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82 绝境连环章小鱼

酒气化作十柄透明的剑,将章小鱼围了起来,一个壮硕的白发老者抱着个姜黄色的大葫芦,晃悠悠地从下面飘了上来。张口道:“小妖女,又见面了,今日......嗝!纵不能留你再祸害我们十三州。”酒仙尊此时有些醉意,两侧脸色发红,眼睛似乎无法对焦,看前面人影重重。

说完又打了个酒嗝,右手轻轻拍了酒葫芦,一股酱紫色酒液喷出,又分成数股分别打在那些酒气之剑上,透明的剑身被润成紫色。

“老酒鬼,还是这招醉太平?”章小鱼淡淡问道,她曾遇到过这个酒仙尊,不过那次是偶遇。一万年前,经过前几次化形失败后,她为了再次化形打劫了下岳州的秀丹阁,被追杀。逃到了上岳州,遇到了酒仙尊,两人简单的交手几招,不是死敌又无恩怨,酒仙尊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,就放章小鱼离开了。

章小鱼已今非昔比,虽然还没有化形成功,但体内积攒的灵力已经不弱与仙尊之人,再加上宝图的协助,她乌发飘飞,八宝中余元净水瓶跳了出来,瓶口白光闪动,对着酒仙尊的酒液吸去。酒大部分都是水,十柄宝剑刚想发力,酱紫色的液体就被净水瓶吸出,但是那十柄透明的剑随意划着轨迹,同时斩向章小鱼。

空中酒气漫天,剑气斩到了其余七宝上,气波翻荡,酒气被震散,七宝下降一米挡在章小鱼头顶。

“实力提升......不少,怪不得能...将我们十三州......闹得鸡...犬不宁。妖女修行不易,你又何必闹得......大家都抹不开脸?”酒仙尊似醉非醉,嘴中吞吞吐吐地说着,姜黄色酒葫芦咻咻响了一声,被章小鱼收走的酒液又飞回到了葫芦中。

“凭实力说话,就是看他们不顺眼。”冰冷的语气让人听了心中一沉,而她心中却道:还不是你们十三州之人先心怀不轨,我初行世间,一没伤人,二没作恶,那么多人就喊着要诛妖除魔,对我大打出手,现在又把账赖在我身上。不过事已至此,章小鱼不想多说什么,原本也和他说不着。

“好...好大的口气,那就留下吧!”酒仙尊举起巨大的葫芦张口豪饮起来,周围人看了急忙后退,正峰光和古东强分列在章小鱼后方两侧,阻住她的退路。

“醉山龙!”一股酒气冲天,酒仙尊全身酒香四溢。

“吼——!”

身上灵力贯聚长虹,形成一条栩栩如生的巨龙,长着血口攻向章小鱼。

章小鱼跃下宝图,八种宝贝精光闪动,同时射出八种力量,龙身未到,酒气龙息如焰喷燃,率先抵上八种力量,章小鱼功底深厚,但功法层次到底还是与酒仙尊差的太多,威如巨山的龙身撞来时,八宝之力已显败迹。

她娇口唤道:“黑水元力,万化成鱼!”

宝图中游出许多黑色小鱼,融进了八宝之中,酒龙之气压的八宝即将涣散。这有了宝图的支持,八宝再次精神起来,章小鱼并不着急,她黑眸灵动,不知在想什么。

酒仙尊见一招拿不下她,口中喷出刚吞下的一口酒,酒水分散,化作片片银鳞附在酒龙身上,酒龙猛然吼叫一声:“吼——!”八宝倒飞回宝图之中。巨龙攻势未减,直冲章小鱼而来。

章小鱼口中急急念道:“天地阴阳现,世间正气升,去!”阴阳八宝极仙图威势大涨,两色之气一下将酒龙掀了个跟头。

“好!好手段!”酒仙尊不怒,反口夸着,手中十指再点酒葫芦,葫芦中酒如喷泉,呼呼地冒了出来,“看我第三招!醉雨削山!”那些酒泉沸腾到酒龙身下聚成一片浓云,酒龙顺势钻了进去,几声吼叫,云层颤抖,斗大的雨滴滴落下来,那坠势似万千利箭,刺得黑白二气蓬蓬消散。

章小鱼收回八宝,召出烈焰枪,咬牙将体内全部力量使出,银枪紫焰瞬时窜出丈高,对着漫天箭雨冷冷喝道:“你也接我一招,紫金灭天焰!”银枪火舌席卷而上,摧枯拉朽地将箭雨湮灭大半,这是她紫金阴阳功法中唯一练成的一招,消耗巨大,平时不会使出,这酒仙尊的攻势的确厉害,再不拿出看家手段,自己就真的危险了。

酒仙尊见火焰灭了自己大半箭雨,而且势头不止,冲着酒云烧去,酒气遇火更是助燃,这招式自己碰不得。他急忙将酒云上升,眼中厉色起,半醉状态也醒了过来,他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白色小葫芦,压口含了一下,然后对着空中喷了出来。火光映照下,酒仙尊喷出的酒竟是颗颗冰晶,云中酒龙钻出,一头扎进那片冰晶中,龙体变的冰莹透明,如同冰雕玉刻一般,酒龙翻身回到云中,酒云浓缩酒龙消失,半空出现冰晶一柄利剑,利剑劈斩,章小鱼的紫焰被劈开,银枪从手中脱落。

冰晶利剑直冲着她额头刺来,章小鱼冷汗流出,但是目光坚定如初,并没被吓到,她额间金边红莲瞬间盛开,死死抵住冰剑。

酒仙尊再次发力,一股酒气冲进冰剑,巨大的冰剑差一点就刺进红莲蕊中。章小鱼全力抵抗,丹田灵力已经全盘托出,她在无余力使用宝图了。

酒仙尊蔑视一笑,说道:“妖女,可还受的了。”手中弹射出一个黑色酒杯,酒杯嵌进冰剑,章小鱼压力又重了一分,口中喷出鲜血,脸色惨白,心中道:没人能阻挡我,即使是死我也不会认输。她强行将丹田中那颗紫金珠子运转起来,紫金两色相互融合,一股力量出现,虽然很少,但也抵得了一时之困。

章小鱼是这样想的,但是事与愿违,那股力量已出现就在体内肆虐,整个身体难受极了,她感觉自己的皮肤生疼,在旁人看来她身体颤抖着,露在外面的皮肤都裂开了道道口子,紫金色的血液流出。章小鱼无力在控制眉心红莲,身体从半空坠下,宝图没了控制自动回了眉心。

酒仙尊松了一口气,着女子的确厉害,他收了招式,飞向章小鱼落下的地方,正峰光和古东强也满脸笑容地飞来。

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,站在原地都不敢动弹,这样的战斗不是他们所能参与的,不过还是有一个不怕死的人影,飞快地穿梭在林间,奔向章小鱼的位置。

章小鱼落下后,艰难地站了起来,全身紫金色血水遍染,她扶着树,脸上也是可怕的裂痕,痛苦的表情使她更加难看。天上三人落下,酒仙尊伸手就要将她拿下,章小鱼却就地一滚躲了过去。

“看你还能逃到哪去!”几人都没着急,就像猫捉到了一个有趣的老鼠,还要欣赏一会儿。这时旁边又窜出一人,他大叫道:“祖爷爷,不要脏了你的手,让我替你捉住她!”

“子初,你捣什么乱!......”酒仙尊还没说完,云子初就扑到了章小鱼身边。

他暗声说道:“姑娘,快用那颗珠子。”手中手指动了一下,章小鱼感到怀中那颗珠子有些异样。

章小鱼顿时明白了云子初的用意,她一把抓住了云子初的脖子,冷冷说道:“一丘之貉,死吧!”手中劲道甩出,云子初死尸一般飞了出去。

“妖女,你敢......”酒仙尊没说完话就飞身抓向云子初。

“大胆妖女!”正峰光见章小鱼已经快死了,还敢伤人,巨刀提起就要砍下。古东强更快,他的剑气已经飞射而来。

刀没砍下,剑气扑空,章小鱼在他们眼皮底下消失了。

酒仙尊接住了云子初,灵力探入他身体,发现他体内充满了一种特别的灵力,正灼烧着云子初的经脉。酒仙尊大怒,他将自身灵力输入云子初体内压下了章小鱼的怪力。扭头就要发飙,却发现章小鱼消失无踪了。

他脸色更加难看,怪叫道:“坏了!虚空隐息珠!”

这时天上又落下一人,正是晁师炆,他感觉到这里正在战斗,就赶来了。来到这儿,却只见这几个老家伙,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你们三个在切磋吗?没必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吧!”

“老晁,那妖女被云老头打伤了,我们正要把她拿下,她就莫名地在我们眼前消失了。”正峰光板着脸,无奈地说道。

酒仙尊恨恨地说道:“她偷了子初的虚空隐息珠,这下不好找了。”

“虚空隐息珠!这种至宝!云老头儿,你怎么能给一个后辈,你不知道怀璧其罪吗?”晁师炆责怪地问道。

“晁小子,又不是你的东西,我乐意,怎么?你有意见?”酒仙尊正火气不知该怎么发出来,听他这么质问自己,便大声向晁师炆吼道。

“......”晁师炆不敢反驳,顿时无语。

“老晁,你的竹筒还没显过威呢!不如今日就让我们开开眼界!”古东强笑着打岔道。

“你!”晁师炆以为他也在嘲笑自己,正想骂几句,回头看到古东强比划的手势,当下明白过来了。

“好,我就试试能不能把妖女逼出来。你们让开了!”晁师炆飞出老远,见众人都退出到安全区,他卸下那个大竹筒,抱在怀里,口对着下方密林,口中念道:“兵列天地,豆莽乾坤。着!”

好家伙!只见那看似普通的竹筒,急急地喷射着一排排符豆,所到之处皆是毁天灭地之势。

章小鱼正飞快地穿行在林间,突然见身后这惊天动地的阵势压来,冷汗再次流出。这一急,体内紫金之力再次攒动起来,紫金色的珠子突然裂开,紫金色光芒射出。章小鱼腹中一痛跌倒在地,身后晁师炆铺天盖地的符豆马上就要射到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