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5 瑞光援手封双珠

那几束白光把桃核团团包裹起来,表面的毒气好似老鼠遇见了猫,瞬间萎靡不振,被白光强行束缚在了桃壳表面。别无退路的毒气挣扎着融进桃核那一半紫红血色内。

桃核外壳的碧绿色泽在白光中愈加耀眼,碧绿之色迅速扩大占领的面积,把紫红血色逼退到桃核根部。最后紫红血色退无可退竟沿着裂口钻进了桃核内部。

白光也随紫红血色冲进了桃核内,战场随即转移到了内部。桃核内,除了粉嫩白润的根须,还有两片胚乳,一片乳白,一片紫黑。紫红血色一进去就直冲那片紫黑胚乳而去,最终二者合二为一,那片胚乳上紫黑之色更深了一层。那白光仿佛天生便是紫黑毒素的克星,在白光帮助下,种子调集所有的生命之力猛力进攻,紫黑色毒素被迫一退再退,最后在白光的压制下,结成了一个紫黑色圆珠被封印在那片胚乳上。

另一片乳白胚乳上也很奇特,一条淡黄色龙影在胚乳上不断奋力地挣扎,始终挣脱不开胚乳的束缚。当结束与毒素的战争之后,种子顺手也把它给收拾了一下,龙魂逼迫结成一颗黄色圆珠封印在乳白胚乳上。

这场艰难的战斗能取得胜利,那祥瑞光罩功不可没,当然种子本身的努力更是胜利的关键。

其实,睡在桃核壳内的种子本来还处在很长的休眠期,桃核外壳受到血中毒素侵蚀。裂开一道小缝,剧毒血水冲进了桃核内,毫无防备的种子突然受到血水毒素的刺激,不得不提前醒来。醒来的种子需要大量水分补充,新生的根须便饥不择食地把含有剧毒的血水全盘吸收了。毒素在种子体内横冲直闯,差点使得种子夭折。

刚刚苏醒就被自己的贪嘴折磨的够呛,种子急忙调动全部生命之力阻挡,这些毒素顽固的很,一时间也无法祛除,无奈只得暂时把毒素压制在一片胚乳上。

随着种子的彻底苏醒,一股隐藏在种子体内的更加巨大的生命力彻底展露出来,接着便在白光的协助下取得了胜利......

说起那条龙魂也是倒霉,它的出现是偶然也是必然,在龙头坠落时,复生九魂桃的灵力不断修复龙头,使得熬灼死的不能再死的头骨,趁着复生九魂桃的灵力竟又集结了最后的龙之本源,借着远古真龙精血的帮助,竟重新聚生出一丝淡青色透明龙魂。可以说熬灼之魂复生了。

熬灼龙魂复生后,正好遇到复生九魂桃苏醒的种子散发出的巨大生命之力,自是喜上心头,迫不及待想恢复肉身的他想都没想就冲进了桃核中。结果适得其反,龙魂被自我保护的种子束缚在一片乳白胚乳上,无法离开。

龙魂虽然被束缚在胚乳上,但也得到了一大好处。

之前根须饮鸩止渴地吸收进来许多毒素,差点就使种子夭折了,多亏远古真龙精血及时输送来精力,助其度过了难关。要说起远古真龙精血输送精力这事还得感谢熬灼,熬灼的龙魂被种子压制在胚乳上,使种子有了一丝龙的气息,远古真龙精血感受到种子的一丝龙气才同意被根须吸收进种子内。被缚在种子上的龙魂也吸收了远古真龙精血,此魂因祸得福,聚生命之力和远古真龙精血二者之力,由淡青转为淡黄,凝结成了远古真龙之魂。

在毒素被压制后,复生九魂桃种子磅礴的生命力砰然而出,在祥瑞之光牵引下根须再次快速生长,根须之下祥瑞之光越来越盛,祥瑞圣光团聚之处竟然是一个黑钵,钵内佛光缭绕,一颗乳白中透着粉红荧光的珠子悬在黑钵内,珠子悬在黑钵中徐徐自动。珠光一圈圈向外扩散,直到透过土层,罩住了这片土地。毒雾十分忌惮这层珠光不敢越过光罩一步。

而被珠光牵引下来的根须紧紧包住了黑钵,如同一个顽皮的孩子,紧紧搂着他心爱的玩具,生怕被别人抢走了似的。

这白中透粉的珠子竟是一颗舍利子,不知是谁将这颗舍利子藏在这里。也不知舍利子在这里藏了多少岁月。

在舍利子粉红荧光的庇护下,桃种终于可以安心的生长了。

于是,桃种很快就发芽儿了,两片小叶芽顶开残破的桃核外壳扬起了头。探出摇晃的小脑袋,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。

两片胚乳一白一黑,左右呼应。随着桃树种子发芽长叶,两片胚乳把贮存的营养输送了出去,新生的嫩绿叶芽慢慢舒展,胚乳也逐渐干瘪。淡黄龙魂珠和紫黑剧毒珠也逐渐被干瘪的胚乳包裹,缩成一团,嵌在芽茎上。

就这样,一天天,一年年,复生九魂桃幼苗开始慢慢生长,从一厘米,两厘米……到一米,两米……银褐色树干粗壮强劲,玉白色枝条长而纤细,翠叶晶莹,隽秀犹如画笔,桃树亭亭玉立,宛如纤腰舞女。

棕褐色的土地下,根系越扎越深,把黑钵团团包住后又不断向下扎。它在寻找水源,根须延着湿润的土壤伸到紫色水潭边,一小部分根须试探性地穿过光罩去汲取水分,一刹那间那些细白的小根纷纷化作了乌黑碎屑。根须毫不气馁,锲而不舍地继续向着水潭扎根,一次次化作乌黑碎屑,又一次次不断生出新的须根……

岁月无声,流水无痕,光阴流转,泉涌不息。须臾间一场场世间繁华落幕,一次次风云跌宕起伏,短短百年晃眼而过。

万毒迷雾谷依旧翻涌着淡淡的雾浪,阳光在淡淡雾浪的推搡下滑入谷内。一大片一大片旺盛的迷脔香草密铺在林间各处,它们散发着淡淡香气,吸引着谷中仅有的几种毒虫前来采食花蜜。

因为谷中毒气所致,谷中虽然只有隐戻霸王蜂,赤毒林蝶,金翅酿毒蚁,幻彩吸粉蝶这四种能对谷内毒素免疫的昆虫。但它们种族数量极为客观,几乎谷内所有需要传授花粉的植物旁边都能看到它们的身影。

满谷的绯红浓绿,凝紫浅黄,蜂飞蝶舞,香雾缭绕,空气里充满湿润的水气,菱纹紫蕉叶上闪动着晶莹的水滴,此时此景,最是诗意。

傍着午后斜阳,复生九魂桃树舒展着婀娜的身姿,阳光下密密麻麻的翠绿的枝叶犹如无数跳跃的小精灵,偶尔清风吹过,绿叶煽动,几朵粉红的小花俏皮的扒开叶丛露出可爱的小脸。细数一下,一、二、三……总共一百零七朵。咦?不对!微风摇动下又从叶丛中钻出来一朵将开未开的花苞,看起来饱胀得马上要破裂似的。

伴着微风,和着斜阳,复生九魂桃树惬意地偎依在舍利子的珠光瑞气中。悠悠然似要安眠入睡。

霎时巨变,一声巨雷震掣山谷,就连巍峨的齐天峰也不禁颤了三颤,接着一道巨大的闪电划破苍穹直射谷底。被劈开的雾气倒卷出去,径直冲出数十丈高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