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51 捷足先登有真假

赵厶巽紧紧躲在桃复生身边,看到这般阵容,脸色发白,汗水湿了额发。桃复生淡淡一笑,俊俏的脸上并不见半分忧色,淡然平静地眼神,直直地盯着韦严长老。

韦严长老见这个和尚并不惊慌,反而有恃无恐地盯着自己看,那眼神平淡如水,却看的自己心里发毛,神思意乱。

“长老不再想想,如果我们说的是真的,岂不是因为你个人误判,导致整族蒙难,这个罪过你可承担的起?”

和尚语气看似平淡,但字字如钉落地,声清音脆钉入韦严长老耳中,使他心中一抖,激起了浪花。韦严长老道好个诡异的和尚,岂能容你左右我的心绪,张口道:“少废话!结果如何我自会派人去查,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桃复生依旧笑着,那样子光明圣洁,不染尘埃,他再次开腔:“那好,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“什么秘密?”韦严长老知道他这是在故意的,却耐不住好奇心。

“就是关于这只小猫的身世,长老就不想知道它是谁的孩子?”

他心里愈是好奇起来,但嘴上却不松懈:“哼!这个我也自会查个清楚,不管是谁都不能破了族内的规矩。”

“如果这个人你也惹不起?你将如何处置?”桃复生说完看向幽夜,似乎在看向一颗五彩缤纷的宝石。

“不可能,你休要胡说,我族高层各个都能洁身律己,定不会出现如此败坏族规之人。”

“好好,哈哈,那你就去问问你们族长,看他如何解释吧!不用你们动手,牢房我们自己走过去。带路吧!”桃复生言语似嘲若讽,说的非常痛快。

他那不软不硬的态度,让韦严长老心中一愣,没去答话。

见长老不说话,桃复生知道他的语言起了作用,紧接着又跟道:“长老也不用大费周折去查,想要最快得到结果,就问你们族长,你就说九夜灵猫一族将那个孩子送回来了。”

转过身对旁边的侍卫说道:“还请带路!”

侍卫各个愣愣地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带下去,安排在中岳楼。”

“是!”

韦严这时也是犯难了,看那个和尚最后的态度,此事难道真和族长有关?那黑猫额间的印记确实是本族之印,起初没注意看,这和尚这么一说,自己到又细看了一番,依印记的色彩看来确实是高级血脉所生。若这事与族长有关,这让自己怎么去问族长,难道问:‘族长你在外面有没有私生子?’这问也不是,不问也不是行,这些侍卫都听到了那个和尚的话,这事得在没传出去之前解决了才行......

“长老!这几个人要不要拷问拷问,只怕是奸细前来扰乱我族人心。”

“先关着,待我查实一二再说,传令下去现在不许声张。”

“是!”

金印灵猫族居住的地方不着山不靠水,他们借助一个天然阵法,在林间平地住建起自己的栖身之所。其间楼台重重,亭廊环绕,景色精致怡人,东面一个不大的湖泊,水上一个小榭,几个人正围在一起闲话趣谈。

一个侍卫匆匆来到旁边说道:“少族长,族外来了一队人,他们让我将此物交与你。”说完递上去一个玉环。

“天水养身玉?”中年人脸色急变,站了起来,问道:“他们在何处?”

“就在族门外......”

没等侍卫说完话,他就闪身奔出老远。

“诶!华涅大哥,什么事那么急。”小榭里几人都急忙站了起来,追过去。只留那个侍卫吃惊地待在哪儿。

虚空涟漪之门闪现,月华涅走了出来,四下观望。远处树下坐着一群人,见他出来,也走过了来,月华涅仔细瞅了半天,没见到自己心中那个人,心中失落万分,眼睛瞬间红润,心头若刺阵阵痛楚袭来。

排头一个半老女人走近施了一礼说道:“九夜灵猫族长老幽澜,见过少族长。”

“这个玉环是你们带来的?”月华涅双眉蹙额,扬起半垂的脸,泪痕已蜿蜒倒唇边。

幽澜见此,心内倒是安定下来,答道:“是的,这次......”

“她人呢?她在哪儿?”没等幽澜说完,他一把攥住幽澜的胳膊红着眼叫道。

“月少族长您...您不要太激动,你想见的人就在这里。”

“乔儿,乔儿在哪儿?”

幽澜从幽裳怀中接过黑猫递上前去,心疼地说道:“乔儿妹妹练功出现意外,现在不能化成人形,月少族长您......”幽澜眼睛红红的似乎伤心不已,说不下去了。

月华涅接过黑猫,细细查探果然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,他紧紧搂着黑猫,呜呜哭了起来。

“少族长,您别哭了,现在情况万分紧急,先让我们进去再和你细谈,如何?”幽澜很着急,见他哭个不停,催促道。

月华涅抹了眼泪,不好意思道:“诸位隨我来!”

虚空涟漪之门再次打开,众人正要进去,突然最边的一人惊叫起来,众人看去,却是吓了身冷汗,一只白色蓝纹的怪虫叮在那人身上,白色魂力瞬间被吸出。

“这是中级死魂蝉,我来对付它,你们先跟少族长进去。”幽澜黑色匕首闪现,飞身射出,直袭死魂蝉。

众人不敢耽搁急忙钻进虚空涟漪门里。

“怎么会有死魂蝉?”月华涅进来后冲着他们问道。

众人不知该如何回答,只看向幽裳,月华涅也看向她。

幽裳脸上泛红,低着头不敢看月华涅。正好幽澜进来,月华涅关了族门,带着众人往他的住处走去,路上遇到追他赶来的几个同族,也一并带到他的庭院里来了。

众人在屋里坐定,月华涅搂着幽乔儿,爱恋地抚着它,他看向幽澜问道:“幽长老,现在可以说什么事了。”

“少族长刚才也看到了,死魂蝉一族再次出现,我族已经被攻破,我们不得已分散逃离,我带着幽乔儿和一并弟子走投无路,只好前来投奔贵族,还望照顾一二。”幽澜说着留下泪来。

“这不可呀!华涅大哥,族长严禁收留外族人员,你是知道的。”华涅族弟连忙劝道。

另一个也应和着:“是啊!我记得族长那次下令,把全族上下搜查了遍,所有私藏外族的人都被严惩了,华涅大哥此事不能潦草啊!”

“可是我们也不全是外人啊!”幽裳忍不住在一旁插言道。

“你这女孩家家的看着很聪明,怎么这么糊涂?你们不是外人,那我们是外人了?金印灵猫族和你们九夜灵猫族虽有点点关系,但到底还是两个种族。”

“两位不知怎么称呼?”幽澜见月华涅还么说话,这两人到先阻拦起来,出言打断道。

“我叫月华斯,他叫月合泽,这位长老,不是我们不讲情面,我们少族长身兼重任,总不能因为你们触犯族规,让他人诟病吧?”月华斯担心地说道。

“是啊!少族长这些年本来就不顺,族内某些人总使绊子,平常我们做事都是小心翼翼......”

“合泽!别说了,幽长老此事容我考虑一下。”月华涅脸色明显不自然了许多,起身施礼以报歉意。

“好!既然如此那我们也不多说什么,只是着乔儿和她的孩子应该不算外人吧!还望少族长看在昔日情分上收留她母子二人。”

“孩子?”月华涅闻言猛然抬起了头,惊喜、兴奋、后悔、无奈、痛苦......脸上的表情真是精彩纷呈。

“嗯?孩子!孩子?”

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座下那俩人同时惊疑道。

月华涅走下来,看着幽澜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?孩子?谁的孩子?”

“幽乔儿的,只是不知道父亲是谁,自从乔儿妹妹未婚生了孩子,就被幽禁起来,乔儿师妹日日忧思,才导致了练功走火入魔,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“乔儿,乔儿没说么?”

“没有,你也知道乔儿妹妹的性子,她不想说的,谁也不能让他说出来。只是苦了她自己。”幽澜眼睛又红了,低低啜泣起来。

“孩子呢?孩子在哪?”

“族长不容无有身份的人存在族中,本想命人杀了。”

“杀了?杀了!是谁?”月华涅听到这两个字,他怒气冲顶,愤恨无比,一手抓住了幽澜的领口。

“少族长,你先放下手,我是说本来想杀了,后来改变了主意,因为这孩子资质太出色了。”幽澜说道此处,眼中狡黠闪动,脸上笑意浮现。

“孩子在哪?”

“就在眼前。”

月华涅转身看向幽澜带来的这些人,眼光扫过,看到其中有几个不错的女孩子。幽澜款步走到幽裳旁边拉着她的手说道:“裳儿,以前为了让你获得族内最好的资源,对外宣称你是孤儿,现在我告诉你,你不是孤儿,你的母亲就是幽乔儿。”

幽裳一听如同历经惊雷,脸色苍白,弯眉半蹙,泪目连连,伏在幽澜身上哭泣不已,口中埋怨道:“澜长老,为什么不早告诉我,为什么不让我们相认,为什么让我母亲独自受苦......呜呜呜呜......”

月华涅心疼地看着这个哭的梨花落雨女孩儿,轻轻说道:“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,放心我会好好补偿你们的。”

“幽澜长老谢谢你将她们母子带来,我会争取将你们留下来,为了我的爱人和孩子。”

月华斯和月合泽都惊异地看着他,月华涅视若无睹,继续说道:“幽乔儿是我的爱人,她生了我的孩子......你是我的孩子。”他把刚离开幽澜怀里的幽裳紧紧搂住,“这次我会好好保护你们的。”

幽澜笑了,笑的很神秘......

这时韦严长老正在族内主殿,他面无表情,看着堂上之人。

“你想问什么就问吧!不必藏着掖着,你素来不会说谎,今日绕了这么半天,定是有什么话难以启口。”堂上之人正是金印灵猫一族的族长,他满脸不耐烦,估计是被韦严没话找话给问烦了。

“族长,这!唉!我就如实说了,今日有九夜灵猫一族之人前来寻亲,说是您的......”

“混账!”族长一听勃然大怒,大手拍的桌子一颤,接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火气又消了许多。

“那些人在哪里?”

“在中岳楼关着。”

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韦严一听此言心中了然,觉得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,便引着族长去往中岳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