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78 河边激战生死关

飞剑如流星,船舱被刺出无数窟窿,坞小智没想到自己如此精心计划,还是被发现了。他使起太元真仙剑诀,剑光一溜影儿,荡开了攻来的飞剑,趁机跳出了船舱。脚刚落在岸边礁石,周围就被一百多人封的水泄不通,坞小智心凉到了底儿,再有通天能耐也抵不过这么多强手。

“凌师兄好,咱们真是一家额!这些日子不见我真的很想念你呢!凌师兄你这身打扮真帅,得花不少钱吧!”坞小智谄笑着,喏喏地迎着逼近的凌强世。

“我比你过的好多了,师弟放着好日子不过,非要自讨苦吃,师兄我可是于心不忍。既然想我了,那就乖乖的跟我回去吧!”凌强世现在也不急,慢慢走到他面前,有恃无恐地看着他。

坞小智哈着腰,讨好似的说:“好师兄!您就容我在外面多玩一会儿吧!玩够了我自己个儿就回去了。像您这么高贵的身份,我这一身破烂,怎么好意思和您在一起啊!真是自惭形愧,自惭形愧啊!”

“我不想和你贫嘴,不想受罪就赶紧放下兵器和我回去,我自然会帮你求情。否则......”

“凌师兄,你就放过我吧!我回去了你也未必会落到好处。凭我的天资与聪慧,你还不得挂在门头钩子上喝凉风啊!我不回去,也是对你有利的。”

“少他娘滴废话。”凌强世不再听他啰嗦,提剑刺去。

坞小智惊叫着跳开,手中剑抵上凌强世的招式,嘴里念念说道:“凌师兄!看在同门情意上别下狠手啊!你伤了我,就是与天下宗派为敌。哎呀!你还真是狠人......”

凌强世不理会坞小智,直逼的他退到了河水里,坞小智故意卖了一个破绽,凌强世挥剑砍进水里,“砰”一声响,河水炸开,一股黑烟冒了出来遮住了坞小智的身影。

凌强世见坞小智耍起了花招,回头叫道:“一起上,早点捉住他回去交差!”

岸上众人都跳进河中围住了那团黑烟,浓烟不散,众人缩小着包围圈,突然一人惨叫起来。只见他双手捂着下身,蹲在水里,嗷嗷滴叫着。

接着又有一人也捂着下面惨叫起来。

“他在水下,大家小心!”不知谁喊了一句,众人都灵力灌输下身做起了防御。

凌强世知道这小子鬼点子多,滑的像个泥鳅,没想到在这么多人围攻下还敢伤人,胆子不小。心中暗嘲道:跳梁小丑,不过尔尔。他一鼓气,体内灵力炸开,河里的水浪外翻,河滩底部泥沙也被轰飞。

坞小智正潜在被搅混的水底,再次袭向一个人的下身,骤然间河水乍起,将他也掀出了水面。一道绳索趁机缠住了他的双腿,绳索向后猛然一扯,坞小智来不及叫唤,就被拉到了凌强世身边,没等他站稳,一柄利剑抵住了他的喉咙处。

“小师弟,让你失望了,哼!”

“师兄真是好手段,佩服!我认栽了!不过我很好奇,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?”

“呵呵!就你那些花花肠子,能瞒得住我?你也知道我肯定会猜到你逃向三界密林,所以你故意救下一些人,让他们引着我们一路向北,真是很聪明的办法。不过......”凌强世故意停下来,玩味地看着耷拉着头的坞小智。

坞小智抬起眼望着他问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“不过你是弄巧成拙了。”

“弄巧成拙?”

凌强世自傲道:“你以为我会跟着你的思路走?越是有人指引就越奇怪,你不会给自己留下不干净的尾巴。所以反其道而行,你第一次的南辕北辙不就是让我发现的?”

“凌师兄果然心智如妖啊!师弟我佩服的五体投地!哈哈哈哈......”坞小智突然发疯地笑了起来,笑的凌强世心里一慌,反应慢了一点。

坞小智趁着河水回流,向后一凹腰,双腿不知何时解开了绳索,右腿踢在凌强世的手腕,这一借力,身体如炮弹一样射了出去。凌强世宝剑被踢脱了手,他反应极快,转身飞起又将宝剑握在了手中。

这一次他真是急了,命令道:“上!下狠手,留他一口气就行!”

其他人一听立刻拿出兵器看向窜向外面的坞小智,这众人先前还顾忌坞小智天才之资,若伤了他,回去不向宗主好交代。这一路他们早被坞小智耍的花招给惹毛了,这又有了凌师兄的命令,纷纷下了狠手。

不一会儿坞小智身上就出现十几道伤口,河水泼在伤口上面刺辣辣地疼,他也急了,破口骂道:“一群狗屎,想让老子回你们的狗窝,做梦吧!凌强世你他娘地就是个二货,没有你那狗爹,你什么都不是,给爷爷我擦屁股都嫌你脏!........”他嘴中恶语如刃漫天飞,手中寒剑左右是当不过来。

凌强世听他骂的越来越不像样,最后连他祖宗十八代,玄孙后世都给骂的狗血淋头。他一忍再忍,最后真是忍不住了,手中利剑飞出直接刺进坞小智的后背,一股鲜血喷出,整个人就倒在了河水中。

“死了?”

突然天地静默了,似乎是时间停止了。

“凌师兄,你......把.....他杀了!”说话人脸都绿了。

凌强世本来被气的泛白的脸也是变得青绿,急忙跑过去翻过坞小智的身体,灵力探入他的体内。发现还有些气息,脸色缓了缓,掏出一颗丹丸,看了又看,实在是舍不得,但是坞小智若是死了,自己也就完了。他发白的手指紧紧捏住那颗丹丸,机械地送进了坞小智的口中,灵力一动把丹丸推进了他的体内。

天风一道吹来,河水波涌着众人的衣衫,他们似乎停止了呼吸,静静地看着那个血水尽染的少年。

轰啪啪!河水再次突然炸开,数个人影从天上飞射进河水中,一道强悍的声音响起:“黎云宗真是好大的胆子!竟敢伤害他!”

声音所到之处,人影被撞飞,凌强世也是如此,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,就被声波抛飞到河岸很远的地方。

昏厥前他看清了那是三星殿的人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河水波澜平复,坞小智身边漂着一些人,全都不知生死地随波浮动。三星殿一人凌波而动,来到坞小智的身边,拔下插在他身后的宝剑,灵力探入了他体内,许久脸色难看至极。

“顾师兄!他怎么样了?”一个鼓包脸的男子,歪着鼻子,担心地问道。

那人脸上极怒,把坞小智有丢进了水里,不甘心地说道:“晚了一步,他死了!黎云宗我到要看看你如何收场!我们走!”几人来得快去的也快,眨眼就消失不见了。

河边就这么漂着许多生死不明的人,不一会儿一个人动了动两臂,在水中翻了个身。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,看到周围凄惨的景象,眼中没有悲伤,也没有难过。他提着一把剑,费力地爬到岸边,然后消失在不远的树丛中。

过了许久,凌强世也醒了,他看着许多同门漂在河边,心中痛恨至极,颤巍巍地坐起来,银牙咬破了嘴唇,挤出几个字:“三星殿,此仇我记下了。”

接着他调养片刻,就慢慢将同门拉上了岸。清点了人数一个不少,好在这些人都是昏过去了,并没危及到生命。

“坞小智!这仇我也记下了,我们走着瞧,就算你入了三星殿我也不会善罢甘休。”凌强世心胸之小可见一斑,自从见了坞小智就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,但又想抓住他领取奖赏,这次费了这么大的劲儿,还是一场竹篮打水,心中的恨使他的人性产生了扭曲。

思量一会儿后,凌强世面部凶恶起来,他拿起了剑,对着那些昏死的同门砍了起来,鲜血瞬间染红了河岸......

坞小智穿过树丛,再次来到河边,远远看到一个无人的小船,他跳了上去,砍断了绑着船只的绳索,小船就顺着河水漂流而去。凌强世给他服下的那颗丹药的确救了他的命,如果不是三星殿的人出手打断了他炼化药力,估计此时他的伤口就能愈合了。不过也得感谢三星殿的人,他们出手对付了难缠的凌强世,让自己有机可乘。装死,这个技能不是坞小智的,而是他捡到的那颗灰蒙蒙的圆珠的功劳,凌强世刺穿了他的胸部,也刺破额藏在胸前的那个圆球。血液染尽圆球,冰凉的感觉再次出现,接着圆球就融入了他的体内,一种毫无生机的力量蔓延开来。

坞小智能感觉到那就是白毛魁尸的力量,自己有了这股力量,是不是就可以假装死尸。别管成不成,他决定试一试,结果真的骗过了三星殿的那个绝世高手,之后,他就偷偷跑到了这里。

他逃跑的这一路,实在是累的不轻,伤口虽不再流血,但疼痛感还在,他不敢躺着,闭着眼睛感应着那股死气,心中略有一些担心,毕竟这股力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。

闲时岁月从流水,默默不语尽管流,薄雾笼罩,宽阔的贺长河河面隐隐从雾中飘出一只小船,船上一个少年,灰白的脸上挤满愁容,终于小船被风吹向岸边,停在了一块礁石旁。少年提着一口白剑,慢慢爬出船舱,踉跄着向岸上走去。

此人正是在河上漂流数日的坞小智,看来此时的他情况十分不妙,他上了岸,身体左右无序地摇摆着向前走,似乎是没有了自己的意识,这样一路晃晃悠悠没有方向地走,穿过许多树林、山岗、溪流,终于他无声地倒下了。

阳光有些刺眼,一把伞遮在了坞小智头上,那是一个绝美之人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