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56 新仇旧恨怒火起

桃复生故意现出身形,盯着对面屋顶看了许久,终于房顶上隐约出现一团黑雾,悄悄飘向别处。他轻声一笑,挥手散出无数桃花,花雨在夜色中随风飘荡,很快覆盖了整个院子,四五个受惊的黑影悄悄退出了院子。

看来还有不甘心的人,自己已经打通了先前凝结的经脉,恢复了许多灵力,只要有足够施展禁术的灵力。他随时可以解开毒体,如果他们敢再次出现,自己不介意狠狠教训一下他们。

天色渐亮,潜伏在院子四周的人都陆陆续续撤离,桃复生终于出了口气,抱着黑剑开始了打坐修炼。

“桃复生!”幽夜早早就起来了,她刚打开房门,就看见一个小和尚盘腿坐在她门前,眉毛上还挂着露珠,她心中一阵感动。

“你起来了?我...我起的早,就..就、就坐在这修炼了一会儿。”桃复生第一次撒谎,脖子都红了,脸上的笑很僵硬,说完低着头像是做了什么错事。

“呵呵呵......哈哈哈......”幽夜眼睛眯成了星子,脸笑成一朵花,张大的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双手捂着肚子弯着腰,肚子都抽筋了,差点都趴在了地上。

桃复生看她笑的如此丧心病狂,灭绝人性,脸上的红晕更浓了,张口说道:“我说的是真......的?”他刚说了“真”字,幽夜就冲他直摆手,他也发觉自己的话说的太蹩脚了,解释的话也没了底气,最后一个字的语气就变成了疑问,说完自己也不知怎么,跟着幽夜就笑了起来。

旁边的房门也打开了,走出一个睡眼惺忪,满脸哭丧的白皙少年,八字眉撇的不能在撇了,嘴里埋怨着:“幽夜姐,桃大哥你俩做了什么好梦吗?大早晨都笑成狗了。”幽夜趴在地上都起不来了,桃复生终于止住了笑,红着脸骂道:“赵厶巽你个猪头,除了吃就知道睡,你才是狗呢!”

“你们趴在地上不是学狗吗?”

“滚!”幽夜作风依旧,一言不合就动手,赵厶巽是被她打的多了,躲避的速度也有提升,这次竟躲过了。

“咦?”

“怎么了?幽夜姑娘?”桃复生见她不再笑了,目光惊讶地瞅着赵厶巽。

“赵厶巽,又有进步了,速度比以前快多了。”

“哦?是吗?”桃复生也跟着一拳打过去,“嘭”赵厶巽仰身倒下,摔了个七荤八素,脑瓜子嗡嗡地响。

“还那样!”

幽夜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桃复生什么时候也这么暴力了?

桃复生招手把赵厶巽扶了起来,生命力传过去,赵厶巽感觉疼痛轻了好多,幽夜走过来拉过他上下左右地检查了一下,刚才自己那一击他的确是很快地躲过了。

“赵厶巽,我不可能看错的,你是不是躲过了我的攻击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我就想着躲过去,然后就躲过去了。”

“好了幽夜,这都是小事,现在赶紧想想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

“怎么办?当然是去取剑鞘了,昨天晚上我留意到了,剑鞘就在最大的那个洗脉池中,找个时间偷偷取出来就行。”

“我是说你,你要怎么处理冒充你的族人?”

“我要先见到母亲,问问她到底怎么回事。毕竟现在都是落难之人,若是情有可原,就先放他们一马,若是......”眼中寒光聚起,她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“先弄清事情原委吗?那咱们赶紧去找你父亲吧,昨夜有好多鬼鬼祟祟地人,时间长了别再出什么乱子。”桃复生说完,意识到自己把自己给卖了。

幽夜看了她一眼,心道:自己说破了吧!口中应着:“好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三人离开这里走了出去,只是这人生地不熟,月华涅住在那他们三人谁都不知道,兜兜转转走了半个时辰,也没找到,路上遇见了两个人,还没来得及问路,人都赶紧躲开了。

“他们为什么躲着我们?”幽夜想不通,桃复生也是猜想不到。三人只好又回转到小院中,一进院门,见到一个女孩怯生生地站在屋门口。

“小妹妹,你是谁,来这有事吗?”幽夜走到她跟前问道。

“我叫月晓晓,我等你们半个时辰了,少族长让我过来请你们过去。”

“啊!”

三人浪费了半个时辰没找到,没想到人家早派人在这儿等自己了。

小女孩儿带着他们只转了一个弯,就到了月华涅的住处,幽夜一脸抑郁,他们来来回回在这走了四五趟,这房子怎么看也不像是有身份的人住的地儿。

“小妹妹,就是这儿了?”幽夜问道。

“是啊!少族长就住这儿。”

“小妹妹,你知道为什么这里的人,见到我们都远远躲开?”幽夜忍不住好奇问道。

“他们说你们一招就解决了守卫队,现在他们还昏迷不醒呢,还有大长老也不能动弹。”

“他们?他们怎么能认出我们?”

“这个光头很好认啊!”

桃复生此时感觉他的脑袋比太阳还要亮,幽夜捂着嘴笑着,抬头看到月华涅正站在门口,怀里抱着一只黑猫。

幽夜脸上笑容凝固,飞快地跑过去,叫道:“母亲!”

黑猫听到声音,无神地眼睛陡然亮了,挣脱了月华涅的怀抱,扑向幽夜。

幽夜紧紧抱住黑猫,脸埋在她母亲小小的身体上,滚热地眼泪倾泻,沾湿了母亲的黑色皮毛。她瘫坐在了地上,闭着眼睛,嘴里喃喃地说着:“母亲,对不起!我不该离开你,对不起,母亲!我再也不离开你了。”

此时无尽的思念喷薄溢出,满脸的泪痕写满了爱怜和委屈,写满了激动和懊悔,写满了她的不甘心,写满了她的不认命......她静静地抱着母亲,感受着母亲的体温,心里很是满足。

“夜儿,进屋来吧!”月华涅用衣襟擦拭了脸上泪痕,走过来扶起幽夜。

幽夜抱着母亲,跟着他进了屋内,赵厶巽抬脚也要跟去,桃复生黑剑一横,挡在他胸前。

“桃大哥?”

“人家一家三口团聚,你跟着掺和什么?一边凉快去。”

赵厶巽这才明白,赶紧退到一边,桃复生笑了笑,抱着黑剑靠在门前柱子上,闭着眼静静想着什么。

“父...父亲!”第一次叫这个称呼,幽夜很不适应,对于母亲的遭遇,她把一半的怨恨,都怪到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身上。如果不是看到他唤醒自己的份上,这个称呼她是断然不会叫的。

“夜儿,你们这些年怎么过的?你母亲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“你还是叫我幽夜吧!这些年母亲受了很大的苦,她触犯了族规,被废了功法,只能做一个普通的族人,我且不说我的尴尬身份,只说我的资质,差到根本无缘修炼。”

“无缘修炼?你修炼的不是你们族内顶级功法《九幽天魂诀》吗?”

“是!但是你知道这功法是怎么来的吗?说来你也不会信。”

“我信!”

“我偷的。”

“啊!”

“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我偷来的,这些年母亲受罪,我却无力守护,我想变强,不得已我偷了族内众多宝物,才有了现在的修为。”

“那九夜灵猫族......”

“那幽裳怎么成为你的女儿?我相信不是母亲的本意,还有母亲怎么失神无力的模样?”

“是幽澜长老带着来的,她说幽裳是我的女儿,说你母亲忧思导致练功走火入魔才成了这样。”

幽夜怒火中烧,母亲就是她的逆鳞,眼中恨意如剑骂道:“这些卑鄙无耻的贱人,定是在母亲身上做了什么手脚,母亲若知道他们这样做,肯定不会跟来。”

月华涅也知道真实情况,心中怒气顿生,站起身说道:“我这就去找她们,敢如此玩弄我们,我饶不了她们。”

“哐当”门子被踹开,桃复生吓一跳,只见月华涅气冲冲地走了出来,幽夜也满脸愤怒地跟在后面。

“幽夜?怎么了?”

“我们要去找幽裳算账!”

“好,我陪你去,赵厶巽走了。”桃复生招呼着远处的赵厶巽。

不时,几人就到了幽裳住的屋门外,月华涅一脚踢开了屋门,里面众人正在谈笑嬉闹,被惊得目瞪口呆。

幽裳正端着一杯茶,递给堂前的一个男子,见到月华涅怒气冲冲地进来,她莞尔抿嘴笑道:“父亲怎么这么生气?”

月华涅瞪眼看着堂前男子,更是生气,张口叫道:“月赫程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那男子见月华涅满脸怒火,脸色整个就像一块煮熟的猪肝,哈哈笑了两声,说道:“少族长这是去那儿晒太阳了?这太阳晒得也太毒了,脸色都晒黑成什么样了?。”

“滚!这是我的地方,现在没时间跟你闲扯。”

“是呀!你少族长的地方,我就来不得?哼!我就是不走,你又能怎样?”

“月赫程!你找打。”月华涅拳头紧紧握住,似乎马上就要动手。

月赫程蔑笑着:“那你也要打得过我才行,哈哈哈。”

幽夜拉住月华涅,向前走了一步,叫了声:“幽裳,别来无恙?这两天的大小姐当的可舒心?”

幽裳和幽澜见到幽夜出现并不吃惊,她们默默笑着,似乎早就料到她会出现。幽裳满脸不屑地迈着小碎步,走到她跟前,傲娇地说道:“幽夜妹妹!你可是来了,姐姐等你好久了。”

“厚颜无耻的人,别假惺惺的,说!你们在我母亲身上做了什么?”幽夜恨意如箭离弦,化作狠戾的目光刺向幽裳。

月华涅也箭步冲上来,揪住幽裳的领子,紧紧勒着她的脖子,红着眼问道:“乔儿若有一点闪失,我让你们都活不了。”

月赫程快步走到他俩跟前,手中羽扇搭在月华涅揪着幽裳的那只手上,怒道:“少族长要仗势欺人?想动我的未婚妻,那你就试试!”

“未婚妻?”月华涅漠然怔住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