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50 幽夜异变落困境

三人出了虚空涟漪之门,现身在两块巨石间,一丛茂密的香芋蒿遮挡着他们。透过花叶隐约看见这是很大的一个院子,侧面几座古朴的楼阁,楼被金光笼罩,正楼前一条青石铺压的小路,再往前是一块儿面积不小的平台,一排排雕刻着花纹的古雅石桌石凳排列着,空中弥漫着淡淡书香的味道。

桃复生在荒林里呆惯了,初见如此场景,顿觉别致雅观,出口赞道:“不愧是大妖族,景色果然不一般!幽夜姑娘,你知道这是金印灵猫族的那个地方吗?”

他回头看向幽夜想再多了解一些信息,却见幽夜静立不语,全身微微发颤,幽红的眼中金丝浮动。

“幽夜姑娘你怎么了?”

赵厶巽也发现幽夜的异状,忙走近幽夜,关心道:“幽夜姐,你身体不舒服吗?要不要休息一下?”幽夜虽是嘴上强硬不饶人,但对他的照顾着实不少。尤其两人共同经历数次生死,每次危难之时都是幽夜相救,他心中也是感激万分,两人关系亲近了许多,发现她不对劲儿,他马上担心起来。

幽夜似乎在竭力控制什么,头上浸出细汗,眼中血色更甚,隐约间一层淡淡的金光附在她身体表面。

“啊——!”

幽夜大叫一声,瞳孔金丝密布,身形抖畜,本体和人身两者之间来回转换,身上青筋暴隆,浓黑灵力溢出体外,荡在周围。金色游丝溢出眼眶聚在眉心,形成一枚金印灵猫一族专属的金色印符。体内筋脉也浸出点点金丝,金丝如针带线在体内来回游走。

“谁在哪?”听到叫声,护院守卫赶了过来,看到秘境口旁边的香芋蒿丛里略显金光,族人的气息传出,以为是谁偷偷潜在这里修炼,站在石阶边问道。

听到声音三人一惊,桃复生和赵厶巽没来得及出声,就见幽夜痛苦之色更厉害,汗水滴滴下落,脸色苍白。

草丛外石阶守卫见无人回答,他们正想向前查看,突然草丛内金光大闪,只听到两声惊呼。

“幽夜!”

“幽夜姐姐。”

幽夜金色的额印吸收着金印灵猫族护族之力,身体突然发生变化,体内黑色灵力被压下,金色脉力转动,幽夜身形异变恢复成本体倒在地上,没了动静。

他们急忙拨开草丛,见到两外族人和一只金光爆体窜射的黑猫,顿时他们惊了一身冷汗,这些人怎么能无声无息地潜入到这里?

见不是本族之人,守卫一拥而上,欲捉住他们审明来意。

为首的队长叫问道:“你们是何人,竟敢潜入我族中重地,快束手就擒。”说着挥剑就要砍来。

桃复生跨前一步,将赵厶巽和幽夜挡在身后,手中黑剑横劈挡住几人攻势,口中说道:“诸位且慢动手,我们是来寻亲的。并有要事相告。”

“寻亲?哼!不从正门求拜,鬼鬼祟祟潜到我族传道阁,你寻的哪门子亲?”他不肯相信,就此时的情况看,别管是谁都是不会信他的话。

身后一人也叫道:“就是!少奶奶的废话,赶快放下兵器,如实招来。”

“赵厶巽带着幽夜赶紧退回去!”桃复生暗暗说道。

赵厶巽抱着幽夜一头撞上虚空涟漪,被弹了回来,他捂着脑袋说:“桃大哥,退不回去了。”

桃复生想到没有幽夜的开启手印,身后虚空涟漪回不去,两边巨石阻路,他们被围困在这小片地方,守卫各个身手不凡,他一手难敌众拳,黑剑舞动,挡下刀光剑影,口中解释道:“诸位,我们真的有要事相告,死魂蝉一族再次出现,还请通知贵族族长,早做安排。”

“死魂蝉?”

他们手中刀剑攻势缓了一下,队长一个手势,众人停下进攻。

“你刚才是说死魂蝉出现了?”他问道。

死魂蝉这个名字可是颇有震慑力,十万年前这个种族差点统御了半个晋荒之森,它们专吸食生魂,成长速度极快,数量庞大,几乎到一个地方,就会清空那里的所有生物,那一次无数种族蒙难,甚至还有举族被灭的。那些超级大族在抵抗死魂蝉之灾时都大伤元气,最后他们不得已联合起来组成了妖圣殿,最终击垮了死魂蝉一族。

桃复生也收起招式,正正地站直了身,说道:“千真万确,我们就是一路逃到这来传个信儿,而这位姑....小猫。是九夜灵猫族的,她是来寻亲的。”

桃复生手指着身后赵厶巽怀里的幽夜,介绍道。

守卫队长心中将信将疑,突然计上心来,笑道:“看你也不像说谎之人,这样吧,你先跟我们去见长老,等查实情况再说。”

桃复生抛出死魂蝉这个信息,就知道对方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肯,定不会在出手。此时对方态度有所转变,他也忙应道 :“好,那就辛苦几位带路了。”

“队长这样不妥吧?”旁边手下提醒道。

“你懂什么,一边去。”队长悄悄使了眼色,手下不再说话,退在后面。

队长转脸笑道:“几位请。”

桃复生心道既来之则安之,刚才队长的小心思他怎能看不清,不用动手就能把他们关起来,这也是聪明之举。

守卫队压着他们来到附近的一个建筑内,进来时桃复生留意了一下,这里四周防卫森严,一看就知道不是牢房也差不多。

队长将桃复生和赵厶巽引入一间房内,让其稍等片刻,说是去请长老来。赵厶巽只在担心幽夜的情况,对于身处何地,之后将会如何是一点也没考虑。

桃复生正在担忧,这长老指不定会把他们怎么样呢,幽夜一直趴在赵厶巽怀里一动不动,也不知怎么了。此时幽夜出头说话最有说服力,可是她这状态,唉!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。

正思虑之时,门被人推开,一个年轻男子喝道:“你俩出来,长老要见你们。”

桃复生看了看幽夜,对赵厶巽说道:“走吧!离我近点,注意应变。”

这一提醒,赵厶巽才觉得事情有麻烦了,赶紧跟在他身后,两人出了房门,跟着青年来到大堂。

堂正中悬挂着一副金华望月图,下方一张黄杨案几,里面坐着一个老者,老者古铜色头发纂成小撮,束带扎着,横眉黄目,表情严肃,不怒自威。

“你二人就是报信之人?”老者声如其人,若铜钟掷耳,言简威重。

赵厶巽闻言抬头,只看了一眼,吓得腿都软了,紧往桃复生上凑了一凑。

桃复生扶他一把,暗声道:“别怕!”之后笑着看向老者回道:“正是!”

“两个黄毛小子,说话要好好打打牙口,你说死魂蝉重现,可有证据?”

桃复生见长老把他们当作犯人来审,心有不快,“证据自是有的,只是我等冒死前来报信,贵族就是这般对待?这要是传出去,可是有辱贵族的颜面。”

“哼!凭你们,还没资格提我族颜面!你操心的太多了,有证据就拿出来,别妄想蒙骗我等。”

桃复生心道这金印灵猫一族也不过如此,一个长老都如此狂傲,可见这族内也并非善地,他右手伸出,其内蹦出一颗魂珠,转了两下,向着那个长老飞去。

未到案几上,就被那个长老一把抓下,他仔细查看一番,脸色先是好奇又转为吃惊,最后脸色暗了下来。这是死魂蝉的魂珠,只有高级死魂蝉才偶有几率凝练出来,这人看着年纪不大,听守卫说他功力不弱,能敌下他们几人的合击,但击杀死魂蝉应该还做不到,莫不是他还隐藏了实力,或者......

“这死魂蝉魂珠你是怎么得到的?”

桃复生依旧笑着,看似并不把他当下的处境当一回事,慢条斯理却不失客气地回道:“当然是小僧斩杀的,长老想我怎样得到?”

这死魂蝉的魂珠难得,数量极少,但十万年前那场大战各族收获了不少,这小光头大言不惭,定是从别处得到一颗来哄骗我族。

想到此处他面露讽色:“哼!休想骗我,那死魂蝉的本事我是知道的,死魂蝉一向群体出动,凭你们想要斩杀高级死魂蝉绝不可能,就是我族高手尽出也不敢保证取得一颗死魂蝉魂珠。”

这金印灵猫一族也不怎么样,连个死魂蝉都杀不死,幽夜还说是它们大族呢,暗中嘀咕一番,说道:“但这确实是小僧杀了死魂蝉所得,再说小僧也不至于拿自己和同伴的命来糊弄你们。这次我们前来贵族,一是报个信儿,二是认个亲。”

长老脸色再变,认亲?自己没听错吧,这是辣椒芥末一齐辣到嗓子眼——(真吸气)真稀奇啊!金印灵猫族一直都是族内婚配,自古至今从未有变,也从没有把任何族人逐出族外,这来的哪门子认亲。

“哈哈哈哈,你个小子,越来越胡说,死魂蝉还有迹可寻,你这认亲,哈哈哈哈,你要认得什么亲?”那长老笑得极为难看。

“不是我,是我身后这...这只小猫。”说着桃复生便将赵厶巽拉到前面,指着他怀里的幽夜给长老看。

“嗯?”长老惊讶之余,脸色发红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只黑色的小猫,虽与正常的金印灵猫体色不符,但眉心的那个印记是造不来假的,的确是本族之人。只是这是个杂种,不知是那个人胆大包天敢破了族规,得好好查查。

“你若这么说,我到明白你们的来意了。哈哈哈哈,小子,你领着一个杂种来到我族认亲,怕我族不容,就拿死魂蝉来吓唬我们是吧!哼!跟我玩心眼儿你们还嫩了点。来人把他们压下去好好看着,我到要查查是哪个人敢如此逾越族规。”

“是!”

桃复生闻言脸色也变难看起来,这人也太自以为是了,不相信也罢了,竟还出言羞辱幽夜。

桃复生心中来气,冷怼道:“哼!金印灵猫一族也不过如此,是小僧高看了,既然贵族不领情,那我们就告辞了。”

老者眼睛一眯,脸上表情再次变化,嘴边聚齐两块肉坨,凶神恶煞地笑着:“哈哈哈哈,小光头,你当我族是什么地方,想来就来想走就走?不论你们言语真假,就凭你们潜入本族这一项罪名,就得打入牢内严刑伺候。来人,还愣着干什么!抓起来压入牢中。”

两边侍卫刀鸣出鞘,应声:“是!韦严长老。”

外面卫队问声也冲进来,刀剑抵住他们二人,桃复生黑剑横起护住赵厶巽和幽夜,这场厮战一触即发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