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74 敌追不舍师徒散

山林古道,野风撩动枝梢,一群山鸟惊飞四散,天空一只暗影落下。

林中一队人影飞快掠过,来到前方一个女子跟前停下。那女子鹅黄色衣裳金丝镂绣,银纹排边,袖口薄纱随风飘动,她背着身,乌黑秀发柔顺地垂在后背,两鬓各起一缕盘缠着坠在脑后,几朵鲜花别在上面,显得清新脱俗。

“黄苏媛,可是有什么发现?”带队的一个男子快步走到女子身边。

“景哥哥,我的粟鸾翁刚飞回来,一定是有了发现,别急!我问一下。”黄苏媛笑脸微红,半低着头,不敢看面前的男子,玉手只管向脚下那只大鸟召唤着。

“那赶紧询问吧!这次任务如果完成,回去后宗内少不了嘉奖一番。”男子很满意地笑着。

黄苏媛手指一点眉心,一道青光出现连在粟鸾翁的头上,片刻后少女脑中就浮现了粟鸾翁见到的那副画面。

“景哥哥,是他!看地形是在白鹤岭一带,我们得赶紧动手,晚了他就出了我们所辖的地界了。”

“白鹤岭!看来他们是想去鸿新国,寒志习你带人先堵住他,我去接应凌大哥。”男子转身命令道,他一招手,身前出现一只威猛的巨兽,他跳上去,看了一眼黄苏媛,就飞奔而去......

坞小智被师父收拾了一顿,老实多了,毕竟胸口的伤还是挺疼的。

两人不急不慢地走着,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被发现,危险渐渐来临。

“老…额…师父,您老累了吧!还有多远能到边境啊?”吴小智习惯性地想叫老头儿,一想到胸口的痛,又改了口。

徐江鹤白了他一眼,说道:“还远着呢,早告诉你要省点儿力气,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你就饿着吧!”毕竟是亲师父,坞小智的花花肠子他也摸得清,不是饿了,他才不会说好话。

坞小智嬉皮笑脸地贴过来,嘿嘿笑道:“师父!你真不愧是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算尽千古,摸尽人心,天机曲指间,掐算真高名。徒儿我……的确饿急了,师父行行好吧!可怜可怜我这个双亲遗孤,体弱多病的孩子吧!”说着斜眼看徐江鹤没注意,手指沾过舌头,在眼角下抹出一道泪痕。

“去你个小滑头,吃的没有,再往前走十里多路,我记得那里珍莓果林不错,想吃……唉!唉!你个兔崽子,等等我。”坞小智不等徐江鹤说完就跑了出去,老家伙嘴里骂着撵了过去。

他一口气跑了十里来路,也没见到什么珍莓果林,“呼哧”一屁股蹲在地上不动了。徐江鹤脚力也不慢,紧跟着就到了,坞小智一见他就开始嘟囔:“你个糟老头子,上辈子是绣花姑娘瞎眼病——看不见针眼(真言)。珍莓果林在那儿?”

“人老了,眼花耳聋,可能是记错了,应该还有二里远,要不你先等着,我去吃个饱再给你带点儿回来。”徐江鹤很认真的说着,那小眼睛却贼溜溜的转了几圈。

坞小智看他说的认真,拔腿又向前跑去。徐江鹤跟在后面狡谐地笑着,他抬头看了看天,似乎要下雨,也紧了脚步跟上去。

不一会儿,他就赶上了躺在树根下的吴小智,坞小智跳起来叫道:“老家伙你是迷魂汤喝多了,存心装糊涂,哼!哪有珍莓果林?你的谎话气人功都快练爆了。”

“哈哈哈!我可没骗你,是你听话不听音。珍莓果林呀!”

坞小智这才明白过来什么是真没果林,这么简单的坑自己竟没想到。他气呼呼地看着徐江鹤,正要说话,徐江鹤脸色一变说道:“小智,我们有麻烦了!”

坞小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看到天上盘旋着一只大鸟,立刻明白了师父说的意思。他也严肃起来,问道:“师父,我们被跟踪了?”

“嗯!这只鸟跟着我们很长时间了,现在我们得想办法甩开它。”

坞小智瞬间精神起来,拉着徐江鹤就向前跑,徐江鹤口中叫道:“你是跑不过它的,这里树木稀稀拉拉的,遮不住身影,前面的山看似很近,估计还得走很长时间,小智我们处境不利啊!”

“老头儿!别说了,快走几步,我听见水声了!”

“藏在水中?......你跑慢点儿......不行我们都不会避水术,藏不了多长时间......你别拉那么急......况且你的伤口不能招水,让我再想想!”徐江鹤被坞小智死命拽着向前跑,脚步有点跟不上,嘴里嚷嚷着。

“不用躲到水中,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坞小智狡黠的扭头眨了一眨大眼睛。

果然,跑了一会儿,就看到前面有一条不大的河,河水顺着山势斜斜留下来,这里地势平缓,水面平静,清澈的水中隐约可见河底的沙石。

坞小智停在水边观察了一会儿,顺着河边找到一处水位较浅的地方,他招呼徐江鹤道:“老头儿赶紧来,该你大显身手了,快点捉几条小鱼唉!”

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着吃,不捉!”徐江鹤心里着急,不在嬉笑,一脸正经的教训着。

“师父!你怎么忘了?我去拾些干柴,您就别耽搁了。”坞小智口气软下来。

“拾柴!哦哦哦!我明白了,还是你鬼点子多。哈哈哈......”徐江鹤变脸儿似的大笑了起来,手脚麻利地下到水中。

这师徒都是有过野外生存的经验,很快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。坞小智点着了干柴,他师父处理好了几条鱼,放在火上烤着,上面撒着不知名的调料。

“师父你说灵兽的味道是不是更好吃?”坞小智口水不觉流了出来。

“一会儿就让你尝尝!”徐江鹤又掏出一些调料撒在了烤鱼上面,浓浓的香味立马飘了出来。此时那队不知是什么势力派来的人,正急急地向这里赶来。

“黄师妹,这次你的栗鸾翁可是头功啊!”一个毛头青年骑在一头青灰色的豹子身上,口中不断夸着身边的少女。

黄苏媛骑在一匹白点棕花马上,心不在焉地听着他再说话,也不回言。

“师妹,现在他们在哪儿,不远了吧!”青年不甘心地再次问道。

“嗯!不远了,我感觉到他们在鹤嘴河那边。”她无意地随口答着。

身后一个蓝衫少年应道:“寒师兄,鹤嘴河里的鱼可是香的很,一会儿完成任务我们捉一些回来怎么样?”

寒志习没好气地说:“舒立轩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,多捉一些回来,让你黄师姐也尝尝鲜。”心里默道:你个吃货,插什么鸟嘴!

“好嘞!这事师兄就放心交给我吧!”少年没听出语气的怪异,一拍身下妖兽,飞快地跑了出去......

坞小智师徒俩口水已经流到了地上,却没舍得动那几条烤好的鱼,他们远远地躲在一颗树下,偷瞄着什么。

“老头儿,它下来了,哈哈撑不住诱惑了吧!”坞小智诡笑着说道。

徐江鹤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,训到:“小点声儿,别再把它惊跑了,得早点收拾了它,不然只恐再生什么变化。”他白眉提起,小眼睛专注地看着那只飞鸟。

坞小智似乎是看到了一只肥肥的烤鸟腿在眼前晃,口中不禁又吞了吞口水。

那只鸟经不住那香味的诱惑,来回试探了好几次,终于放下心来,扑到那几条烤鱼上大快朵颐起来。坞小智在心底默数着:五、四、三、二、一、倒!

那只大鸟如同喝醉了似的,晃悠悠地就倒在了地上。

坞小智飞快跑过去,拿起半截宝剑砍在鸟脖子上,鲜血喷出,大鸟抽出着扑腾了几下就一命呜呼了。徐江鹤也跑了过来,拉着坞小智就跑,坞小智被拽的差点儿翻个跟头,他嘴里叫道:“老头儿!鸟!鸟!我的鸟!”

“别叫了,他们追来了。”徐江鹤到底是经验丰富,坞小智杀死那只鸟的时候,他爬到树顶远望四周,发现不远处几只飞鸟惊恐地飞了出来,便知道敌人追来了。

他俩刚跑出没多远,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:“那贼人,休逃!”

这一声,惊得坞小智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儿,这么快就赶来了,我千辛万苦捉到的鸟要落入他人之口了。

师徒俩又加快了脚步,身后妖兽奔跑的声音越来越近,徐江鹤心道这次是逃不过了。

眨眼间,追赶之人就到了他们俩身后,徐江鹤停下脚步,对坞小智说道:“你先走,我来拖住他们。”他转过身提起宝剑,横在眼前,却见到对面只有一人,是个十三四的少年,紧张的心弦平缓许多,毛没长齐的小子,他还看不到眼里。

坞小智跑了两步停下身,他还是担心师父的,转头看到师父抽剑砍向一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少年,周围也没什么其他敌人,胆子也是大了,拿起半截宝剑也冲了过来,口中大叫道:“师父我来助你!”

那骑着妖兽的少年也不惧,不知什么时候又召出来两只妖狼,冲着坞小智扑来。徐江鹤听到坞小智又回转来助自己,口中骂道:“你个兔崽子是嫌死的慢吗?别在这儿碍手碍脚,赶紧走!”

坞小智知道师父的能力,只有一个少年和几只妖兽,师父绝对应付的来,他又咋咋呼呼地叫道:“好嘞!老家伙,你自个儿保重,我在前面山里等你!”说完就蹭蹭跑开了。

两只妖狼正要追过去,却被少年唤了回去,因为他的确应付不了徐江鹤这个杂术颇多的老油子。坞小智跑的很快,转眼就消失在树林里,河边两人打斗异常极烈,不远处嘈杂声响起,黄苏媛骑着花马带着那队人急急赶来了。

“可恶老贼,敢杀了我的栗鸾翁!纳命来偿!”她满脸通红,火气冲天,恨不得马上就将那个贼眉鼠眼的老头儿给大卸八块,手中早就取出兵器打了过去。

那个寒志习在后面安慰道:“师妹莫急!我帮你将他拿下!”他指挥众人一起攻向徐江鹤,徐江鹤双手难敌众拳,处境一时岌岌可危。

先前的赶到的舒立轩见大部队赶来,急急喊着:“寒师兄,那个小子向山里跑了,你们快去追!”

寒志习一听,立马带着几个人向坞小智追去,妖兽奔跑如风,冲进了那片树林中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