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52 我们是来报信的

桃复生盘坐在地上,双手合十,默默念着经文,赵厶巽左右踱来踱去,很着急的样子。

“桃大哥,你别念了,赶紧想办法救救幽夜姐,她都不能动了!”

“你当我不想救幽夜姑娘吗?我检查了,她体内两种奇特的力量相互抵制,导致她体内灵力凝结,我解不开。”

“那该怎么办?桃大哥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啊。”赵厶巽越发局促不安起来。

“赵厶巽你过来。”

“哦!”他走到桃复生跟前。

“坐下!”

“哦!”

桃复生一伸手飞出无数桃花,花朵转了几下纠缠在了赵厶巽身上,赵厶巽动弹不得,不等他说话桃复生就封了他的嘴。

“没事就坐下来,好好想想自己哪些地方需要改变,别的的的没完!”说完他就不再理睬赵厶巽,自行修炼起来,其实桃复生现在也很麻烦。

首先是自从化身成功,自己的毒体解封了许多次,禁术封印耗费了太多寿命,现在还无大碍,长此下去也是极大的伤害。自己日日不停歇地修炼《天地无量修生经》,修炼出的生命力除了炼化在体内,剩余的都供还溯回衍生法补回所耗得生命力。

另一个问题是,师父所受的几种法术,因为溯回衍生法抽取生命力而被封印,自己不能轻易使用。上次寻找金印灵猫族的入口时,动用了佛之灵眼,现在身上多处筋脉还处在凝结中。没了强大术法,与人对战时就显得捉襟见肘了。

还有黑钵和佛珠被九夜灵猫族扣压,还得寻个时机去拿回来。困扰他最大的一个问题,是自己化劫境一阶已经圆满多日,却不管如何努力总是无法突破,感觉冥冥中少了什么机缘。

思来想去自己的修炼也没出错,怎么才能突破呢?难道是灵魂的问题?一想到灵魂问题,他脑中不由的浮现出一段香艳画面。闭着眼紧念了几声佛经,地洞中遇到死魂蝉之母的情景才被挥散。

自从那次事件后,自己的灵魂好像改变了许多,灵魂中毒灵意识被融合进原来的意识,两者达到了完美结合。如果黑剑离体,桃复生现在可以稍微控制毒体,但是不能时间太长,否则还会失控,失控就得用溯回术封印。只要抽取生命力溯回寿命,修炼就得被拉慢。着环环相扣,自己还得小心在小心才行。

他佛经轻念,体内生命力流动,聚在心田舍利,舍利提炼精纯后再次流动循环,带动灵力转化成生命之力。

门外强烈的阳光猛地被人放进来,他全身被映的白晃晃,略微睁开眼,见韦严长老带着一个人站在门口,他一挥手束着赵厶巽的灵力收回,站起身微微施礼,说道:“长老可是查清楚了?”

“哼!我们族长想要见你们。”

赵厶巽收好宝器,赶紧躲到桃复生身边,桃复生像是早就知道一样,笑着说:“哦?我们真是倍感荣幸,那就请长老带路吧!”

“不用带路,我就在这里。”站在旁边的中年男子绷着脸说道。

桃复生抬头再次打量了一下他,是个很精炼的人,金色长袍高雅但不华贵,他倒背着手,挺直的胸膛更显出他的伟岸不凡,须发冉冉,眼不大,十分有神,目光犀利,盯着自己。

“小僧见过月族长!”桃复生单手竖在胸前,彬彬有礼问好道。

“是你来寻亲的?”话字不多,语气也不重,但听到耳中让人感觉不容触犯。

“我是来告诉告知死魂蝉之事的,寻亲的人是她。”桃复生话语也很干练,手指向赵厶巽怀里的幽夜。

族长听到死魂蝉三个字惊讶之色一闪而过,问道:“死魂蝉?怎么回事?”

“回禀族长,这个小和尚说死魂蝉再次出现,此事重大不能只听信他一人之言,我已经派人去查实,估计马上就会有消息。”

“嗯!既然已经派去查探,先等等再说。”他转向幽夜走来,接着问道:“她是九夜灵猫族的?”

“是的,她母亲是九夜灵猫族的。”

“我知道!”他从赵厶巽怀中强行接过幽夜仔细打量着,幽夜全身黑色油光水亮,耳尖泛红,额上金印特别显眼,她闭着眼没有丝毫动静,身后的五条尾巴柔软地绕在一起,尾尖的骨刺也微泛红色。

“五条尾巴?她练的是《九幽天魂诀》?”说着手中灵力探入幽夜体内,流转一遍收回来,脸上讶异之色更重。

“是我族血脉不假,只是血脉不纯,资质太差,能修炼到如此地步,看来九夜灵猫一族是花了不少心思。”族长说道九夜灵猫族时眼中神色尽是鄙视。

“族长,幽夜姐姐自从来到你们族里,就这样睡着不动,求你救救她吧!”赵厶巽不知那来的胆子开口说道。

“你?人族!”说完一手劈了过去,那掌风狠戾,看来想是要了赵厶巽的命。

桃复生急忙挡在前面,抬手接下那一掌。掌中灵力冲进他体内,差点让他灵力倒流,胸口一闷,鲜血冲上喉咙,他紧咬着牙,又咽了下去。

“你的功力到不弱,生命力?你本体是什么?”

“小僧本体是棵桃树,我这位兄弟是人族不假,族长也没必要下如此重的手试探吧!”

“人族与我族行同水火,你不知道吗?他们一向奸诈无比,十万年前,他们趁我族虚弱抢走我族至宝《长生卷》,还掠夺我族境地。他们是我们最大的敌人,你还护着他?”族长如此失态,似乎是恨到了骨子里。

桃复生面不改色,平静地看着族长:“敢问族长,我这位小兄弟是十万年前抢了我族至宝?还是掠了我族境地?这只是前人种下的孽债,为何要算到一个孩子身上?”

“你到会说,不管怎样,人族之罪不可原谅,你要护着他便是与我族为敌。”

“此话便是不讲理了,他也是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为你族传报信息的,如此也算与你们有恩,族长可否高抬贵手?”

“报”门外传来一个声音。

韦严长老看了看族长,族长眼神微动,他接到示意后说道:“说吧!什么事?”

“属下已查明死魂蝉确实已经出现,并且已经开始围攻周围一些小的族群。”

族长和韦严长老虽然心里有所准备,但是听到确切的消息,心中也是出现几丝波动。

“办得不错,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

“看着这件事的份儿上,就先饶了他,这个小家伙我带走了,至于你们二人,容你们修养两日,两日后马上离去。”他说完扭头就离开了。

“二位目的已经达到,那就赶紧调养身体吧!”韦严长老也转身离去。

桃复生瞪着眼站在那里,心道这金印灵猫族好不讲情面,事情办完直接就开始撵人。

“桃...大哥,我们就不要幽夜姐了吗?”赵厶巽擦脸上的着汗,刚才是被吓傻了,就说了一句话,差点儿就没了命。

“先保住我们自己的命吧!你以后最好别说话,这里的妖族好像对人族特别仇视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族长抱着幽夜来到大殿,韦严长老跟着后面不敢言语,他不知的这个小猫到底是何身份,不敢妄自开口。

“书乐,去把几位长老都请来。”

门口一个少年应声道:“是!族长。”转身就离去了。

族长转身看向韦严长老,说道:“你肯定很奇怪,我从来不让族人交往外族之人,而自己却收下了这个血脉不纯的孩子。你也很好奇这孩子的身份吧!”

韦严长老看着族长,眼神有所闪躲,好似做错事的是他不是族长。

“这孩子按辈分应该叫我爷爷,他是月华涅的孩子......唉!是我教子不严啊!”

“族长!这样的话,这孩子更不能留在族内,少族长不能给人留下把柄,若此事公布于众,少族长以后就......”他看向族长,脸色尤其不自然。

“就不能担任族长了是吧!我这一路也是想了又想,我们产衍子嗣本就不易,若能将她体内九夜灵猫族的血脉祛除,或许......”

他眼神隐晦地看了看韦严长老。

“是了。”韦严长老会意地点了点头。

族长手中金光闪动幽夜消失不见了,这时门外走来数人,站在殿内躬身施礼,同道:“见过族长!”

“各位就坐吧!今天召集大家来,是因为得到了一个重大的消息,死魂蝉一族又卷土重来了。”

“啊!”

“族长,消息确切?”

众位长老都惊吓的不轻,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。

“韦严长老已经派人查实,确实属实。现在我们需要赶紧布置好防御,虽然我们的大阵虽然上次成功阻挡了死魂蝉,这次仍然不能放松,现在我们商议一下如何安排。”

族长令下,众人开始商议起来,他们各抒己见,讨论极烈,却不知殿外走来了几个人,给他们又送来一波轰炸。

“少族长好,族长正在召集众位长老商议要事,少族长还是一会儿再来吧。”

“我要禀报的事也是几位重要的,关系到本族存亡,一刻也耽搁不得。”

“族长下令不能让人打扰,我们也是听命行事,望少族长不要为难我们。”

“哼!以为有大长老撑腰你们就敢冒犯少族长是吗?你们胆子再大点儿,是不是就要爬到少族长头上拉屎了?”

“合泽,怎么说话呢?”月华涅制止了他,斥责道。

守门侍卫不在理会他们,月华涅也是急了,趁守卫不注意,推门就进去了。

殿内众人的话音被他的不约而至给打断了,族长抬头看到是他,心中想到了幽夜,怒火冲头,但他硬压低声音训喝道:“你越来越不守规矩了,不知道正在商议大事吗?谁教你闯进来的?”

“父亲,我真有要事禀报,耽误不得。”

族长无奈地看了看众人,恢复脸色,问道:“什么事?赶紧说。”

“死魂蝉出现了,而且就出现在族外。”

众人一惊,族长也是表情急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