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59 宝图再现尽全力

柔美少年躲过剑影,骂道:“奶奶的,你找死!”

“敢肖想我的女人,你也活不了!”他敢调戏章小鱼,龙天傲怒不可竭,自己认定的女人,容不得他人出言不逊。

两人兵刃相接,打了起来。

“秋少主,我来助你!”后面急急地赶来几辆马车,车上飞出一人,长剑如虹当空劈下。

“碍事!”秋少主敌逢对手,正打得起劲儿,见一个不长眼的,愣冲过来。玉扇飞去,白光闪,闷声响,半空那人剑气溃散,一头扎进了马车底下的马屎堆里。

“好手段!”龙天傲气愤归气愤,对于这个少年的实力,还是欣赏有加的。

“切,你个乌龟王八蛋,小爷的手段用你夸。”

“年纪不大,脾气不小,你个龟奶奶的鸟蛋,今天我不打残你,我就不姓傲!”

“嘿嘿嘿,你不怕闪了舌头,能打残我的人还在娘肚子里呢!”

两人斗得天翻地覆,身下马车都被炸翻,这段路被打残了,轰出的大坑,尘土四溅,旁边树木横七竖八地倒着,不大的树林中一片狼藉,连天上的云,都被两人碰撞的灵气击散。

这边的章小鱼,也被后来的十三州之人围攻,银枪如龙,来回游走,所到之处死伤一片。

“都让开!妖女受死!‘天花流瀑’。”天空飞来一只彩色大鸟,上面飞射出无数晶亮的符箓,犹如天水倒挂,猛然射下。

章小鱼再次见到这个风韵妖娆的老女人,十分警惕,身形急退,银枪离手,迎天飞旋,一片银光将自己头顶封住,手中十指变动,召出紫金色的灵力,化作盾牌挡在身前。上次被十三州之人堵住,这老女人趁人之危,自己可是被炸惨了,若不是龙天傲相救,别溪和小三就差点死在她手里。

血樱鸾鸟落下,万仙尊淡淡黄衣走下来,乌发别着琉璃白玉莲花簪,高雅柔媚充满女人味,周围人都留恋不已。術咒阁果然财大气粗,这一把符箓,可是烧的千百的紫金币,想想都肉疼,这个女人真是败家娘们儿。

半空巨响轰动,银枪被震回,剩余符箓打在紫金灵气盾上,震得章小鱼双手发麻,这老女人手段真是简单粗暴,出手就是成把成把的符箓,炸的章小鱼都没时间去准备高级术法抵挡。

一波还没炸完,万仙尊再次抛出一波来,符箓似翻花飞羽,漫天飞来,章小鱼灵力急变,巨大的粉红色莲花凭空开在脚下,莲花合起,花瓣将自己包裹住。这时符箓攻到身前。轰炸声再起,浓烟滚滚,地面被炸出一个深坑。

“章小鱼!”龙天傲,问声望来,见符爆连连,响声震天,脱开秋少主的纠缠,向章小鱼飞来。

秋少主见他还有心思去管章小鱼,心中恼怒,这是不把自己当回事,那就给你点儿厉害尝尝,“想走?天水玲珑塔!去!”

龙天傲正要回救章小鱼,突然身后灵气剧烈波动,回头看到那少年祭出了一座小塔,“天水玲珑塔!”顶级至宝他不敢疏忽,忙转身应对。

“咳咳咳!该死的老女人。”坑中烟气缭荡,章小鱼抵住爆炸的符箓,却被烟气呛得不行,白衣片片灰迹,白皙的小脸也被染了块块黑斑。她抹了抹眼皮,趁下波攻击未到,引动丹田灵气,眉间莲花生出,黑白光彩闪动,八个符印喷出,银枪归位,八种符宝现,烟雾被清荡一空。

“本事不小!”万仙尊再次拿出一叠符箓,这叠符箓灵气比刚才那些强了许多,“看你这次能扛住几波!哼哼!”玉手振动,符箓飞出。

坑中烟雾被清空后,章小鱼刚抬起眼,就见无数银光闪动的符箓再次射来。

“符箓!你以为能奈何得了我!老女人你也尝尝我的符宝吧!”章小鱼冷冽眼神似乎能冰冻一切,身前符宝虚影扩大,撞在符箓上。

符箓瞬间被击破,章小鱼正要乘胜追击,身后噗通掉下一个人来。

“章小鱼,我马上要死了,最后求你答应我,抱着我亲一下好吗?”那掉下的人正是龙天傲,他灰头土脸,口吐鲜血,无力地躺在地上,模样惨极了,可怜巴巴地望着章小鱼,哀求着。

章小鱼撤回对万仙尊的攻击,八枚符宝转向天空,那枚银光最亮的符宝,化作银枪,带着烈焰击在追来的天水玲珑塔上。

烈焰蒸腾,章小鱼聚出白色烈气挥手打在银枪上,银枪灵动起来,枪尖挑动,紫色烈焰吞吐。这才是真正烈焰枪的模样,这杆枪终于展现出该有的实力,抵住天水玲珑塔。

章小鱼低头恶狠狠地看一眼龙天傲,“没死就别装,小心我再给你一枪。”说完尾巴狠狠抽在他腿上。

“哎!哎!真是怎么都骗不了你。”龙天傲捂着腿,急忙跳起来,没了刚才要死的样。

“不宜久缠,我们赶紧撤。”

龙天傲死皮赖脸地贴在她脸上,暧昧之极,“嘿嘿嘿,听你的。”

“滚!”章小鱼尾巴又狠力地抽在他腿上。

另一边万仙尊千万张高级符箓抛如粪土,那可是无数紫金币,她却脸不红,心不颤,世间也只有她敢这么做。

章小鱼另外七个符宝虚影飞速变大,挡在身边,阻住了万仙尊飞雨般的符箓。

“这女人真是有钱烧的,一把一把的符箓不要钱吗?”龙天傲嘟囔着,收起双剑,抛出一个巨大的贝壳,上面龙纹腾浪行云,蓝色的光泽流转不定。

“兆海吞天贝?你是那海族小子,纳命来!”万仙尊意见海族专属法宝出现,气从心生,更是不要命地把符箓砸来,“鸾凤双仪符!现!”

“我靠!太拼了吧!章小鱼赶紧撤,这老女人疯了。”

章小鱼闻言看了一眼,那边天地异象出现,犹如太古凶兽出现般,虚空破裂,五彩斑光刺破苍穹,几声鸾鸣,初闻悦耳,再听心血沸腾,第三声整个人都麻木起来。

秋少主赶紧躲出老远,万仙尊旁边,几个没来得及躲的人,已经口吐白沫,双眼翻白,眼见就要一命呜呼。

龙天傲巨贝遮住两人,章小鱼见退避不及,收回符宝,一咬牙,双手比作莲花,真阳之力运转至丹田,其内紫珠闪动,游出条小鱼在丹田画出阴阳图,她要召出阴阳八宝极仙图。

秋少主飞身躲到万仙尊身后,说道:“仙尊,不必这么下血本吧!这大乘显灵符可是珍贵之极的消耗品。”

“那又怎样?你是心疼那个小贱人了吧?”

“嘿嘿嘿,无妨,无妨!美女嘛只想多看一眼,说不上什么心疼。”

“秋少主莫要被美色耽误了身子才好!”

“劳您费心了,我好的很。”秋少主心底骂道:心狠手辣的老妖婆,你年轻时的风流韵事一箩筐,还有心说我,不要脸的老贱人。

万仙尊自然不知秋少主在心底,已把她骂了个狗血喷头,依旧怒气腾腾地催动鸾凤双仪符。

章小鱼眉心精致的莲花绽开,吐出一个黑白光团,光团展开,巨型画幅呈现空中。

“咦?小美人又使出了这个宝贝!”秋少主看见宝贝,比看见美女还激动。

万仙尊初次见这种宝物,疑惑道:“这是?”

章小鱼轻念:“天地阴阳现,世间正气升。去!”

阴阳八宝极仙图吐出黑白两气,冲着那威力巨大的符箓压去,“咿!咿——!”符箓召出的鸾鸣惨叫,威力被压回。

万仙尊连忙收回符箓,脸上肌肉抽动,一看就是心疼至极,秋少主暗中高兴,心中嘲笑道:也不过如此,还没我的天水玲珑塔厉害,祖爷爷还让我小心与她,真是太高看了。

不过他脸上却表现得极为惊讶,心疼地看着那符箓。

“秋少主你满意了?你再不动真格的,这两人就又跑了。你是嫌麻烦太少?要不要我和秋宗主说一下,换个人来?”万仙尊能有此番成就,心智和眼界都是不低,自然看得出秋少主先前并未使出全力,此时也知道他是假惺惺地看着自己,这女人心中恼怒,便拿他出气。

秋少主被威胁,心中不爽,但他最惧怕的还是他的祖爷爷,他斜了一眼万仙尊,傲气从骨子里透出,笑道:“自己不行还逞什么能!不用拿祖爷爷压我,我的本事我想用就用,哼!一群虾兵蟹将。”

“你!”万仙尊气的脸色发绿。

秋少主不再理会,托起天水玲珑塔砸向黑白巨图,两件绝世仙宝相撞,威力更大,撞击的起浪掀翻了一层土皮,章小鱼被震的倒退数步,龙天傲撑起巨贝将她护住。

“小鱼,还好吧!我们不是他的对手,待会儿我拖住他们,你先逃走。”

“多谢!不用,只要你不拖累我就行!”章小鱼站起来,双手变动,阴阳八宝极仙图再次出现变化,无数黑色雨点降下,汇集到她体内,章小鱼烈气大涨,喝声叫道:“仙宝凝体,真体合聚,现!”

图中射出一个宝符,形状似瓶,来到章小鱼眼前,接着天地灵气汇聚,大地颤动,章小鱼体内一股奇异的力量分出,宝符逐渐凝实。

“小美人还有更厉害的招式?”秋少主不敢懈怠,急忙攻去,想在章小鱼攻击未成前,先收了她。

“九水临地,纳魂!炼魄!”

天水玲珑塔吐出九股异水,冲着底下二人奔来,龙天傲看到是水攻之招,心里倒是安生些许,玩水他可是老本行,“真龙填海!”龙天傲灵力狂若瀚海,冲了上去,突然感觉灵力中一沉,叫苦道:“这是什么水,好他吗邪门!”

玄阴真水可不是普通的水,阴气极重,好在龙天傲精力强盛,刚刚能抵住,接着就是苦难业水下来,他觉得全身疲软无力,如同极度饥饿,身体空乏。之后几种异水,也马上就将打在他的攻击上。

秋少主见他敢接下这九种异水,冷冷地笑道:“不知深浅。”

章小鱼借这会儿时机,终于将第二件宝贝实体召出:元余净水瓶。

她看龙天傲实在是招架不住了,祭出了此瓶,蓝青色的小瓶子,对准了那些异水,吐出雾气,雾气缭绕,九种液体瞬间不动了。

秋少主傻眼了,心中着急,控制天水玲珑塔就要收回九种异水,只是章小鱼没给他这个机会,九种异水在雾气中各自团缩,慢慢凝集,最后化作九颗不同色彩的珠子,被吸入小瓶内。

秋少主没能收回至宝,气的暴跳如雷,拿出一个棋盘,挥手洒出无数棋子,棋子落土化形,变成个个巨型人偶。

章小鱼操控宝瓶消耗极大,龙天傲也是被异水折磨的厉害,章小鱼趁机巨型人偶没围上来,阴阳八宝极仙图一收,拉着龙天傲飞快地窜出去,逃离此地。

万仙尊见他们逃走,跳上血樱鸾鸟,带着众人追去,秋少主却恢复平静,眼中阴沉沉,口中念念有词,似乎在施展什么秘法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