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79 倾城绝美乱心魂

药香从窗间游来游去,这不大的小屋内干净整洁,各种不知名的器具摆列有序,床榻上铺着洁白的被褥,上面睡着一个少年,一字浓眉压着沉沉的眼皮,他睡得正香。床头一个精致的黄铜熏炉,雕刻极为精美,山影叠嶂,奇树野鹤隐在缭绕而升的白烟中,药香就是从这个熏炉内散发出来的。

熏炉紧挨着一个紫檀金丝木的橱柜,正门摆着处两把椅子、一张桌子,再无他物。

门外放着一把惜雨蟾皮制作的雨伞,伞面画着写意山水图,水墨浓淡间似乎那山间的水是活的,伞柄是用龙角象的长牙雕刻而成。这把伞的主人背着光,手中拿着一把薄翼似的透明片刀,另一只修长的玉手将一根鲜血淋淋的腿骨按在白色的石案上,片刀急速的砍动着。刀法非常熟练,刀起刀落间竟没有一丝声响,石案上的腿骨被均匀地切成薄片,他周围还挂着一些剥下来的新鲜兽皮。

屋内的少年睁开了水灵灵的大眼睛,他感觉舒服极了,从小到大还没有像今天睡的这么舒服。他惬意窝在被子里,回味着朦胧胧的睡意,脑中一片空白。一缕香烟散过鼻翼,是微风吹进了窗来,一句淡淡的言语也顺着窗口药香飘进了他的耳中:“还是不够,幸好又捡回来一个,趁还昏睡着,就再砍下一个腿,应该伤不了性命,以后还能接着用。”

床上少年闻言,骇然惊起,他想掀开被子,但感觉到自己身上被白色的布带紧紧缠裹着,动弹不得,而且根本察觉不到下肢的存在。头上汗水顺着他的耳边流下,刚才的惬意早就冰封在了九幽泉下,心尖处好像被什么啃咬着,灵魂也被拘禁着,透骨的颤栗几乎让他不能呼吸。

“腿......我的腿,这个遭天杀的恶鬼。我的命怎么这么惨,好不容易逃出虎口又入鬼窟,老头儿啊!师父!你在哪儿啊!徒弟我再也没法给你送终了!”这哭丧脸的正是坞小智,他听到屋外那个人要砍他的腿,才清醒过来。急忙检查自己的身体,可是他无法动弹,怎么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腿,看来是被窗外那个人给砍断了。

屋外的人提着一把血淋淋的怪刀走进门来,衬着金色的阳光,一个艳美的人影定在了坞小智眼中。“哇!好一个美人,真美!”坞小智感觉自己心动了,竟然忘了那人要砍自己的腿,看他眼中流露的痴迷样,这时就是让他把性命交出去,估计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。

“你醒了?饿了吗?你的腿我......”那人清雅如兰,茶白色的衣衫完美地诠释着什么是绝世身姿,乌发被风带动,微微飘在金色阳光里。

坞小智舔了舔嘴角流出的口水,没等那人说完就接话道:“没......没......没饿,你要腿,随便砍,没...没关系!我不怕疼!”他的口水再次流了出来。

那美人红唇微启,那种笑似若三月的桃花水,玉树娇骨,壁立挺拔,白瓷的手中绿光一闪,那怪刀消失了。整理了一下衣衫,就向着坞小智走来,口中接着说道:“兄弟,我是说你的腿被我针灸两次了,身上的死气被逼到腿部,但是还是无法驱散,现在你不要动,我正在准备外敷加内疗的药品,双管齐下也许会起到作用。”

“没......事!你是男的?你不是女人?”坞小智听到说话的声音如罄石之音,温润悦耳,没有女子的那种轻灵。他虽心有疑问,但脸上两个汪汪多情的潭水闪着迷离的目光,圆圆的脸蛋被红霞亲吻过,红红的非常可爱。

那人走到床前,坐了下来,细看下那眉如翠羽,英朗神秀,自不带情却惹风尘,凤眼轻灵,温眸如水,深邃灵俊扣人心魂。秀山高隆临月鼻,半弯笑口如樱绽,胭脂白玉肤莹雪,这俏美之人,比却天下无男子,胜冠女子太温柔,真是仙姿盖天宇,神韵如冰莲,天下独一,再无天物。

怪不得坞小智都看直了眼儿,丢了魂儿,没了心。

“我不是男的,还能是女的?看来你是饿迷糊了,我去给你那吃的。”这样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绝美之人,竟是一个男子,坞小智感觉可惜至极,心中不断在问:为什么不是女子!为什么不是女子!老天你真是不长眼啊!浪费了一个好皮囊。

那个男子不知道坞小智心中如此的报怨,只管起身走了出去,不一会儿,他又仙衣飘飘地走了进来,手中提着一个食盒,说道:“你自己能动了吧,可以自己用手吃吗?”

坞小智依旧迷恋地看着他,口中答道:“不能!”

看着他赖皮的样子,那人又笑了,说道:“张嘴,我来喂你!”说着打开了食盒,其内几样饭菜飘着异样的香味,他拿起筷子夹着饭菜喂进了坞小智嘴里。

“你为什么是男人?”

“不可以吗?”

“你应该是女人!祸国殃民的那种女人!”

“你这是在夸我吗?呵呵,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子夸人。”

“真是可惜啊!你为什么不是女人?”

“你问过一遍了!赶紧吃吧!”

“你真好看,只要是个人见到你都会着迷。真好看!”

“这句话我爱听,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让死气进了身体,还伤成了这样?幸亏遇到了我,不然你真是没命了!”

“我叫坞小智,死气怎么进了身体,嗯!我记得我捡到一颗灰色的珠子,拿到手里凉凉的很舒服,然后被打破了,珠子融入了我体内,就是这样......谢谢你救了我。你叫什么?”

“我叫朱牧原,你放心,我对你体内的死气很感兴趣,我会帮你把它赶出你的身体。”

坞小智眼睛从开始就没有离开朱牧原的脸,朱牧原也任他这么看自己,脸也不红,神情依旧自然如常。坞小智咽了口中的食物,连忙道谢,小心脏怦怦跳,他高兴的不得了。

朱牧原端了端饭碗,筷子停了一下,露出了好奇的神情问道:“这里是我私人的培药谷,外人进不来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
“我.....不知道,我下了船,晕晕乎乎就跑到这里了!”

他抓住坞小智的手腕诊了一下脉象,“难道是因为死气?这事得告诉家主,不然让某些心怀不轨的人寻着这个漏洞,偷偷潜入族中就危险了。”朱牧原有些担心地自己言语着。

“家主?你们是什么世家?”

“就吃这么多吧!昏迷刚醒第一次不要吃太多。”朱牧原冷清地站了起来,收拾了坞小智吃的差不多的残羹剩饭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又说道:“白羽医仙清河丹,天谷阵中器上官,花堡卜命五家全。医、丹、阵、器、卜,你猜我是哪家?”

坞小智用手擦了擦嘴,清了清嗓子说:“肯定是白羽医仙世家了,看到疑难杂症还这么淡然,别的世家可没什么兴趣,研究怎么祛除我体内的死气。”

“还不笨!刚才我还以为救了个傻子,你先歇着,我去家族禀报一下,再回来看你。”

“诶!等等,你最好不要将我说出去,我可是个大麻烦!”

“大麻烦?放心你不会有事的。”朱牧原说的轻飘飘,坞小智听了心里却扎实多了,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相信朱牧原,难道是因为他长的漂亮?他看着朱牧原离开,脑中翻找着记忆:白羽医仙好陌生的名字,这是什么势力,在他脑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势力。

空谷悠悠,药田静浴着阳光,篱笆斜斜,屋檐苍苔,斑壁荫荫,田园之色清静了心间杂事,屏蔽了外界纷扰,安得一隅仿若世外桃源,坞小智沉浸在思绪里,融入了静谧中......

另一处地方,同样的是静谧无声,空中埃雾落起不定,四处皆是茫茫无边。上无天,玄光万丈不到头,下无地,冥雾泱泱不见底。只有八面亮晶晶的石镜立在虚空,镜中映出的亦是这静得让人焦躁的空廖之景,更可怕的是这周围没有半分灵气,也没有任何生命存在。

须臾间,虚空裂开,一杆长枪带着烈焰刺了出来。

“还是不行!怎么办?不能被困在这里!”白衣女子立眉苦思,虽是历尽沧桑,心中誓愿依如当初坚定不移,姣美的容貌添了几分凌厉,乌发柔波铺及腰.臀。

章小鱼收回烈焰枪,再次思索着:幻阵!一切都是虚幻,别溪在就好了。八面石镜都试探过了,没有任何暗藏的机关,还都是打不破,砸不烂,镜面一刺就穿,她几次都是透穿石镜而过,又从别处虚空里钻出来。其他方向她一一都寻了几遍,那里都是看不到边的,也没什么其他事物做标记,走着走着就又回到了此处。

“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了,别溪和小三应该等急了。”她稍显浮躁,抿了额发,长纱般的尾巴波动在虚空中。

章小鱼体内灵力消耗了不少,这里没有灵力补充,心里更着急了,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着急是没有用的,这里只有八面石镜,想要出去还得从石镜上入手。她想了想,再次向天空飞去,浮在半空,身下目及之处一览无余。

幻阵没有白天黑夜,一直都是白光流动映照着这里所有的事物,章小鱼在空中不知待了多久,她静静地看着八面石镜,终于有了发现。那些石镜看起来是固定的,这在空中待的时间长了,才看得出来,它们是不断变幻位置的,但是有两面石镜变幻的位置和其他石镜不同,它们两个始终是相互交换位置。

章小鱼有了新发现,飞身下来,手中烈焰枪再次出现,双手握住横在胸前,枪尖和枪尾分别对准那两面特别的石镜,灵力涌出,银枪两端同时射出烈焰击在两面石镜上。石镜没有什么变化,周围却闪动起来,不一会儿其他六面石镜突然消失,两面石镜相对射出一道白光,白光相聚成门。章小鱼正在门前,顺手推开了那扇光门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