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006 数次雷劫现雾谷

再看,雷电所击之处,正是那瑞光祥和的小桃树,但是现在桃树就像刚从烧火堆里扒拉出来的一般,通体乌黑一片,那一树黑乎乎的花叶炸了毛儿似的吐着丝丝青烟。桃树瑟瑟发抖,这一道突如其来的雷劫真是把他给劈蒙了,乌黑的树冠一直傻不愣登的晃来晃去。

峡谷上空那些毒雾被雷劫劈开了一个不小的缺口,不消一会儿雾气又爬向缺口处,慢慢黏在了一起,仿佛原本这里什么也没发生。

好一会儿!祥瑞光罩中的桃树竟出现了异样。被劈的脏兮兮、黑乎乎的外皮裂开许多细细的纹路,里面涌动着银白色光芒,终于银白色光芒破茧而出。接着桃树光芒大盛。乌黑浊物片片掉落下来。露出来桃树原本面貌。

雷劫来得声势浩大,看似威力着实不小,其实也没把桃树怎么样,只是比以前多了一丝丝灵气劲儿,还有就是那第一百零八朵桃花摇着神气的小脸蛋儿绽开了。

那祥瑞之光,始终在桃树周身流动,就像母亲用一双手,温柔的摩挲着桃树的大脑袋。安抚桃树不要害怕。

此后,暖风香雾轻流水,万毒雾谷的日子依旧那么平静,平静的好像时间从来没有移动过一下。

而峡谷外,凡尘俗世中,因那千年前出世的绝世功法《长生卷》而引起的战争逐渐走向高潮。为夺此卷,人妖两阵高手皆出。血染千里,尸骨遍野。每一战都势必影响腾明大陆格局。

不知何时,争战才能息止!

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却早已身死消溶在雾海。唯一能找到的痕迹,也只有桃树体内那颗淡黄色的远古龙魂珠了。估计熬灼也不会料到这场由他引起的争战会持续千年。

这一千年来,桃树又长高了许多。粗壮健美的枝干流动着美丽的光泽,繁茂的枝叶中一千朵粉色可爱的小花散逸着清郁的香气。

或许因为这桃树本是不该出现在世上,要么就是这桃树本是老天也看不下去的恶棍。反正每遇一百零八朵花开,天必降一道神雷。以至于桃树每成长一个节点就会被雷劈,劈的越来越惨,尤其是最近的第九次挨劈,差一点把黑呼呼的桃树给劈进土地里。

经过太多次突然的雷劫,桃树也就见怪不怪了,不就是被黑一次吗,也没损失什么,反而还得了许多好处。

雷击后桃树的根就扎的更深,尤其是扎紫色水潭里的那些根须,先前根须只要一进水潭马上就会变成乌黑的碎屑,经过数次雷劫后,根须竟可以在水里面生长了,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水吸进身体就感觉热乎乎的。傻傻的桃树就这样迷迷瞪瞪成长起来。

这一天天柱峰来了四个不速之客,他们一身黑衣,一人乘着灵兽青睛虎鸾,其余三人各自乘一只鹫首灵鹤。他们停在天柱峰山腰一个石崖上,为首一人拿出一个罗盘,其余三人分别捧着一把白色玉剑,一颗紫红珠子和一只木盒子。四人做起法来,罗盘应声而起,持玉剑之人,一把将玉剑抛出,刚好落在罗盘上。玉剑瞬间白光大涨,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后突然倒立在罗盘上。

四人收法,捧盒人问到:“师叔就是这里了?”

“嗯!是这里没错。用这百纳罗盘寻找灵气最盛之处,总是不会错的。”为首之人眯着眼笑道,“哈哈!看来此行必有收获了。”

“师叔,可这山下是万毒雾谷,咱们偷偷潜入妖族之地,不会出什么危险吧?”捧珠人远远望了一下汹涌的雾海,紧紧退了一步。

“哈哈哈!程小子,凭你师叔的本事,除非那几个妖族大能前来,你觉得还有谁能威胁到我吗?”为首之人得意之色尽显。

“程师弟,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,师叔可是号称横山仙尊,在我们人族排前十的大仙,前不久还把妖圣七色吼打的落花流水,可解气了。”持剑人崇拜地看了一眼师叔,吹捧道。为首之人更是得意。

“再说现在妖族正在两河域苦守防界,那还有空到这里来。你担的什么心!”持剑人瞟了一眼捧盒人。心中鄙夷道:胆子这么小,师傅还成天把你当个宝贝,派你来这儿就真不怕拖我们后腿儿!

捧盒人不在言语,只在心底默道:妖族来不来是一码事,只听说这毒雾甚是厉害,连师傅都不敢轻易沾染。若宝物就在这谷内,那该如何得手?

此间,捧珠人两眼空空,始终一言不发。

“三星殿的九星推望法从来都灵验得很,不知这次异动会是什么顶级宝物在天柱峰出世。”横山仙尊自语道。同时心中暗付:这天柱峰到也没什么异样出现,三星殿也惯会让人打谜,这山上到处是石头,还必须用珅元木盒盛放,难道还是木属性宝物?

几人立在石崖各有所思。

谷内迷雾缭绕,芬芳依旧,森森重重的毒木参差不一。瑞光笼罩的空地周围有许多巨大的毒黎樟,上面攀附着各种藤本毒植。几颗附在树上的苦芜藤挂着蓝紫色花朵一张一合,喷着花粉。大群异常美丽的幻彩吸粉蝶在花间飞舞,吸食花粉。忽然“轰隆”一声,一道惊雷划破天空,劈在谷中。那响声可是惊天动地,四周山间被震得碎石乱坠,连那山头摇动的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。击在谷底的雷电荡起一圈涟漪,如一把巨镰甩向四周。众多毒植连带那美丽的幻彩吸粉蝶刹那间飞灰湮灭。

“呀~~!这是......雷...雷...劫!”横山仙尊被突如其来的雷劫唬了一跳,连忙祭出一面盾牌护住几人,那三名弟子也都吓得傻了,个个目瞪口呆,面如土色。

“莫怕!”横山仙尊故作镇定说道,“结金刚塔阵。”

“是!”

众人应到,但身体却还在瑟瑟发抖。

说来也是,上一秒还太平无事,下一秒就凭空来了一道轰天雷。别说他们几人吓一跳,被劈的像个烧火棍似的桃树,也是一愣一愣的。这怎么可能,离上一次雷劫才刚刚过去不到三十年。这死老天不会是记错了吧?

管他记没记错,反正也是给劈了,桃树除了上下黑漆漆的,也没少一叶,也没多一花,但只觉的根脚下有使不完得劲儿!估计不一会儿黑皮就会和以前一样自动脱落。

石崖上,四人结好法阵。余惊过后,也是愣了好一会儿。横山仙尊心思道:这算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来一道雷劫,劈完就啥事也没有了,宝物呢?哪去了?给雷劈没了?

他定睛向雷劈之处望去,只见翻腾的雾海被劈出一个大窟窿。藏在雾中难得一见的峡谷彻底暴露出来,这一看,横山仙尊心中又惊又喜,那谷底生长着各种珍奇植物,他马上就认出几种在外界消失已久的珍贵树木,金杞木,匕桉棠,巨火婪,敷榆......万紫千红很是繁茂。其中灵气最盛的一处粉光莹莹,其中有一颗好大的树,黑黑的,蔫吧吧的,自己竟不认得那是什么树。

“师...师叔!这会不会......就是......”

捧剑人话音刚起,“轰隆隆”又是一道响雷,好似天就要塌下来一般。在天雷的威压下,那些巨大的山峰好像马上就要散架了。天柱峰半腰的四人被震得倒飞出去数丈,横山仙尊还好,毕竟是高手,其余三人已然被震的昏死过去。

横山仙尊晓得雷劫的厉害,二话不说。急忙施法带上三人远盾而去。

谷内桃树更是凄惨,怎么也没料到还有第二道更厉害的天雷,平常雷劫都是一道就过了。这次接连两道,几乎都把桃树电焦了。全身电光闪烁,那一树乌黑的花叶蜷曲着,全都无力的耷拉着脑袋。

只是这还不算完,稍顷,又一道天雷夹着天火滚滚而来,再一次劈在了桃树上。这第三道天雷的威力比第二次又厉害几分,纵然那桃树是天生异种,在这等凶雷之下,可也是凶多吉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