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57 毒体展威心事成

“幽裳你真是好手段,这才几日就又找到了靠山。之前恩怨我不想计较,把我母亲身上动的手脚祛除,我们就两清。”幽夜心里很佩服幽裳这点手段,什么事都是快人一步。

幽裳一脸娇媚看着幽夜,弯眉远影影含针,明眸含笑笑藏刀,口齿清冷:“两清?幽夜你想得美?你夺我功法,害我重修,这份情我记着呢!你交出《九幽天魂诀》,跪下给我磕头,我就除去你母亲身上的暗法,否则......”

幽夜冷目狠狠地盯着幽裳,手中骨节纂的咯吱响。

月华涅听闻幽裳此言,心中又怒又恨,他恨自己被她利用,恨自己引狼入室,恨自己保护不了妻女,怒眼前狡诈的蛇蝎女人欺骗自己,怒她们利用了乔儿,怒她们逼迫自己的女儿。

怒火燎心,手中力道加大,另一只手掌风袭来,直冲幽裳门面,幽裳娇手一抬挡住了他的招式,身形一转挣脱出去。

月赫程身形上前,手中羽扇正好挡住月华涅去路,月华涅怒恨交加,不管眼前是谁,两人交起手来。幽夜见父亲被拦下,转身将母亲交给赵厶巽,骨鞭抽出,冲着幽裳打了过去。

幽裳身段妖娆,笑脸浮动,手持一柄利剑,挡住黑鞭。“幽夜妹妹,姐姐就来领教你的本事!”她身形化作黑雾,与幽夜缠斗起来。

赵厶巽见里面打了起来,心内紧张,后退两步到站在门口桃复生身边。桃复生正在纳闷,堂堂一个少族长,怎么会被那个青年如此看不起?又见幽夜和抓自己的那个女人打了起来,心里也是紧张,那女人招式凌厉无比,幽夜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果然没打几个回合,幽夜就招架不住了,幽裳下手毒辣,仗着功力深厚,那剑气如虹逼的幽夜上下闪躲,幽夜五根尾巴都被斩伤。幽裳口中嘲讽道:“土蛇就是土蛇,再好的功法没有资质也成不了龙,幽夜受死吧!”

见幽裳下狠手,桃复生只恐幽夜被伤,黑剑白光刺出,接下幽裳的招式。

“你?是那个和尚?原来是幽夜救了你,正好送上门来。”幽裳认出他了,手中招式更胜,身形隐在黑雾中,如影随形地环在桃复生四周,时不时来一冷剑。

黑雾?桃复生觉得很熟悉,想起原来昨晚屋顶上就是她,怪不得她们见到幽夜前来也不吃惊,今日如此有恃无恐地出手,可见她们早有准备,找好了靠山,看来靠山不比月华涅地位低,所在势力也能抵住族长的威压。

桃复生功力不弱于她,但是招式比不上,只好四下躲,幽裳紧紧围住他,一刻也不放松。幽夜见桃复生被困,再次攻来,幽澜从座上下来,拦住了她。

幽澜毕竟是长老一辈,轻而易举地将幽夜阻下,手中的剑差点将幽夜刺穿。幽夜不亏独自行走晋荒之森这么多年,反应极快,躲了过去。幽澜却不想放过,利剑再次古怪刁钻地刺来,剑影无数封住了幽夜的周身退路。

桃复生身法随剑转动,突然看到幽夜马上要被利剑封喉,情急之下,手中黑剑抛出,直射幽澜后背,幽澜不得已转身回防。

幽裳瞅准时机,利剑刺入桃复生肩膀,桃复生抽身急躲,但也被伤得不轻。

“桃复生!”幽夜见他被伤,心里大急,就直冲过来,幽澜回剑砍来,张口道:“还是小心你自己吧!”

桃复生右手捂着剑伤,脸色变紫,眼眶瞬间紫黑,身上粉红袈裟染上鲜血,竟也变作紫色,他不再理会流血的伤口,脸上也无痛苦之色,笑道:“嘿嘿,好利的剑,好狠的人。”

幽夜突然笑了,躲过幽澜剑招,退回门口,叫道:“父亲回来吧!用不着我们出手了。”

月华涅正被月赫程缠的不耐烦,听到女儿呼唤,也退回门口。满脸不解问道:“夜儿!什么情况?”

“我们退后好好看着就行。”

桃复生不动,就站在哪里,诡异的眼神看着幽裳。幽裳不以为然,以为幽夜两人是怕了才退回去,神情更是高傲:“和尚,你也学乖点,束手就擒吧!”

“我吗?嘿嘿嘿,我没那个习惯!真不想和你打,实力不怎么样,模样也不怎么样,还那么牛气冲天,和你打太掉身份。”说完桃复生懒懒地抬了抬眼皮,仿佛特别不想看她。

幽裳闻言,气上心头,还没人敢这么说自己,实力不行?还不是被她打伤了,长的不好?这和尚没长眼还是没长脑子?明摆着就是要气自己。

幽裳提剑就攻了过来,桃复生又淡淡地瞟了她一眼,那蔑视的目光,更是幽裳心里的导火索,若是不好好教训这个和尚,她这一辈子都会寝食难安。

幽裳的剑直刺桃复生胸口,月华涅见桃复生马上就要被刺中,但那个和尚却不躲不挡,焦急叫道:“快躲开!”

“躲吗?嘿嘿嘿,没那个习惯!”桃复生轻轻抬起一根手指,正好抵住了幽裳的剑尖,眼神更加轻蔑,还夹杂着嘲笑,甚至是不屑。

“破!”

只一声,那柄剑,由剑尖处丝丝碎裂,一股紫色灵气,顺着剑身传到幽裳手中。

“啊!”幽裳惊叫一声,飞身向后射去,狠狠地砸在了墙上,又弹回到桌子上,口中鲜血喷出,便不再动弹。

“裳儿!”幽澜赶紧过去扶起她,月赫程也惊得目瞪口呆,连退两步,霎时脸色惨白,其余之人都吓得腿软脚颤。

月华涅更是惊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只有幽夜知道这时的桃复生可惹不得,那可是半个万毒雾谷,沾一下退一层皮。

桃复生走到黑剑旁边,捡起来黑剑,扭脸看了看月赫程,那家伙,吓得又退了一步,腿一软蹲坐在椅子上。

“怎么回事?何人再次出手打斗?”门外一个声音传来,众人都顺着声音看去,见到院中一个白衣老者,翡翠玛瑙束带系着花白头发,古铜色的脸上带着温怒,金色的眼睛仿佛在时时变动,月白长衫显得他仙气十足。

“太长老,您怎么出来了?”月华涅一见老者,赶紧拉着幽夜行礼,比见到他父亲还要尊敬几分。

月赫程听到月华涅叫太长老,心一惊紧张起来,也赶紧出来行礼:“见过太长老,刚才是我和月华涅...哦,少族长切磋,没想到惊动了您老。”

“哼!你俩切磋?我还没老糊涂,刚才的气息不比我功力差,你俩加起来都不够格,大话说的都不脸红?月希昃那老小子怎么教的你?”

众人不敢再说话,老者扫视了一下众人,并没察觉到刚才那股强烈的危险气息,心生疑惑。这时族长和几位长老也来到了,都躬身施礼道:“太长老!”

“死魂蝉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已经将顶级防御布置好,人员也都安排好了,外出的族人也都传去了通知,基本都安排妥当。”族长恭敬地回答着。

“嗯!这就好,我们几个老家伙就能好好歇歇了,刚才我察觉到这里一股强大的气息,不知是哪位阁下?”太长老冲着眼前几个外族之人问道。

桃复生知道瞒不住,站了出来,施礼道:“打扰太长老修行了,小僧罪过。”

“小友隐藏的好深,老夫眼拙了。月希昊你这族长怎么做的,有如此贵客怎么不好生招待?”

月希昊不敢言语,也不知该怎么回答,总不能说自己没发现,或者自己已经把人家给得罪了。

“这些好像不是我们族人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月希昊便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,将幽裳和幽夜都说成是月华涅的女儿,重点是两人各有所长。族长说到幽裳也是月华涅女儿时,幽夜本想辩驳却被月华涅拉住。

一下得了两个好苗子,太长老显然是很高兴,转而问道:“月希昃那家伙怎么没出来?”

“他被金印万花眼封印了,现在还不能动。”月希昊暗笑着说道。

“嗯?看来这几日发生的事不少,你先安排好这些客人,一会儿找我详细说一下。”

“是,太长老!”

众人被遣散,今日之事寥寥无终。

一日后,众人被召至族内大殿,几位身份尊贵的太长老都出来了,这几个老家伙各个实力强横,身怀绝技,殿中之人都很安生。

他们先让幽夜解开了大长老的封印,让桃复生把中了他毒的人,给解了毒,包括幽裳,当然幽裳解毒是有条件的,就是祛除幽夜母亲身上的暗法。

接着他们举行了认族仪式,幽夜和幽裳都被认下,当然幽裳被认下是金印灵猫一族私心,大家都是揣着明白当糊涂,半睁着眼就过去了,只有月华涅和幽夜气的不轻,但也没办法。

桃复生觉得这金印灵猫一族私心太大,不宜久留,所以解毒前,他提了要取走剑鞘之事,当然金印灵猫族长老们都不愿意。虽说那剑鞘谁都用不了,但好歹是件宝贝,就这么拱手让人,也是很心疼的。

桃复生欲求不得,便拿出数颗死魂蝉的魂珠,那些长老吃一惊后,才答应交换。当然也是归功于桃复生展现了强大的实力,他们不了解桃复生的背景,也怕得罪了他身后的势力,不敢太多为难。

次日,幽夜陪着桃复生取了剑鞘,幽夜悬着的心算是安静下来,自己答应桃复生的事算是做到了。

“幽夜姑娘,明天我和赵厶巽就要离开了,你......”桃复生突然说不下去了,说到分离,他的心咯噔疼了一下。

幽夜低了头,不敢看他,眼睛红红的,她明白自己的感情,只是母亲在这儿,她们好不容易才团圆,自然舍不得离开,同时她又舍不得桃复生,她知道自己是爱上了这个家伙,听到他说要离开,心里疼痛如水浪翻开,身体轻轻抖了一下。

“你要保重!”桃复生见幽夜不说话,接着说道。

幽夜背过身,肩膀微微抽动,短发散开遮在脸颊,她努力地压抑着自己,疾步走去。单薄的背影印在桃复生眼中,他看到了她的失落,她的痛苦,她的孤独,她的心......

一夜无语,待到天亮,赵厶巽收拾好了自己,问桃复生:“桃大哥,你真舍得把幽夜姐留在这儿?我看这里都不是好人,幽夜姐会不会受委屈?”

桃复生不语,只低着头,他把黑剑放进剑鞘,负在背上,长长出了口气。

“桃大哥,你是不是在难过?”

“走吧!我们该出发了!”

他打开门走了出来,赵厶巽跟在后面又说道:“我们真不去和幽夜姐道别了?我想......”

“你走不走?”桃复生语气如扔了块石头,砸的赵厶巽心里发毛。

他见桃复生真生气了,不敢再说话,忙跟在桃复生身后向外走。

走过一个拐角,见到月华涅从远处急匆匆跑来,到了跟前一把抓住桃复生的手,哀求道:“求求你,求求你,救救幽夜,她被长老带进洗脉池了。”

“洗脉池?平常人都进不去,修炼血脉那不是好事吗?”桃复生一脑门迷糊。

月华涅更急了:“她现在有危险!!你们快去救她!把她带走,越远越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