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42 奇才仙法众人争

两位长老走到殿外石台,迈起步法,手中颗颗晶石顺着法力按在石台上,半刻钟两人布施完毕。

黎云宗宗主箭步走过坞小智身边抓着他来到了石台上,众人跟来。见谢安杉把坞小智定在石台中心,口中念起法诀,手中抛出一物,融入阵法,阵法瞬间霞光四起,将坞小智遮映起来。坞小智顿觉周身奇痒难耐,体内热浪翻滚,衣服无风自动,外溢的灵力撑的衣服猎猎作响。

谢安杉身姿变动,双手伸出,两手中指食指相压,点向阵法两端,口中吼声冲天:“仙云升,天法行,罩灵骨,血脉净,五常观,诸法现,起灵!”

坞小智身体血脉急速流转,阵法中的霞光带入肉体内形成无数星光,星光洗炼全身骨肉,再聚成云团浮向体表。坞小智疼得撕心裂肺,皮肤如同被灼烫成红色,灵气暴涨炸破全身衣物。

谢安杉此时更是大汗淋漓,步法微动,喘着气再次念道:“秘法现身!”

阵中霞光敛起,露出个粉红色光溜的身体,体表云团浮向胸口。谢安杉咬破手指,晶莹的血珠射入云团,“法成,还不现身!”

坞小智胸口云团蠕动凝聚成几个大字“太元真仙诀”

“呀!原来是这部功法,失传已久终于又出现了。”

“是啊原来是这部功法,难怪会隐秘名字,上古太元宗的镇宗至宝,徐昌长老这可是你祖上的遗籍啊!”

众人人看向古一殿的一个肥胖中年,徐昌胖乎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,慢慢说道:“战源你老小子知道的到不少,这的确是上古太元宗的镇宗密宝,看来这小子与我缘分不浅,不如各位就将此人交与我古一殿如何?”

“徐长老此言差矣,这上古太元宗毕竟是上古的事情了,虽与你有一丝联系但并不是属于你个人所有,更不是古一殿所能独占的。”说话处金色衣裙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那个女人身段阿罗多姿,肌肤洁白如玉,隐隐散发出她独有的香媚,引人心神却又让人不敢直视。

“在下觉得左丘副阁主说的不错,盛名天下的古一殿想必不会毁弃我们共同设定的盟约。这少年体内的功法是我黎云宗不惜代价用秘法查得的,各位是否按照之前的约定,容我将此人收入黎云宗才是。”谢安杉心知现在黎云宗的实力比不上在场的各个宗派,但得到此子,不消几年黎云宗定能跻身一流门派,此事是万不能退步忍让的。

“约定是不能毁弃,但此子天资卓越,身负仙法,还是五行天晶之体,就凭你黎云宗的资源自认能将其培养成功?若是不能还是早早让出,不必白白耽误人家的前程!”说话之人紫发飘然,红袍半遮白衣,年过半百还在装俏。

黎云宗张姓长老听此言憋不住气,冷言怼道:“哼!难道你炎义派就定能培养成功?这些年也没见你们培养出现几个绝世天才,我劝阁下还是好好请教请教济仙宗怎么培养人才吧!”

“你!二流的宗派,此事若不是在你地盘上发生,怎会容你们插手捞取好处!”紫发人不服气,回怼道。

“我们二流宗派怎么了,偏偏我们就能查出《无字天书》来,不服气你来试试!别吃不到.....”

“吭吭!张长老这样争吵成何体统,有失我们地主情义!”谢安杉黑着脸训道,转过头不卑不亢地向紫发人说道:“贝梁亚长老莫怪,张长老一向心直嘴快,爱实话实说,得罪之处还请见谅!”

贝梁亚火气被谢安杉这软钉子给堵的发不出来,哼了一声不在说话。

三星殿青衣女子走出来施了一礼,款款说道:“诸位刚才所言之处,皆是需要细细思量一二。论资源培养当属济仙宗最为优越,但也并不是说其他的宗门的资源培养不出来绝世强者。再者天下万物皆属自由之身,更何况这小兄弟如此天才,此后定是我人族栋梁,不是我们几句盟约就可束缚的,我们更得尊重他的意见。”

“童妇人所言极是,我看咱们先询问一下小兄弟的意见,看他意属何处!”

其余之人见济仙宗的曲长老发表了意见,而且此意见对大家都有利,不约而同赞道:“不错!理应如此!”

谢安杉此时的脸才是真黑了下来,板上钉钉的事被他们几句话给搅散了。这些大宗派毁约也毁的如此清白,他心中无奈,却无力抵抗,只得顺众意而行之。

众人争执许久这才又把注意力集中在坞小智身上,这众多目光齐刷刷地盯着他,坞小智浑身不自在,可不是,这一丝不挂地任人观看,谁又能自在得了?

谢安杉想先声夺人,不等其他人发问,张口叫道:“坞小智,现在给你一个选择,你听好了!”

坞小智双手捂住某处,脸上通红,惊讶地应道:“啊!哦,那能不能先给我找件衣服穿?我这、这、这样不太雅观。”

众人这才发现他滑稽的样子,都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。

谢安杉示意旁边的长老给他送去衣服,赵齐舵赶紧从储物戒中取出衣服送了过去。

坞小智麻利地穿好,虽不是很合身但总比光着强。

见坞小智穿好衣服,谢安杉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现在你慎重考虑一下,想要拜入那个宗门之下。本宗也是不错的选择......”

“咳咳!谢宗主不必这么着急嘛!想必小兄弟还不知我们是什么身份,现在我们何不自我介绍一番,让小兄弟有个初步了解,才好选择。”战源说完看看众人,不待别人答话又说起来,“我是阎罗殿的大长老战源,本殿与别的宗派不同,我们传承从远古至今绵亘亿万年从未断过,你若拜入我殿得到的好处将......”

“战源适可而止吧!只报宗门名称就可,不要利诱这个小家伙。”左丘副阁主打断他的话语,接着自我介绍道:“我是金澜宝阁副阁主左丘燕,小兄弟可记住了?”说完媚眼瞟动,那容颜俏丽,身姿妖娆,可是引人心魂动荡不已。

坞小智突然呆傻了一般。

“吭!”一个声把他惊醒,胖的好像一个球似的人笑眯眯地开口:“我是古一殿长老徐昌,也可以叫我徐胖子,嘿嘿嘿,小家伙咱们渊源深厚你可好好记住啊!”

“徐胖子少套近乎,小子!我是三星殿的长老童馨念,和阎罗殿一样,传承源远流长。”

“童妇人果然干脆利落,我是炎义派长老贝梁亚,我派美女如云小兄弟可以考虑一二哦。”

众人脸色立刻发黑。

“贝梁亚你开玩笑也得分时候,小家伙我是天下第一宗派济仙宗长老曲行天,你可考虑好要拜入那个门下?”

坞小智胡灵灵地眼睛眨呀眨,想了一会儿问道:“没有其他选择了吗?”

“你还要什么选择,这已是天大的荣耀,别不识抬举。”旁边一个黄衣中年利口斥责道。

谢安杉憋了一眼,说道:“白兄你青枫台不参与了吗?”

“我怕烫手,看看就行,谢兄肉好吃,烫着嘴就不好受了。”

坞小智心中很无奈,着落入那个宗门都势必会限制自己的自由,怎么办?

他脑袋转了转问到:“那个我能不能问问这里实力最差的是哪个门派?”坞小智此言一出,众人先是奇怪接着都哈哈笑了起来。

谢安杉脸黑到能滴出墨水来。

“小兄弟,这里除了黎云宗,其他都是一流宗派,任意选一个都亏待不了你。”贝梁亚阴柔地笑道。

“哦!那我就选黎云宗吧!你们不会反悔吧?”

众人皆惊,这个结果真在意料之外,曲行天一脸不解地问到:“小家伙,你可想好了?”

谢安杉却是喜出望外,脸上阴云散去,不等坞小智回答,双手抱拳对着众人道:“谢某再此谢过诸位高风亮节,助我宗门收得如此良材,此后若是有需要,谢某定会让小徒竭力相助!”

黑着脸战源瞪着嫉妒的眼神没好气地说道:“哼!谢安杉少得意,以后你就好好看着你那宝贝徒弟,别给弄丢了!”

“诶!战兄不可如此言语,谢宗主可是说了,之后凡是需要之处,他定会让小兄弟竭力相助的。”徐胖子笑眯眯地劝道,私下暗语道:“有他这句话,就等于让他替我们培养一番,等到需要的时候我们在一起来要人就是,嘿嘿嘿,不费我们一点资源还能得到好处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左丘燕笑语盈盈地冲着谢安杉道:“我先谢过谢宗主大义,那待到我等需要之时还望谢宗主不忘今日之言!”

“如此,那就依谢宗主之言定下了,日后若有所需,谢宗主切不可食言推脱啊!”曲行天也笑道。

“啊!哦,谢某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诸位放心绝不会食言的。”谢安杉脸上不知该是喜还是悲,皮肉不动地应和着众人。

坞小智此时到希望众人赶紧离去,不然心里总是毛毛的。

众人又商议了些许事宜,就纷纷告辞离开了黎云宗,宗主谢安杉黑着脸,其余长老也是愤愤不平。

“这明摆着就是欺负人,他们几句话就颠覆了盟约不算,还厚颜不耻地要我们培养的人才为他们所用,真是卑劣至极。”

“张长老,不必气愤,实力差距如此,纵使无数怨言又有何用,即日起小心照料坞小智,定要及早培养起来,哼!要用也是我们先用。”

坞小智被赵齐舵带着住进内院,晚饭过后,他便称自己这几日太累需要休息,便回到屋内熄灯躺下了。宗主通放心不下用符箓封死了窗口,又派了两个壮汉守在他门外。周围也布置了重重防卫。

夜色过半,月光幽暗,楼影重重,一个清瘦的身影灵巧地翻过内院墙壁,藏进墨色的楼影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