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63 天傲冷面强逼供

少女千羽急忙射出无数符箓,符箓连爆阻在黑影之前,那身法像极了術咒阁的老女人:万仙尊。

“瀚海填波!”凭空出现的巨浪打来,符箓之爆被冲散。

“金钟拜谒!”吕宗主见来人实力强大,也使出看家本领,金钟罩体,手中也托出两个不大的金黄色小钟,钟声对着敌人扩散。

对面几名黑衣人被吕宗主的钟声覆过,动作突然变慢了许多,这边众人趁机连忙组成了防御。

“时间控制!好手段,京垣谷的人,这趟浑水你们也趟得起?”一个老者的声音,干巴巴地冲破了钟声。

“我们十三州之事,京垣谷本就有责任承担,有什么趟起趟不起的!”说话间,吕宗主毫不迟疑,身外大钟急速扩张,笼罩了十米左右停了下来。

黑衣老者取出一把蓝色怪锤虚空砸动,吕宗主的钟声被击散,攻击被击散之后,三个黑衣人在他们对面停下。

“好一手时间结界,不知你掌握了几层奥义!就让我领教一下!”老者再次出手,怪锤抬起,水纹浮现,他跳起身子,全身力气集中在巨锤上,对着那钟形结界砸去。

吕宗主手中小钟转动起来,身外的结界也跟着转动,怪锤砸到上面水花四溅,金色结界光罩被震得晃动,光罩瞬间暗淡了许多,那怪锤压着结界使劲向下砸,那一块结界变形,凹了进去,老者再次发力,幽蓝色的灵力聚向怪锤。

“嘭!”锤子砸进了结界上,结界碎裂了一个大口子,吕宗主的灵力从裂口里挥散,没了灵力支持结界似乎马上就要散架。

老者心中很是得意,手中怪锤继续向他们砸去。

“嗯?”

老者的锤子似乎是进入了黏稠的胶水,一时挥扯不开,锤子速度慢了许多,老者的身形也慢了许多。

“这是‘光阴慢’不过还没练到家!延老又故意在迷惑对方。”黑衣中年向旁边的人解释道。

“我看出来了,当年京垣谷时间奥义也是名镇四海,可惜啊!容叔,一起吧!早点解决了别再出什么意外。”青年眉峰高立,丹凤微挑,黑巾遮住高挺鼻梁,棱骨分明的脸庞轮廓被衬托的更加帅气,龙天傲又扮起了黑衣侠。

“好!公子稍等。”容叔手中提起宝剑也砍了去。

吕宗主看老者陷入到自己的结界里,正在得意,突然老者全身水纹扩散,结界被震裂,怪锤直接砸向他胸口,旁边长老们急忙挡上,千羽不要钱的撒着一波一波的符箓,这手段,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。

容叔的攻击跟在延老身后也到了,两人和十三州的人打起来,只有龙天傲静静地在那看着,安逸平和,他似乎早已看到了结局。

一刻钟左右,两人各自提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走来,普通扔到了龙天傲面前。

“公子,这两个带头的还是有些本事,尤其这女孩的符咒,和那个老女人一样烦人,多费我们了一点时间。”

“没事,辛苦你了,问出来什么了吗?”

“这丫头嘴硬的很,什么都不肯说,这个京垣谷的人倒是说了些。”

“都说了什么?”

“这女子有道符,可以探查出章小鱼同伴体内的灵印,其他的都不是很重要的信息,公子不行我们就用引魂术试试?”

“先把她唤醒,我到要看看她的嘴有多硬!”

“公子,不可动用灵力,你的伤......”

“没事,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!”

“那这些人要不要都杀了?”

“京垣谷的那家伙先留着,我记得父王先前说过,需要一些会时间神通的人。”

延老不再多说什么,手中弹出一团水,打在那个少女身上,千羽被水一激,醒了过来。她睁开眼,费力地抬起头,一个修长硬朗的身影印入眼帘,他正伏下身子,缓缓摘下面巾,乌发半散着垂下肩膀,白皙的脸上冷俊如霜,眼角微挑,黑眸如刃尖锐无比,他抿着的红唇,冷傲又盛气凌人,一股傲视天地的王者之气,压在她身上。

如此俊朗的男人,正是她寻觅良久的男神。

“怎么才能寻到他们体内的印记?”男子吐气如兰,姿态优雅带着高贵,深深吸引了她的心。

“你......”千羽面色羞红,张着嘴愣愣地看着他。

男子眼神更冷,厉声道:“别说废话,我没耐心听你说废话。”

“我......我不知道!”千羽咬着红唇,心里怦怦直跳,这个人影一入她的眼中,就催发了她内心的一颗种子。

龙天傲却不知她想的是什么,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狠狠地摁在地上,千羽本来羞红的脸立刻泛紫。他瞪着千羽冷冷说道:“不知道不要紧,我会让你知道的。”

龙天傲另一只手抓住她的衣服使劲一扯,胸前被扯烂,露出白玉脖颈下面的美艳春色。千羽口中几乎已经喘不过气来,身上衣服突然被扯烂,又羞又急,她正废力掰着龙天傲卡在她脖子上的手,急忙分出一只手护住胸前,眼中滚动着泪珠。

“如花似玉的小美人,不知你的味道如何?哈哈哈......我不介意在你死之前先享用一番。”

千羽闻言,脸上瞬间狰狞起来,泪水肆虐流出,张着嘴想骂他这个无耻之徒,无奈却说不出话来。龙天傲卡着她脖子的手,一使劲将她甩了出去,身体撞在树丛中,口中喷出鲜血,血水顺着雪白的脖颈流下。

龙天傲再次走到她身边,双手扯住她的衣服,狠命地撕了起来。千羽大片的皮肤露出来,她惊吓着叫道:“不要,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,你杀了我吧!”她怎么也没想到,掠走她芳心的男人竟是一个禽兽。

“杀了你,哈哈哈,我不会杀了你,我要天天这样折磨你,直到你说出来为止。”龙天傲一把捏住她尖尖的下巴,手指的力道很大,千羽嘴中鲜血再次溢出。

“在我手中,你的命就由我控制,哈哈,你这份姿色也算上等,相信在我们族中也能卖个好价钱。没关系,我还会把你赎回来,然后再卖给其他人,我就是要把你多卖几次,嘿嘿嘿,让你尝尝求死不能的滋味!”龙天傲松开了手,目光流连在她残衣遮挡的身体上,那是一种冷艳的眼神,一种炽热地眼神。

千羽害怕了,她缩着身子,颤颤地哭泣,她本就是心高气傲的女子,出身高贵,恪守家道,守身如玉是她的准则,她不怕死,但怕这个恶毒的男人,真的那样折磨她。

龙天傲脚步再次响起,嚓嚓地走近她,她如一只可怜的小兽,恐惧地看着那个男人,她不敢相信这么俊美的男子却有一颗恶魔的心。临近身前的刺耳脚步声,最终击破了这个不谙世事的少女的防线。

没等龙天傲抓向她,她哭着叫道:“我说,我说!”

“公子这么快就搞定了?”容叔还没歇过来劲儿,龙天傲就从旁边树林走出来了。

他看了看手中的符,笑道:“容叔还想我需要用多长时间?救人要紧,我们走吧!”

“那个女孩儿呢?杀了吗?”

“延老,你一点儿都不懂的怜香惜玉,那么娇滴滴的一个小美人,怎么能下得去手,我给关了起来。”说罢扬了扬手腕的纳生环。延老笑了,他知道他的小主人,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,估计是还有什么用处,他也不再问,跟着龙天傲走下山坡。

龙天傲拿着寻灵符,符面红点闪动,指示移向左边,龙天傲也跟着走向左边,指示又变,龙天傲随着指示最后停在一块大石头前。

延老站在旁边,左右看了看,奇怪地问:“这块石头我来回探查了数百次,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,指示停在这里?没搞错吧?”

“再探查一下,定是我们疏忽了哪里!”龙天傲拿着符箓,左右摆动,那上面的指示一直停在此处不动。

“公子,发现了!”容叔叫道,引得二人急忙转过身来看他。

“公子你看这里。”龙天傲随着容叔的指向看去,那里一片高高的杂草,没见什么异状。正纳闷,延老一拳打去,竟打出了涟漪。

暗门!好神奇的暗门,章小鱼的布置果然不是常人能比的。他心里这样想的,手就伸进了那处波动中,半只胳膊神奇地穿进了石头底下。

“哈哈,就是这里了,我们赶紧进去吧!”龙天傲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,身后二人也跟了进来。

洞内,林渊正守着石室门口,别溪此时满身通红,好像被火烤熟了一样,体内那个印记已经微不可见,再加一把劲儿就能全部祛除干净,别溪用力催动最后一点药力,再次冲刷印记,药力过后,透明的印记无声地碎成细屑,别溪立刻用灵力将它们包裹起来推出了体外。

“别溪前辈,成功了吗?”林渊见别溪睁开了眼睛,赶紧凑到跟前。

“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大功告成,再也不怕被他们追到了。”别溪满意地点着头。

林渊孩子性情,高兴地围着他转着圈,口中叫着:“太好了,小鱼姐姐知道了,肯定会更高兴。”

“小三,小三,别转了,把我都转晕了,今天你的修炼怎么样,你还没汇报呢!”

“我已将金阳烈炎凝成了,只不过比豆子还小。”他微红的小脸肉肉地颤了颤,嘴角上扬,露出一口小白牙。

“这才是真正的好消息,这证明你的炼器术已经晋级中级高阶了,厉害了小家伙。”别溪打心眼里高兴,章小鱼运气不错,得到了小三,离她实现愿望又近了一步。

“别溪前辈,小鱼姐姐怎么还不回来?”

“别着急,她......”

“哈哈,别着急!我这就把她救来。”几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石室门口。

别溪心中一惊,林渊也如临大敌。

“别溪,几日不见怎么对我如此警惕,我可是要帮你们的。你快点将瞒天逆行葛交给我,章小鱼现在很危险,需要用它来化形。”龙天傲恨不得马上拿了仙草,去救章小鱼。

别溪闻言,表情变化不大,笑着说:“龙公子放心,章小鱼不可能出事,你们回去吧,这瞒天逆行葛是不会给你的。”

龙天傲一听急了,怒道:“别溪,我可不是再跟你开玩笑,章小鱼真的有危险!”

“我也没开玩笑啊!龙公子你就管好你自己就行了,别再死皮赖脸的纠缠我家小鱼了。”别溪根本不把他的话当回事。

“那是我的,你个死乌龟,去死!”龙天傲听别溪说章小鱼是它的,真怒了,抬手聚出一股灵力想别溪打去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