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47 蝉鸣出世人心破

美人如玉,艳艳无瑕,她轻笑着,似青莲一朵,浮水徐徐,仙姿微荡,白色瞳眸闪着精光。

“就是这里了,阿十,我们的根据地就先定在此处,把它们都召集过来吧!”她踏波而行,声音清幽,飘向后方。

她身后一只体型纤瘦的死魂蝉应声飞了出去,桃复生要是在这里,准会大吃一惊,这女子便是他帮助化形成功的死魂蝉之母。

她玉手轻摆,潭水分离,露出潭底的一个石台,上面放着一把玉笛。玉笛月光流转,灵气冉冉,下面压着一本书籍,也是奇光流动。

死魂蝉之母轻吟道:“点阵渐隐天音绝,天外神庐拂去来,死冥独怜降天道,听蝉祭魂玉笛开。”吟罢,她打出一道怪印,玉笛连着那本书籍慢慢飞到手中,潭中之水却沸腾起来,石台裂开,大地莫名颤动,潭中水浪分开,一座巨大的古式城堡升了上来。

“天音府!终于再现世间,我死魂蝉一族即将崛起。哈哈哈哈......”

“主母!那日逃走之人不妨碍我们之后所谋之事吧?”后面远远站着一只胖圆的死魂蝉,那肥胖模样活像只肉肉的大甲虫。

“无妨,就是让他传出信儿去,又能怎样,左右不过是多找几个寻死的,到省了我去寻他们。”那日九夜灵猫族的大长老带人闯入地洞,正好遇见还没完全恢复的她,结果可想而知,她只是一挥手就重伤了大长老,灭了那几个小喽啰。

仙音府青灰色的墙壁被潭水洗净,露出上面刻画的古怪纹路,她玉足点水,轻盈盈落在古府门前,纤指点在门上,大门敞开,府内清新优雅的景色跳入眼中。她身姿摇曳,款步踱入府内,身后密密麻麻的死魂蝉也随之进入。

天色蒙蒙亮起,晴空欲展,浮云高悬,日头懒懒地爬出林间。幻幽山守山大阵灵力全开,各个岗哨都加了几倍人手,山中上下行人匆匆,诡异地气氛压的金色的阳光都抹不开山影。

议事楼内,族中重要人员都到齐了,坐上之人皆是面色凝重,正上坐着两人,一人手中捻着水晶金丝杯,杯中清茶微荡,脸上并无任何表情,另一人便是九夜灵猫一族的族长,他神情沉重,眼角的皱纹又深了许多。

“族长,若死魂蝉一族攻来,只怕我们这族中大阵支持不住多少时日,这周围几族怎么这么久不回信?”座下一个长老担忧地看着族长。

族长没有说话,旁边之人面带怀疑问道:“大长老,你可确定那真是死魂蝉之母?”

“千真万确,若不是亲眼所见,我也不敢相信。”

“若他们反击,你族首当其冲。苏某也甚为担心,我们这北部妖境将再无宁日,妖圣殿那边我负责联系,尽早派人前来支援你们,幽兄可要想好退路,不可力敌,莫要断送根本啊!”说话那人放下手中茶杯,站起身看向族长。

“苏兄弟之言我也想到了,只是这事出紧急,连夜派去通知周围几个大族的人都还没回来,族中人口众多,安排下来还得两日时间,幽某心中也是焦急难耐啊!苏兄弟可有什么高见?”

苏姓男子环视一周,伏在他耳畔说道:“高见到没有,若想全族撤离劳费心力、浪费时间,动静又甚大,定会被那一族察觉。不如小批次撤离,把核心弟子遣送出去,即使到了最坏的情况,也能保住一丝血脉,日后可东山再起。”

“此言极是,承蒙苏兄弟如此为我族着想,幽某有一请,不知苏兄弟可否应允?”

“你我二人如此交情,但凡说来就是。只要苏某能做到,定会答应。”

“此事不难,望苏兄弟将我族内几名资质绝佳的弟子,带回妖圣殿照料一二,若我能度过此劫,再将他们接回族内。”

“这?好吧!只是妖圣殿的规矩,幽兄有熟悉的很,不够资格之人再近的关系也不能长留在殿中,我尽力照顾一些时日吧!”

“幽某谢过了,事不宜迟,再晚恐生变故连累苏兄弟,我这就召集他们,跟苏兄弟回去。”

“好,我也不客套了,幽兄保重!”

光晕波动,山门打开,苏姓男子带着几个少男少女飞快离去。

族长站在门下,眼中泪光氤氲,这一劫是躲不过了,他回过头吩咐各位长老道:“现在我们分成十队,每隔半个时辰,你们其中一人就带队离开,尽量选择偏僻路径,投奔其他妖族。”

“族长,要离开就一起离开,即使是死也要死在一块儿。”一个中年男子眼睛红着,他不知道族长为什么这样安排。

其他人也应和着嚷道:“要离开就一起离开,绝不分开。”

“糊涂!这样分散目标,省得被一网打尽,再无立足根本。放心没准儿死魂蝉来不了那么快。”

众人沉默着。

“人员如何分配,全听幽澜长老安排。”他目光看向幽澜,幽澜默默点着头,立刻明白该如何安排。

随后,第一队数百人离开,大都是高阶族人,之后按照族人资质一波一波地安排队伍,分批撤离。

半日后,山下一人飞快跑上来,禀报:“族长不好了,我们派出报信的人只有两队受伤回来,其他估计都被死魂蝉伏击战死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剩余几位长老大惊。

族长故作镇定问道:“都有那两队回来了?”

“太阴虎族和雪瑶虫族。”

族长吸了口气,健壮的身体一时间变得如此单薄,迎着风他的声音有些发抖:“好,我知道了,吩咐下去,全族戒备,准备迎敌。”

“是!”

“族长!撤出去的人会不会?”

“也许吧!只希望他们命大。没被发现。”说道此处族长言语显得十分无力,苍老的面容愁云阴沉,苍苍白发被风缭乱,眼角湿凉隐着痛楚。

溪水欢动不停歇,林间浓荫蒙盖,潮湿的溪边留下几串脚印,不远处两男一女坐在石头上。

“赵厶巽你个猪,整天就知道吃,这时间都让你吃给耽搁了!”幽夜抱怨着,不时探查着周围动静。

“唔唔,幽夜姐,桃大哥你们一天天都不怎么吃,哪里来的力气啊?”

“赶紧吃,别废话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

桃复生闭目养神,他知道幽夜为何如此着急,赵厶巽却不明白,他饿得实在是走不动了。

“好了,就吃这么多吧!到了那里包你吃个够,吃成猪也没人催你。”幽夜揪起赵厶巽的领子就飞奔起来,赵厶巽张嘴嚼着食物,被灌了一口气,呛得眼泪哗哗地流。

桃复生紧紧跟在后面,眼角瞥见一个白色的东西冲着幽夜飞来,他叫了声:“小心!”他窜出挡在幽夜身旁。

幽夜反应也很快,瞬间抽出骨鞭也挡住了妖物的袭击。无奈地说句:

“死魂蝉来的好快!终于还是它们被赶上了。”

“你带着赵厶巽先走,我来收拾它!”桃复生黑剑泛起白光,烈气高涨,刺向那个死魂蝉。

幽夜更显着急,应声:“你要小心!”便带着赵厶巽飞奔离开。

桃复生黑剑神威,劈得死魂蝉连连倒退,没打几下,死魂蝉就逃走了。他感觉奇怪,上下看了看自己,也没什么异常,那死魂蝉似乎有些忌惮自己,难道是自己在洞中的余威尚在?想不通他就不想了,提起黑剑向幽夜追去。

风聒着耳膜,幽夜带着赵厶巽身影急如闪电飞快躲过颗颗巨树,赵厶巽也习惯这种速度了,侧了头避开风流,问道:“幽夜姐,我们不帮桃大哥吗?那死魂蝉那么厉害,桃大哥不会有事吧?”

“闭嘴,若不是你耽误时间,我们也不会被追上。”幽夜只想赶紧赶路,不想说话。感觉身后有东西追来,心里又紧张了许多。

熟悉的声音飘来:“这也不能全赖赵厶巽,是我们太谨慎了,如果昨夜我们连夜出发,今天就不会被追上。幽姑娘你也别太着急了,估计还没你想的那么糟。”

听到是桃复生的声音,她也没回头,速度又快上几分,有些吃惊地问道:“这么快?你把死魂蝉打死了?还是......”

“赶跑了,幽姑娘别太担心,那死魂蝉刚来到地面总得熟悉一下环境,我觉得它们会了解一下周围的信息,之后才会对你族出手。”

幽夜明白桃复生是在安慰自己。

“希望是这样,但是还是宜早不宜迟......那个,和尚,谢谢你了。”

“桃大哥你们说的什么?我怎么不太懂?”赵厶巽插嘴,他真是半分钱的脑子也不会动。

幽夜本就心烦意乱,根本不愿听到他说话,凶道:“你不需要懂,只要闭好嘴就行。”

“还有多远?”桃复生凑近她身前,生命气息清凉的附在她身上。

幽夜身上清爽,心中一暖,脸色缓和了许多,心情平缓下来:“十里左右吧!我没事,已经如此了,再担心也无济于事,我想得明白。”

“那就好,我师父说过:凡事尽力而为,即使最坏的结果,我们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求得心安便是福德。”桃复生还想再劝点什么,幽夜又加快了速度。

见幽夜不语,他也不在说话,三人急速前进着。

林间某处,死魂蝉吸食着一群黑猫的灵魂之力,那些黑猫颤抖着慢慢闭上了眼睛。

过了半天,一只死魂蝉匆匆飞回天音府内,一会儿又飞了出去。

天音府主殿床榻上,白衣女子妖娆地伏在那儿,手中摆弄着玉笛,笑眸生媚,唇齿余情,悠悠自言自语:“呵呵,熟悉的气息,除了那个小和尚,还能有谁?看来我俩情缘未了啊!呵呵呵......”

这一笑,如春风剪开二月的花,茵茵鲜香苏骨摇魂。

桃复生突然打了一个冷战,心思无缘故的乱了一下,这一走神儿不小心撞在幽夜身上。

“哎呀!”幽夜惊叫一声,她的脸从来没有如此红过。

桃复生也是惊醒回神,才发觉自己竟吻在了幽夜耳旁,急忙撤回身体,尴尬不已。

“怎么了幽夜姐?”赵厶巽不合时宜地插了一嘴。

幽夜偏了偏头,脸色瞬间恢复如初,说道:“没什么,我们到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