大长老,“大长老不必客气,幽裳本就是天才之资,我族的希望,理应得到最好的功法。”

下方一圆脸中年也赞道:“幽裳小姐现在已经将功法练到七层,想必八层也很快就能练成,族长取出九层功法正好合适。”

“若不是上次低阶族人盗走族内顶级功法《九幽天魂诀》幽裳小姐,就不用转修《九幽妄心功》了。族长也不用......”另一个稍有肥胖的中年正气愤地说着,突然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。

“咳咳咳!”大长老先是瞪一眼那人,那人并未发觉不妥,继续说下去,不得以大长老假装咳嗽打断了他的话题。

族长脸色变的很难看,阴沉的能滴出水来,族内顶级功法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低阶族人盗走,此事让自己的颜面丢尽,被人旧事重提心中很是不快。

那人终于感觉说错话了,低着头不敢言语。

幽澜长老赶紧圆和气氛,笑着对族长说道:“幽裳小姐,天资卓越,就算转修也是不在话下,周围几个居心叵测的大族都时时刻刻注意着呢,以后小姐出门可要多跟几个人保护。”

族长脸色稍微缓和,扭头对妇人说道:“对!这也是需要重点注意的地方,幽澜此事你去安排,过几日等三长老炼丹回来,再商量如何提取那和尚体内的生命力。你们先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众人应声退下。

走到楼下,大长老不客气地训斥道:“幽贤,下次再胡乱说话,就罚你去看守禁地。”

幽贤一听,浑身打颤,忙低头认错。

“付业,算了,你儿子的毛病你还不知道吗?幽贤,下次说话前可要三思,别再惹族长不高兴。”

“是!是!幽贤谨遵父亲教诲。”

“去吧!该忙什么就忙什么,别总无事闲逛。实在没事就去守着地牢。”

幽付业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幽贤赶紧退下。

幽澜捂着嘴偷偷笑着。

幽贤心中不爽,憋着气独自向后山地牢走去。幽夜躲过许多哨卡,来到院外隐在树上,正发愁怎么打探消息,发现幽贤心不在焉地从小门出来。幽夜熟悉此人的品性心中暗自高兴,便悄悄跟在他身后,俩人一前一后来到地牢门口。

“贤哥好!”看守之人连忙问好。

“没事,我就是来看看,这里没什么情况吧!”

“贤哥放心,族中重地,没人敢来捣乱。”

“你忘了神隐丹那回事了?哼!心中如此懈怠等出现意外就晚了。平时都怎么教你们的。都忘了?”幽贤心中憋着气,冲着看守的几人发起火来。

“再小的事也要当做大事来办,那个和尚如此重要,不能有一点马虎,要是长老们知道你们如此心态,定会重罚,少不了让你们去看守禁地......”见几人不敢反驳,幽贤把自己的火气都痛快地发泄出来。

“和尚!看来他们把桃复生关在地牢,不太好办了!”树影中幽夜暗中想着。

“你们都打起精神来,好好守着,也就辛苦几天的事,等三长老炼丹回来,提取了他的生命力,就算大功一件。”

“是,是,贤哥说的是。”几人嘴上赶紧应和着,谁叫人家父亲是大长老呢,怎么也得给几分薄面,就是心中有气也得忍忍。

幽贤见几人态度很好,便不再为难,转身躺在一块石头上睡着了,幽夜看着守门几人对着幽贤做着鄙夷地的手势,脑中一闪想到一个法子。

天色渐暗,幽夜有些担心赵厶巽,但更舍不下桃复生,终于那几个守卫也是乏了,坐了下来。幽夜施展神魂隐,身形隐没在黄昏中,没人感知到她的气息。

她小心翼翼来到幽贤身后,抬起利爪狠狠抓下去。

“啊!疼啊!”幽贤一下跳起来,捂着屁股,扭身指着那几个守卫骂到:“你们几个狗东西,敢背地里捅刀子,下贱的低阶痞子,让你看地牢都是便宜你们......”

几人累了一天,先被教训一顿强忍了,这又无缘无故地挨骂,骂的还是自己心中痛处,心中来气,终于有人气不过站起来回道:“低阶怎么了,你回家好好照照镜子,自己都不知道头上有几根葱,在这儿装什么蒜!有本事你也进高级呀!”

幽贤一听对方讽刺自己这把年纪了还进不了高级,心中大怒,“你个混蛋!”口中骂着就冲了过去,两人扭打起来。

其他几人一边拉幽贤一边给他使绊子,几人乱成一团,幽夜趁机偷了钥匙,溜进了地牢里。地牢阴暗无比,她一路张望,每个牢房里都有封印,里面是黑乎乎的看不真切关的是什么。

怎么办,桃复生会关在那?幽夜不敢耽搁太长时间,神魂隐时限已到,她显露出了身形。

“小姑娘,很面生,在找人吗?这第一次进来可不好找。”突如其来的一个声音吓的幽夜一身冷汗,“谁?出来!”

“哈哈哈,我要是能出来,还用在这里待着?”

声音是从幽夜对面一个牢内传来的,“你是谁?你可看到这两天关进来一个和尚?”

“哈哈,你若是肯帮我一个忙,我就告诉你。”

“帮忙?什么事?你说吧!”

“好,爽快!你帮我带一样东西出去,送到月狐族即可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

“对!就这么简单,但是我得在你身上做个印记,好知道你送没送到。怎么样干不干?”

“做印记?如果我没送会怎么样?”

“不用担心,如果没送,印记自动会消失,那件物品也会消失,对你没有什么影响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“你若有顾虑,也可以选择不做,我无所谓。”

“好!东西拿来,我送!”

“我先做印记,你别抵抗。”一个白色的符文印在她的额上,随后牢里射出一个黑色的长条落在地上。

“向前走,右手边第二个牢内有你想找的人,小姑娘希望你不会食言。”

幽夜收起黑色长条,来到那个牢前,几把钥匙轮流试了几次终于打开了牢门,牢房里面桃复生躺在地上,脸色苍白,昏迷不醒,佛珠和黑钵都不见了踪影。

看到桃复生这个样子,幽夜心中十分难受,忍着泪水,背起他,强行施展神魂隐,两人身形隐去,再无一丝气息。

她背着桃复生来到牢门口,发现几人已经停止了打斗,幽贤被两人按着坐在地上,另一人也被硬拉着坐在一旁。

看来暂时是不会再起冲突了,幽夜很着急,不能耽搁,这是强行施展神魂隐,自己坚持不了太久,两分钟内出不去就会显露身形。

只能先吸引一下他们的注意力,出了牢门再说,幽夜将那串钥匙狠狠扔向远处,期望他们能转移一下注意力。

果然“扑哒”一声,钥匙落地。几人都惊奇地看向那里,并未意识到怎么回事。

幽夜飞快地闪过去,跳上树枝消失了。

“这是钥匙?”一个人马上反应过来。

“不好有人进了地牢!你二人快去地牢看看。你去禀报族长,幽贤咱们去周围搜索,看能否找到贼人的踪迹。”

几人马上行动起来。

幽夜一路向山下狂奔,不一会儿族内防御大阵启动,众多九夜灵猫出动,搜寻可疑人员。

幽夜机警的很,躲过许多族人,终于来到那个隐蔽的涟漪虚空门,尾巴划动,涟漪虚空门出现。

“谁在那里?”几个巡逻人感到此处的异动,赶了过来。

幽夜听到声音猛窜出去,带着桃复生隐入远处密林之中。

“找到了!快发消息,赶紧追!”带头的人飞快来到涟漪虚空门,扭头下令,然后也钻了出去,身后一人打出信号,其余数人急忙跟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