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66 灵猫情深桃心乱

桃复生调息片刻,看向四周,赵厶巽仍在坚持锻炼,幽夜在不远处静坐修炼心境。他轻轻吐了口气,索性不再修炼,向那二人走去。

桃复生走近幽夜,也在一旁坐下,等着幽夜修炼完毕。他扭着头,目光停在了幽夜脸上,自从幽夜完全化形后,他还没仔细观察过,现在闲着没事,便凝神看了起来。

这个女孩不算是特别美的一类女子,但很有味道。利落的短发,乌光闪动,发尾带着一丝金红色的光晕,娇柔的脸上峨眉短画,她闭着眼,尖尖地鼻头微微挂着几滴汗珠,侧影看去,红唇凹凸有致,似朱花欲放。

“吭!......”突然幽夜双眉蹙起,表情似乎难受非常,脸色也跟着变白。

“幽夜!怎么了?”桃复生正看的痴迷,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他惊到,急忙扶住幽夜问道。

幽夜脸色变的更加难看,桃复生手中绿光亮起,生命力传入幽夜体内。幽夜身体似乎是生机尽失,一见生命力就急不可耐地吸收起来。

桃复生感到不对劲儿,灵识探进幽夜体内,这一看着实吓了一跳,因为他看到幽夜体内形近枯槁,根本不像是一个少女的身体,到像是行将就木的老人。她丹田内几个黑色的漩涡不断吸收着他传来的生命力。

这是怎么回事?这些黑洞是什么?但是现在幽夜正在危急关头,他顾不得多想,调集自己全部的生命力灌输进来,那几个黑洞贪婪无比,机乎是无底洞,不一会儿就将桃复生传来的生命力吸收一空。

这,不可能啊!这到底是什么?桃复生心中一惊焦急地叫道:“幽夜醒醒!这是怎么回事?幽夜!幽夜!”

幽夜却似什么也听不到,依旧闭着眼。

桃复生心中一横,施展禁术,抽调自己寿命换取生命力,传入幽夜体内,幽夜体内生机逐渐恢复,那些黑洞吸收了大半生命力,终于有止住的形势。

过了个把时辰,幽夜丹田的黑色漩涡停止了转动,她的脸色也红润起来。桃复生也停下传送生命力,将剩余的生命力还了回去。桃复生脸色苍白,坐在一边赶紧调息,恢复身体。

不久幽夜终于睁开了眼,桃复生赶紧凑到她眼前,问道:“幽夜你没事了吧,吓死我了!”

幽夜星眸闪动,泪光浮在眼眶,静静地看着桃复生说道:“对不起!”

“嗯?没事就好,有什么对不起的!”

“谢谢你,桃复生!”幽夜突然紧紧地抱住了他,趴在他肩上不住地流泪。

桃复生感觉心跳都要停止了,双手不知该放哪里,脸上一片通红,口中结巴起来:“幽......幽夜......姑娘,你......体内是......怎么回......事?”

幽夜松开了他,坐直身子,说道:“其实我没给你说实话,我修炼的玄夜功,是及其独特的功法,它是透支自己的生命力来提高自己的修为,好在有九幽天魂诀,我才支撑了这么多年。”

“透支生命力?和我透支寿命差不多,那把生命力补回去不久行了?”

“我也这样想的,但是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就难了。不说含有生命力的宝贝难找,就是找到了也是杯水车薪,这次在金印灵猫族,我又觉醒了第二种血脉,导致体内一片混乱,功法也乱了,透支的生命力几倍的增加。”

“你怎么不和我说,我有生命力啊!我可以帮你!”

“其实最初我抓你,就是想提取你体内的生命力,可惜我......再说你能帮我多久。现在你也知道了,我这一次就吸收了那么多生命力,你能支撑几次?而且你的毒体还需要生命力压制,我再索取,岂不是让你雪上加霜吗?”

“我......”桃复生再次感到无力,就像章小鱼的离去,师父的死,他无力阻止,无力挽救,无力地让他感到绝望。

“桃复生,这就是命,虽然我不服命,但是不能不承认,命数难违。”

“幽夜!我会想办法的,我会有办法的,起码现在我能支撑的起。放心,只要我在,就绝对不会让你有事!”

“谢谢你!能认识你,是我今生最幸福的事。”

“幸福!”桃复生似乎领悟了什么,幸福,曾经他以为会长长久久地伴着他,只是现实告诉他,那些最终只是虚幻。

“幽夜,你......”

“没事,现在只要我不修炼,不运转功法,就没事。”

“好!你要坚持住,我会尽快想办法。”桃复生害怕此时的幸福,会突然间化作尘土飞灰,流散在风里。

“桃大哥!幽夜姐!你们哭了?”

幽夜赶紧抹了泪,笑道:“你个死猪头,就盼着我们哭是吧!”

“不是的,我觉得幽夜姐笑最好看了。”赵厶巽傻乎乎地摸着后脑勺。

“你怎么不练了?”桃复生早也抹了泪,接着问道。

赵厶巽另一只手捂住肚子,八字眉吊着,苦着脸道:“我饿了,回来给你们说一下,就去找吃的。”

“好你去吧!我和你幽夜姐研究一下这个阵法,争取早日出去。”桃复生看着他那呆样,也笑了。

赵厶巽点了点头,纳界笔一亮,划过《写灵录》,一只体型巨大的青羊出现,铰酉羚,凡级中阶,背部一道红直连尾部,短尾尖尖,能放烟火,头上四根直直的长角,非常锋利。

赵厶巽骑上铰酉铃,就跑远了。

两人相视一笑,向阵中心走去......

一棵树下窜出几个身影,飞快地移动,看样子是被什么东西给追赶。

不一会儿,后面跟上一群白色的怪虫,声鸣阵阵,带头的是个胖圆的巨虫。正是那个阿六,它带着一众死魂蝉,向东扩张,沿路的诸多种族都被剿灭,现在它正在追猎漏网之鱼。

它们追到一个水池边,阿六停了下来。因为那些人的气息到此就消失了,旁边一个死魂蝉好像发现了什么,到它跟前交接了几句。阿六就带着小弟们向一颗树下走去,发现树上钉着一个同族尸体,看样子是死了很长时间了。

这是探路的前锋,看来这一处有厉害的种族存在,阿六想到此,扭头召唤一众小弟,命道:“去四周查看一下,看看能寻到什么有用的信息!”

无数死魂蝉飞了去,过了许久才陆陆续续回来。阿六综合了一下它们汇报的信息,确定这里有一个实力强横的大族,只是无法发现它们的藏身之地。

它叫来一个小体型的死魂蝉,说道:“你回去告诉主母,这里发现有不明种族,实力应该不低,现在无法发现它们的藏身之地。”

那只死魂蝉转眼就飞走了,阿六带着虫群有转向别处。

那片不大的水池倒映着绿树,几只普通的飞鸟掠过,映衬的此地幽静安谧。

水池上空突然出现异动,如水的涟漪浮现,一个人影钻了出来,观察了一会儿,又钻了回去。

金印灵猫族族内正殿中,几个人分坐两旁,见到大长老回来了,几人急忙起身,“大长老,多谢您的收留,后面死魂蝉没有跟来吧?”一个青面中年,感激地说道。

“没有关系,我们互为邻邦,本该照应一二,这死魂蝉来势汹汹,也只有我族能安避一时了。呵呵,死魂蝉是破不了我族的天然大阵的。”

“是啊!贵族上次就安然避过一劫,这次也定能安然度过此劫。”

“哈哈,那就借吉兄吉言了,不过这几日,族中有些大事需要安排,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几位不要见怪,还有就是,族内忌讳较多,希望几位安守此处,不要擅自走动。”

“大长老放心,我等都是识相之人,不会为您带来麻烦的。”

“那就好,等过了明日,小儿成婚后,我再和几位好好叙叙旧。”

“赫程公子要成婚?这可是大喜讯。”吉姓中年,皮肉堆起,笑的样子有些心疼。

接着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,说道:“如此大喜之事,怎能没有贺礼,吉某逃来时太过匆忙,也没什么拿出手的宝贝,这是我一直随身携带的养身结灵丹,小小薄礼不成敬意,还望大长老收下。”

大长老假意推脱一番,最后还是收下了,其余几人也都割肉似的拿出来一些宝贝,献礼上去。大长老此时笑意更深,眼中尽是满意之色,心中道:还算识抬举。

此后一连几日,金印灵猫族内上下喜气洋洋,到处张灯结彩,人影攒动。月赫程与幽裳的婚事那是办得风风光光,郎才女貌,天偶佳人,族内之人都羡慕不已。唯独月华涅夫妻,阴郁的脸上都能凝出冰霜,强压之下还不得不以幽裳父母的身份出席大婚盛典,笑脸下心中之痛无以言表。

金印灵猫族族内欢腾喜悦之时,却不知族外死魂蝉大军再次出现,一袭白影,掠下枝梢,停在那处不大的水池旁,玉手点动将钉在树上那只死魂蝉去下,灵力裹挟下,那只死去的死魂蝉化作飞星消失不见了。

“阿六,你的办事能力越来越差了,这么点小事都得让我亲自来做。”冉音儿口中不满地责怪道。

“主母恕罪,我实在是能力有限,这个种族隐藏阵法玄妙至极,很难寻出。”

“哼!你呀,就不知道长进!呵呵呵,我到要看看是什么种族有这么大的本事!”冉音儿手中灵力再起,无数虚影飞出,天地间突然被无形的力量搅动,虚空中出现许多褶皱,到处涟漪横生,所触之物都被拉扯变形。

好一会儿,冉音儿才收了法术,她微微吐纳之后问道:“这件事,真还有些不易,你还查到什么信息没有?”

“此处到没什么信息,不过主母让我找的那个和尚,我找到了,不日就能将他带回来。”

“哦?这件事办得不错,这次化形仪式就添上你了。”

阿六喜滋滋地谢道:“多谢主母恩典,我定会竭力为族效力。”

“你去吧!早日将他带来,这里就不用你了。”冉音儿灵巧的小脚轻轻一点地面,飞身飘了出去,转眼间就来到了一颗大树下。

“就是这里了!”她手指一点,凸起在地面的树根应声炸裂,露出一口黑黢黢的古井。眉尖微竖,白色瞳仁冷光射进井内,古井没有任何异常。

怪不得阿六找不到,这口井倒真是玄妙异常,竟然看不到底。思罢,她手中玉笛忽现,红唇似蕊,微吐兰芳,透明的音符如蝶飘舞,夹着井口荡起的微尘飞入井中。

还是探不到底部,她也不敢冒然进入,手中玉笛舞动,引出全身灵力,狠狠地击到井中,周围一阵动荡,然后就恢复了平静,冉音儿依旧没有寻出古井的奥秘,转身就离开了。

金印灵猫族中喜气依旧,突然后殿祖祠内传来巨响,一股黑烟升起,惊得众人纷纷来到这里,几位太长老看到祠内护族大阵的核心:天幻沉晶石竟裂出来一道为不可见细纹,他们心中骇然不已,因为他们几人联手也未必能做到,这是强敌来袭,之后族内顺间变的严肃起来......

妖狼谷内,夜色蔓延,月娥初上,桃复生和幽夜还在研究幻境,突然听到赵厶巽急乎乎地叫喊声。

“桃大哥!幽夜姐!救救我,救命啊!”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