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75 暗夜魁尸太惊魂

那寒志习带着多半人追入林中,这边的徐江鹤才松了口气,剩下这三五个人即使自己应付不来,逃跑还是又把握的。这老家伙滑溜的很,从不硬碰,他左一个虚晃,右一个假招,到把这一众人与妖兽耍的团团转。黄苏媛又急又恨,她失了心爱的妖禽,又招出两只花翎雕,手持短剑跟着众人堵截那个老贼头儿,其余几人也是妖兽尽出,扑来撕去,一时乱成一锅粥。

徐江鹤心里正乐意,因为他们人兽虽多,但都是我行我素,毫无配合,施展的招式互相干扰,到给他创造了不少有利条件。他计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,寻了时机,猫身一窜将没有防备的黄苏媛扑下马来,右手一扯缰绳,左手朝人群投了几颗黑色弹丸,他两脚一夹马肚子,左手收回时顺带使劲儿拍了一下马屁股,那白点棕花马吃痛,扬蹄飞奔出去。

身后人群,弹丸炸裂,骤时浓烟四起。众人被呛得不轻,等逃出烟雾范围时,徐江鹤早已没了影踪。

黄苏媛抱起死了的栗鸾翁,眼中泪水噗噗落下,旁边几人丢了目标,都兴怏怏地耷拉着头。

她咬着嘴唇,看了看那几个同门埋怨道:“你们这么多人,连一个快死的老头子都拿不下,这些年的饭都白吃了?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追啊!”

“黄师姐,你说的轻巧,那老家伙你也见了,比泥鳅还滑溜,这都没影儿了,去哪追?”

黄苏媛被说的无语,又急又气,抱着那只死鸟流着泪跑了。

黄苏媛刚离开一会儿,林中又窜出一队人来。舒立轩几人连忙站起来见礼道:“景师兄好。”

“你们怎么在这儿停留?那小子呢?”景师兄满脸不悦。

“寒师兄去追了,我们......负责阻截他的...同伙儿。”

景师兄没再理会他们,恭敬地对旁边的男子说道:“凌大哥,我们也过去吧!我那几个兄弟都是毛手毛脚的,别再给那小子溜了。”

“景兄弟带路,希望早点寻到他。”说话人正是凌强世,天下宗派都在大范围的搜查坞小智,黎云宗一开始和别的宗派一样,是向坞小智初次出现的双马城方向探查,寻了多日不见丝毫影踪。凌强世觉得不对劲儿,于是私下里找到宝兽宗帮忙反方向搜查,果然让他找到了吴小智的踪迹。

他们飞快地向坞小智逃跑的方向追去,刚才那几人也自然赶紧跟了过去,此处再次安静下来。不一会儿,那河岸下边悉悉索索地爬出个人来。他满身泥浆,脸上也是被泥水糊着,手中拄着沾满泥浆的棍子,踉踉跄跄地走回河边,一头扎进水中,清水都被搅浑了,他再次抬起头来,脸上污泥洗净了,大眼睛警惕地四下观望。

“呼!好险,幸亏没向山里跑,自己好佩服自己,呵呵......”这人正是坞小智,原来他跑进林中,正好看到一直受伤的小鹿,于是计上心来,他捉住了小鹿,忍痛将自己的伤口弄破了,把自己的外衫染了血迹,绑在小鹿身上,然后在狠狠地拍在小鹿伤口上,那伤口鲜血喷了出来。那鹿本就受惊,这一疼,没命地跑了起来。

他为了更方便让人找到小鹿的踪迹,将自己的血涂抹几棵树干上,指引方向。做完这些他悄悄绕向远处,后面的人追来,看到血迹,就追了过去。而坞小智就顺着河岸悄悄地溜了回来,藏在了此处河岸底下的湿泥里。

坞小智本来是想回来找师父的,结果那老家伙比他还滑头,早跑没影儿了,他就一直躲着,等这些人走了他才爬了出来。来到河边草草地洗了洗,向北边飞奔而去。

白鹤山形如其名,山脉就像一只向东飞的白鹤,寒志习追去的方向正是白鹤的脖颈之处,名叫:鹤颈峰。他们沿着血迹追了好长时间,终于在鹤颈峰下的林中他们发现了那小子的身影,沾满血迹的土黄色衣服在林间还是很显眼的,他们兴冲冲地围剿过去。

在他们身后赶来的凌强世,仔细探查着前方人马留下的痕迹,他总感觉自己又被那小子给耍了,但那血迹他用灵符验过了,的确是坞小智的血液。

不一会儿他们赶上了前面的队伍,景师兄招呼前方的人过来汇报情况了,得知他们把坞小智逼上了鹤颈峰。凌强世很高兴,狡猾的狐狸到底还是要被自己捉到了,他顺着众人方向追去,在鹤颈峰半腰上堵住了所谓的坞小智。这一看简直要把他气的吐血而亡,利剑清光一下将鹿头砍落,然后发疯似的用剑使劲砍着死的不能再死的鹿身。

“凌大哥,我......我再派人去找!”景师兄脸如同上了绿漆。

凌强世红着眼,咬牙切齿地吼道:“找,无论如何也得把他找到,坞小智!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坞小智独自向北边跑,北边那座山峰叫左翼峰,山峰不似鹤颈峰那么高,但面积大,像一只展开的翅膀。这时的坞小智又饿又累,伤口痛的钻心,但他不敢停下,那凌强世是聪明绝顶之人,没准儿又发现了自己的踪迹。这该去哪里才好,师父你也没给我留个地图,让我怎么找你,他知道自己没了师父帮衬,处境将更难。想到这儿,他打起精神,拄着断剑,双腿抖索着慢慢向前走。

山麓吞噬了西天的红霞,暗影慢慢延爬在山下的林中,坞小智抬头看看天,自语道:“天又要黑了,老天啊!给我指个路吧!鸿新国该走哪里啊?”有气无力的声音淹没在黑暗里。

野外山间白天还好些,晚上野兽出没伤人是常有的事,坞小智也不知道这白鹤山有什么凶猛的野兽,趁着天色还有些亮光,他随便在山脚下寻了一点野菜野果吃了,休息片刻,费了老大劲儿他爬上了一棵树,准备在树上度过这个夜晚。

他将两个临近的树枝缠绑在一起,用树枝编了一道篱笆挡在身前,然后他斜靠在树干上,默默修炼者师父交给的功法。

静夜寂籁,冷风潇潇,树影暗摇,沙沙声如鬼魅嘘笑,时时夹杂着其他的声音。

“咕咕.....咕咕.....”

“嚓嚓嚓——咦......”

“吼吼傲!”

......

林间各种怪叫此起彼伏,偶尔头顶上还会飞过一些怪鸟,坞小智不是胆小之人,这些事物他是不会害怕的。他自顾自地修炼着,也不管身边什么飞禽走兽的来去,不久他修炼累了,就靠在树干上打起了盹儿。

迷迷糊糊中他听到师父在叫自己,说是饭好了,让他把碗筷拿来,他馋的口水直流,抬脚就要跑。“啊——!救命啊!救命!”这饭没吃成,一声尖叫差点将坞小智吓的掉下树来。

他立刻清醒了,听这声音是个女孩在叫,大晚上深山野林,谁会在这儿,不会是妖怪吧!他听师父说妖兽修到一定修为就会变成人形,然后会在夜里出没,专吃人心。想到这儿,他不禁打了一个冷战,各种妖族传闻的恶迹一一浮现在脑中。

“救命啊!啊——!”尖叫的声音越来越近,似乎马上就要到他藏身的树底下。

坞小智寒毛倒竖,不觉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不远处黑影闪动,匆匆向这边掠来。

终于那个身影近了,坞小智将灵力注入眼睛,看清了那个身影,是个女子,很熟悉。又近了,坞小智也看清了,是白天追杀自己的那群人中的一个女子,她慌不择路地向这边跑来,身后似乎是有东西在追她。

坞小智心里琢磨到底要不要帮她,脑中忽然想到了什么,手中断剑举起,准备救下她。这时那女子马上就要跑到他藏身的树下,女子身后之物也现出身影,那真是一头怪物,全身白毛,眼睛血红,利牙寒光,虽是人形,却腿脚僵硬地蹦跳着追来。

魁尸!坞小智未料到会是这种东西,他瞬间又犹豫了。

那怪物动作很灵活,跳动的步子很大,几乎是和女子同时到了树下,女子惊叫着,向后甩着短剑。魁尸却不怕,短剑刺在它身上根本起不了是什么作用。

突然,魁尸停住了动作,它仰起了头,大鼻子不断抖动,似乎是嗅到了什么更感兴趣的东西。坞小智在树上向下看,正好对上了那双血红的眼睛,他暗中骂道:你个丧门星,母扫把,把这难缠的家伙引来,要害惨我啊!他没等魁尸行动,先下手为强,纵身一跃,断剑当空劈下。

火花金光一溜而下,断剑在魁尸身上剌出一道白印,坞小智急退,口中叫道:“傻女人还不逃!”

黄苏媛也是吓惨了一屁股蹲在了地上,听了提醒,她急忙爬起跑了起来。

两人本是仇家,结果被一只魁尸给逼到了一起。坞小智虽然受伤,但是休息了一段时间,恢复了体力。而黄苏媛却是跑了一路,已经是体力不支,坞小智如果想撇开她自己逃,很容易就办到,但是他莫名就是没想丢下这个女孩。

坞小智不知道这魁尸软肋是什么,他带着黄苏媛一路向山上跑,希望山坡的陡势能阻挡魁尸的脚步。黄苏媛也认出了他,但现在是非常时刻,身后怪物那么可怕,她只顾拼命使出吃奶的劲儿向山上跑,不顾得去寻仇报怨了。

可是山势陡峭,虽然让魁尸慢了下来,也使他们慢了下来。山势越来越陡,坞小智爬山动作幅度过大,伤口再次裂开,鲜血沾湿了衣襟。这时黄苏媛没了力气脚一滑,向山下翻去,她脸色惨白,嘴中惊惨地叫着:“啊——!”

坞小智下意识地去抓黄苏媛,没防备被扑来的魁尸抓住了他的左臂,不得已坞小智断剑回斩魁尸,奋力挣脱了出来,接着向上爬去,魁尸紧紧跟着他,几次差点就咬到他身上。坞小智爬上一块山石,再也爬不动了,那魁尸却还是精神抖擞,两步就跳上了这块山石,双手抓住了坞小智,血眼暴戾地瞪着他,獠牙咬合,恶臭袭面,尸口大张咬向他的脖子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