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77 狡兔奸狐逃追计

石缝中,坞小智正在着急,起身时不小心,右手按在了那女子的腿上,女子被疼醒了,睁眼就不管不顾地大叫起来。

“哎呀!我的小祖宗,别叫,别叫了!”坞小智急忙看向外面,光亮飞快向这边移来。

“母扫把,救你的人来了,就此永别了!”坞小智提起宝剑,寒光莹目,看了一眼黄苏媛,扭身窜了出去。

“你是那小子!什么母扫把?......混蛋,你才母扫把,你公扫把、老扫把、死扫把、烂扫把,你下辈子还是......哎呦!好痛啊!”黄苏媛骂的正欢,胳膊就想撑在地上起来,结果疼得梨花乱颤,泪雨如泉。

“黄师妹!是你吗?”一道身影飞快跑来,声音先一步传入到了她的耳中。

“景哥哥!景哥哥!是我,我在这儿,快来救我!”黄苏媛哭的更厉害了。

景师兄钻进石缝看到了黄苏媛浑身血迹,瘫躺在碎石上,呜呜地哭着,心中不知该喜还是该忧。

“师妹别怕,我们都来了,这就带你回去。”说着就把他抱了起来。

“景哥哥那个该死的小子刚逃走,他估计也受伤了。”黄苏媛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兴奋的忘了疼,急忙把坞小智的踪迹告诉了景师兄。

“那个小子?”

“就是白天你找的那个!”

“什么?刚离开吗?”

“嗯!”黄苏媛粉霞遮腮,羞意漫过了额稍。

“寒志习你带黄师妹回去好好照顾,我去拿下那小子。”景师兄两眼放光,顺手将黄苏媛交给了寒志习。

寒志习大喜过望,乐哈哈地接过了黄苏媛。

“景师兄我要和你一起去!”黄苏媛万分不乐意,娇甜地叫着。

“师妹你先养好伤,我很快就回来......”话没说完人就没有影了......

坞小智虽然全身酸痛,身体乏力,但后有追兵,他不得不较紧牙关飞快地向前跑。身后树影闪动,脚下草叶飞退,那身形比逃避魁尸时快了许多。

“在前面!臭小子,你跑不了,赶快束手就擒吧!”景师兄大声喝到。

坞小智腿下又加快了几分,身后妖兽吼叫声夹着雨水冲在身上,坞小智灵活一跃,跳上一棵树,白剑挥砍逼退夹攻自己的妖兽。这一耽搁,身后众人追上来,将他团团围住。

“臭小子,白天被你摆了一道,让我丢了人,今夜再次落到我的手中,我景某就好好教你怎么做人!”景师兄终于出了口气,调侃着犹如困兽的坞小智。

“人?你也配做人?瞎扯什么犊子,你们这群豺狼虎豹哪一个有人样?你是哪个野兽生出来的怪胎,竟长了个人样?”坞小智说话速度很快,嘴皮子利索的很,气不喘地接着说道:“哦!莫不是祖上就是杂交属性?真他姥姥的二舅娘,一看就是令堂走过水,才生了你这猴样白囊子!”

景师兄被气的嘴直哆嗦,利剑飞起,照着坞小智脑门就砍了过来,周围众人也都指挥妖兽攻来,飞弹流光,剑起刀落,血光喷射染红了周围的草木,几只妖兽倒在地上。

“靠!他奶奶真个厉害,哈哈好宝贝!”坞小智看着白剑寒光闪动,剑身滴血未沾,他身形灵动穿梭在众多攻击中,不时还砍翻一些倒霉的人啊兽啊的。

“景师兄,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吗?怎么变得这么厉害?”

“凌大哥说他菜的很,不必怕,我们人多,继续围杀!不用留情!”

坞小智知道双手难敌众拳,刚才一番拼杀,他也感到了自己本身的变化,不光速度比以前快了,灵力也充沛数倍,功力与之前不可日语。加上自己得了这神奇宝剑,也不是没有把握逃脱,他心里暗自筹划着,手中寒剑招式不变,冲着那个景师兄杀去。

景师兄并不把他放在眼里,不屑地说道:“来得好!找死我就送你一程!”

“你爹就是闪了舌头噎死的吧!今天你也做一次示范性动作!”坞小智攻击看似平淡,只是速度极快。其他人都没有拦下的机会,景师兄就与他短兵相接了,几个回合后,旁边的人才找到插手的机会。

坞小智交战时脑中浮现师父传授的太元真仙诀,这是一套剑诀,特别隐晦难懂。句句剑诀如同顽石阻塞脑海,自己这么聪慧,学了这么多年才领悟了三势剑招,他师父穷其一生领悟也不过十之一二。这时他再次回想剑诀,突然感觉领悟起来轻松极了,剑诀如同水到渠盛,流经脑海剑招就自然而然地成了。

有了许多剑招傍身,他的胆气也大了,宝剑金花闪,利刃寒光落,竟和众人打的平分秋色。话说:“自有利器不怕人怂”,坞小智仗着自己功力大涨,手持神兵,心中对那个狼装天犬瞎叫唤,僵直尾巴胡乱晃的景师兄起了杀心,擒贼先擒王,如果不杀他就无法冲出包围之势。

随即剑影一溜横过身前,虚影展开数人,手中摸出一颗乌黑弹丸,弹射出去。一声炸响,烟雾突起,围攻之人暂退几步,坞小智趁此盯住那个景师兄,白剑一道长虹斩出十米开外,一个人影从中间裂成两半儿,鲜血铺撒遍地。

“啊!景师兄!”

“快撤!”

“这家伙真是扮猪吃老虎!”

顿时一众人如乌兽散,坞小智知道他们是一时被吓到,之后的追兵肯定会更厉害,他立刻逃入山林消失了......

宝兽宗占地面积不大,因为抱着黎云宗的大腿,而且与御灵宗有莫大的渊源,在此地也是混的风生水起。这日宗内宝龙殿中一个女孩跪在地上哭泣着,殿上众人脸色都很难看,尤其是凌强世。

“苏媛,你先起来,景八三的仇我们一定会报,这位凌师兄是黎云宗的大弟子,有你凌大哥在那小东西逃不掉的!”

“黄叔,过奖了,不过那小子怎么突然真么厉害了?黄师妹你与他交手时可有什么发现?”凌强世一直纳闷,一个能在众人围攻中杀死他们中最厉害的人,怎么可能只把黄苏媛打成重伤,十分蹊跷,不过他也没必要非得捅破。

“他很无耻,那个......他......我们交手时他用卑鄙手段偷袭我。”

凌强世冷笑一声,不再理她,语气强硬地说道:“白鹤山一带是黄叔的地盘,还望归宗大力支持,我黎云宗后续人员马上就能赶到,在此之前一定要堵住那个小子。”

“好说,好说,我这就安排人手,绝对能堵住那小子!”黄眉毛的中年表情非常不自然,被一个年轻辈的人强压一头,这宗主的颜面很没光彩。

......

几日后,坞小智一人出现在泰版国西北的长牙关,这里距白鹤山大约有几百里,可见他逃的时候是日夜兼程,没敢耽搁一会儿。

本来按他师父的安排是去最近的鸿新国,只是暴露踪迹后,黎云宗也明白了他的意图,肯定会在沿途加派人手。自己何必自投罗网呢,反正自己现在孤身一人,四海为家去哪里都行,于是他有剑走偏锋,绕道西北再直线赶往北部的几个国家,北部边界线较长,邻国较多,势力也很纷乱,说不定能蒙混着过下去。

长牙关是一个平地上的小城,在军事上并不重要,这里也没什么较大的势力控制,坞小智走的很顺当。

过了长牙关,再往北走是一片三国共有的原野密林,各国都有几处要塞把守着,密林中山头不多,妖兽种类却不少,不过实力都不是很强;如果往长牙关正西走,是发源于白鹤山的一条大河:贺长河,河面很宽,百十里的河面波涛汹涌,下游就是莫仑国境;往东北方向的路更多,那里有四五个国家与泰版国接壤。

目前来讲,去那片三国共有的原林是比较合适的,那里可以选择去西面的莫仑国,也可以选择去北面的天武国,坞小智便冲着这片原林走去......

凌强世和许多人停在一个路口,他向面前的一个老者解释着什么:“......所以,张长老,您放心,我绝对有把握他是向这个方向逃的。”

“虽然你说的有道理,但是如果猜错了呢?那家伙油滑的很,放着西面和南面好走的路不走,非要去北面,北面山高路远,又是我们黎云宗的控制范围。”张长老固执地认为坞小智可能去了南面。

“这样吧!张长老你将人手交给我,南面的行动我让宝兽宗的人协助你追踪,我们双管齐下,别管他逃向那边我们都能找到。”

“你这是要架空我吗?这么多人给你指挥,你父亲也没那么大的胆气!”

“张长老,此事是为了宗门兴旺,不要带个人恩怨!”

“哼!好,就依你一次。”老者知道凌强世心机叵测,上次发现坞小智的踪迹就证明他的不一般,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。

凌强世的脸色终于恢复正常,带着人马向北面追去。三日后,终于又让他发现了坞小智的踪影,在长牙关以北二百里三国原林的青庐峰,这山峰下有一些人正在修养身体,他们是坞小智从妖兽嘴里救下的人,正好被凌强世遇见,便打听到了坞小智的行踪。

坞小智这也是好心没好报,一路上帮助了一些受妖兽侵扰的村民和路人,导致了他再次被凌强世寻到踪迹。这也证明了,最了解自己的永远是最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人,对于坞小智来说,凌强世便是这种人。

凌强世带人向林中北方走了一段路,他再次细细地推理了坞小智的心里想法,又带着众人在原林绕了半圈,改道去了贺长河畔的。

一个小渡口,坞小智刚登上了一条小船,忽然周围飞出许多利剑直冲他的小船刺来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