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53 天资不凡假作真

族长脸色阴沉,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是九夜灵猫族的长老前来报信,我...我在族门外亲眼所见。”

“又是九夜灵猫族,我们已经知晓此事,正在商议如何应对。”

这次换月华涅吃惊了,“父亲说知道了?”

“韦严长老也已经查实了,若没其他事你就退下吧!”

“父亲,我还有一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我想将九夜灵猫族人留下.....”

“混账东西!”族长未听完就瞬间移到他面前,一巴掌扇了去。

月华涅手捂着嘴脸,红色的血液顺着手指缝流了出来。

“族长息怒!”

“族长!”

众位长老赶紧劝阻着,他脸色紫红,怒气似乎要从头顶燃起,咬着牙说道:“月华涅,你可记得你的身份,看在众位长老的面子上,我不计较,退出去!”最后一句势如雷剑,刺得月华涅脑中嗡嗡嗡直响。

“父亲!”

“滚!”

月华涅愣怔怔站着,脸色发白,血红的掌印更加显眼,他目光却倔强无比,对视着他的父亲。

“父亲!既然作为少族长要束缚成蛹,不得自由,这少族长不做也罢。今日起,我将与九夜灵猫余众离开,自此一别,以后生死随天。孩儿不孝,望父亲保重!”月华涅流着泪,跪在地上叩首拜下。这次他下定了决心,再也不会离开自己的爱人,即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。

他身前之人,突然浑身发颤,体内灵力暴起,撑的衣衫鼓动,掌心金光聚拢抬手就要劈下。

“族长,不可!”

“族长手下留情,少族长只是一时昏了头。”

离近的几位长老已扯住了他的手,将他拉在座中。

月华涅却不惧怕,硬朗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我已与九夜灵猫族人相恋,并已有夫妻之实,今日她母女二人带族人来投奔,我不能不顾忌她母女二人,您也是父亲,应知道这种心情。我这命是您给的,如何处置我绝无怨言,只希望您能将我的尸体交给她母女,让我们一家团聚。”

这话一出全场愕然。

“少族长不要编纂理由来威胁族长了,我理解你为人心善,见不得九夜灵猫族走投无路、苦苦相求。但也不能为此破了族规,少族长再不要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了”韦严长老旁边忙解围道。

“是啊!我们与九夜灵猫族本就有些恩怨,少族长还请三思啊!”

他父亲已经被他气的说不出话来,若不是众人拦着,没准儿这会儿月华涅就只能躺着了。

他这些年百般掩护这段见不得光的丑事,结果被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三两语说了出来,他怎么会不知道为人父母的心情,不若他也不会去将幽夜接过来。只是这个儿子太不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,心中的怒,心中的气只差点将自己撑爆。

“我没说谎!句句都是实话。”

韦严长老也是气到不行,正要出口骂两句,门外走近一道身影,口中说道:“难道我们一家刚刚团聚,就要阴阳两隔吗?既然如此那就请讲我们一块杀了,好让我们一家死了也能相伴”

“裳儿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“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爹爹您独自受苦,有什么苦难我们一起承担。”幽裳深情地看着月华涅,也跪在地上。

其他长老心中已经明了,此事绝对是假不了了,都抬眼看向族长,那个老人似乎怒气全消,眼中流露着惊奇之色。别人不知道,韦严长老却明白,刚刚接回一个孙女,这又出现一个孙女,难道是双胎?为何它们不在一起出现?还是另有隐情?

老族长心中也是如此疑问,他还暗中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储物环,自己接到的那个孙女确实还在。

大长老心中确实暗暗高兴,他本来就想把月华涅拉下马,这么好的机会,真是天赐良机。他假装担心地问道:“族长,此事定有蹊跷,不如让我去查个明白,好还少族长一个公道。”

族长一听就知他心中定是有了歪主意,怒道:“不用麻烦!就让我就此结果了他们。”说着飞身跃出,掌风劈下。

众人都没在阻拦,眼见烈掌劈下,幽裳幽瞳撇了一下,反掌对上了族长的掌风。

“裳儿!”

“呀!”

“吓!!了不得!”

少女黑发无风自扬,周身夜色旋动,掌中灵力喷出,竟挡下了族长的凌厉掌风。众人惊的目瞪口呆,连族长也被惊得忘记收回攻势,少女抵着他的掌力似乎没费多大力气。

“好!再接我一击。”族长有心试探,另一个手掌全力袭来,幽裳不敢托大,蕴积灵力也使出来全力,两掌再次向撞,幽裳噔噔噔退了三步,老族长竟也向后退了一步。

“哇!这女孩儿好深的功力!”

“如此修为,这天资没得说!”

“厉害厉害!抵住族长的全力一击,没显败迹。天才啊!”

“哈哈哈哈!”族长突然笑了起来。

大长老的脸却黑的不行,可不是,这样一个绝世天才,族内可是没有一个比得上,就是妖圣殿也没几个相与比肩的,这次月华涅是捡到宝了。

“哼!算你这孽畜集的福分,你先带她下去,此事稍后再谈,死魂蝉之事才是重点。”族长脸上看不出喜怒,先前的怒火不知去了那里。

“是!”月华涅闻言心中松了口气,起码有了商量的余地,他就带着幽夜离开了。

众人再次探讨起死魂蝉之事......

桃复生在房中加紧恢复体内灵力,那族长的一掌确实厉害至极,打的自己体内灵力一片混乱,这都调息半日了,还没能恢复如初。不过自己体内凝结的筋脉倒是被打松动了,自己得赶紧趁着时机把这些筋脉打通。

赵厶巽见桃复生如此卖力修炼,自己也不能落下,也是学着模样调试自己的技能。

突然门开了,走进来一个白胡子老头,笑眯眯的样子,看着像是个好人。

桃复生睁开眼平静地看着他,也不说话,赵厶巽又躲在了他身后。

“你们就是护送族长孙女回来的人?”老者捋了捋胡子,脸上的折纹把眼都挤没了。

“您是?”

桃复生没有回答,反而先问起他的身份。

“忘了介绍自己了,小友莫怪,我是金印灵猫族的大长老,听闻族长说起你们护送有功,还告知我们死魂蝉的信息,心中十分感激,特来道谢!”老者诚恳地说道。

大长老从主殿商议回来,脸色就阴沉至极,被一个弟子看到,问得原因,才知道族长得了一个天才孙女。不想这个弟子恰巧是跟着韦严长老来见过桃复生几人的,他听韦严长老说那个孙女资质极差,于是便告诉了他,他这才到这里一探究竟。

“原来是大长老,小僧有礼了。感谢就不必了,明天我们就会离开,长老不必前来催促。”桃复生觉得他是族长派来撵人的,他听祁白衫说过金印灵猫族不喜与外族人交往。

“哈哈!小友误会了,我真是来道谢的。”

桃复生眼神没有变化,不说话只看着他,既然不是来撵人的,定是又有其他事,要不然一个大长老的身份,怎会突然来悦颜道谢。

“这样吧!这里环境如此简陋,有失我们待客之道,不如二位去我的客房,那里比这里好多了。”

“不用了,谢谢大长老好意,大长老若是有事就说吧!不必兜圈子。”

从他一进门,桃复生就看出他不怀好意。

“那我就有话直说了,我就是想问问你们,少族长那边的九夜灵猫族也送来一个族长孙女,和你们送来的孙女是不是同一个人?”

桃复生实在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,惊声道:“什么?”

“这么说,是两个不同的人了?”大长老笑了,笑的更灿烂。

“少族长那里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,我们送来的肯定假不了,你们族长亲自确认过族印。”

“族印?嗯!应该的!应该的!哈哈哈。”他说完正眼都不看两人,转身走出房门。

“桃大哥,金印灵猫族的人,都是翻脸神功!”

“幽夜,要有麻烦!得想个法子找到她。”

“幽夜姐,怎么了?”

“有人冒充她,看来还得到了幽夜父亲的认可。”

“啊!那怎么办?我们总不能去抢人,我们......”

“实在不行就只能抢了!”桃复生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要把幽夜救回来。

桃复生静下心来赶紧疏通筋脉,调息灵力,做着可能需要的准备,也许今夜就会有场大战。

今夜是月尾,双月被埋尽天边的昏黑中,清风吹动树梢,金印灵猫族中楼宇间闪亮着星星灯光。月华涅忧心忡忡,虽说父亲暂时不在过问,等死魂蝉的事情安排好定会再次提起。九夜灵猫余众该何去何从,自己到底是没底的。

“啪嗒!”窗户被风吹开,他站起来,走过去双手将窗户关上,低头时发现窗台上放着一个纸条,他四下望了望没见到任何人影,拾了起来,拿回桌前打开,瞬间脸色急变,白色泛黄,黄中带青。

字条上写着:你女儿幽裳是假,你的真女儿已被召回族中,若不信,可去问你父亲。

这怎么可能?乔儿是不会骗自己的,这是谁在挑拨我们的关系!他低下头再次看向纸条,只见后面还有几个字“你父亲确认过族印”

“族印?”月华涅突然心乱乱的,他不想相信,但又有些怀疑,莫名,他推开门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