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83 小鱼脱险回双阳

晁师炆仔细探查射过的区域,他的符豆比一般的符箓射程要远得多。下面几千米内的林地都已炸成废墟,他调动竹筒的角度,射程又远了一分。他已经扫射了很久,还没见有什么地方有异动,正心灰意冷,左眼角一跳,看到符豆刚射的地方出现了紫金色光晕,他咧嘴笑道:“找到了,在那里!”

众人顺着他的指向,果然看到了一片紫金色的光晕在闪动。

“老晁,够厉害!”正峰光赞了一句,扛着大刀就飞射过去,身后几人也急急地赶过去。

章小鱼坐在地上,周围不断炸裂,云子初度来的一丝灵力再次耗尽,虚空隐息珠的光罩被打破。自己丹田的紫金珠子正在裂开,她只好就地运转功法,止住腹中疼痛,这一运转功法,那珠子上的裂纹更厉害了,眨眼间就全部裂开,功法运转至丹田,聚成一丝灵力。

灵力荡过紫金色珠子,珠子片片脱落,化成紫金色灵力,而珠子只是脱了一层外壳,里面现出一颗更小的珠子,那颜色比先前的珠子更匀称,更鲜艳,紫金光芒四射,周围的灵力疯狂地涌进经脉,功法急速运转,丹田再次充裕起来。

这时,身后赶到的正峰光举着巨刀已经砍来,章小鱼还在运转功法,她身上流出的紫金血液凝固,皮肤再次变的完美无瑕,正峰光可不想再错过这次机会,他用尽全力砍在章小鱼身上,金光四射,轰响震天。一个身影飞出,古东强眼睛差点被惊爆了,因为飞出的身影是正峰光,他手中的巨刀也被震飞到天上。

晁师炆伸手从半空接过巨刀,看到刀上竟出现了一丝裂纹,心中大惊。酒仙尊接过来看了看也是惊心不已,这妖女真是越战越强,先前别人这么说自己还不相信,这在自己眼皮底下,妖女差点就被打死了,这才一会儿竟又恢复到如此厉害。

章小鱼坐在地上不动,体内功法运转极快,丹田被修复了大半。她身上紫金色血迹发生了异变,变成密密麻麻的鳞片布满上身。正峰光被震飞,其他人见章小鱼一动不动,以为是她布下了什么隐秘阵法,才震伤了正峰光,也就不敢随意攻击。

“看来这次需要我们几位一同出手了,虽然传出去不太好看,但是眼下赶紧收了这妖女才是正事。”晁师炆想了想提议到。

“好!”酒仙尊也是被章小鱼磨的没了耐心,张口答应后,将巨刀扔给了正峰光。

四人准备好后,各自拿出看家本领,一起发力,刀影剑光,符声酒劲,章小鱼被炸进深不见底的地洞中。

烟尘滚滚,劣土飞扬,日光昏沉沉照映着残破的大地。地洞边,晁师炆甩出一道符,清空了周围的土气,深洞下也没了章小鱼的身影。

“唉!飞灰湮灭,这妖女也是可惜啊!”

“老晁,你这多情善感也不是时候啊,妖女祸乱我们十三州,动我们立根的气运,有什么可惜的?”古东强没好气地说道,心中也是对章小鱼的实力之强感到震撼。

“古师弟,你还是下去探查一遍,妖女即使是飞灰湮灭了,一些强大的法宝可不会就此消失,小心一些为妙!”酒仙尊吩咐道,他觉得不会这么简单,那妖女能够在数次围攻下逃脱,不会就如此地被消灭,有没有飞灰湮灭,还要找到残留的法宝、残肢之类的东西,才能证明妖女的确被灭了。

古东强会意,随手抛出一团紫云,紫云见风急长,变作巨大的云团,他跳上云团,手中宝剑向下一指,云团就带着他飞了进去。

“紫云!古东强也够小心的,那妖女能抗住我们合力一击?”晁师炆觉得他有点小题大做了,紫云可是古东强的顶级防御法宝,水火不侵,能大能小,变化无穷,随心控制,而且任何外力打进去都像打到了棉花上。

“小心行得万年船!那妖女诡计多端,还是不要太放松了!”正峰光自己被震飞的经历真是惊心,他再也不敢小瞧章小鱼了。

不一会儿,古东强飞了出来,手中托着几枚紫金色的鳞片,来到了酒仙尊跟前:“师兄,我仔细搜查了,只找到了这些。”

“鳞片?难道妖女逃了?”酒仙尊还是不敢相信,“没有发现妖女随身异宝?”声音暗了许多,只有古东强能听的到。

古东强眼中精光微闪,多年的默契告诉酒仙尊,他师弟真的是什么异宝都没发现。

酒仙尊叹着气说道:“不好办了,妖女估计是逃了!”

其余两人有些不敢相信,但酒仙尊是没有必要说谎的,即使妖女死了,留下的异宝也是归实力最强的酒仙尊所有,没人敢有异议。

“我们回去吧!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!”白发乱了风向,满身酒气蒸腾,他抱起云子初眨眼就消失了。

剩下的人也纷纷收拢队伍,离开了这里。

双阳山脚,平静的溪水凭空出现涟漪,虚空一闪,一道白影出现,正是章小鱼。她口中血迹未干,身体颤抖不已,几处醒目的伤口紫金血液外溢,但并未滴在地上,全都被之前凝结的血迹吸收,附在了体表。原来紫金血迹变化的鳞片只是覆盖了她上半身,现在已经蔓延到章小鱼尾部。

章小鱼忍着痛,来到那块大石头前,手指轻点,涟漪一动,她就钻了进去。

山洞中,林渊刚修炼完毕,别溪有些着急地询问道:“小三,怎么样?突破了吗?”

“别溪前辈,让您失望了。”

“哦!是我太着急了,如果你能突破,我就可以附在你身上,咱俩合二为一,说不定能从他们的包围中混出去。”别溪因为太担心章小鱼,这双阳山的情况章小鱼又不知道,蒙头撞上可是要吃大亏的。于是他传给林渊了体灵合一术,只要林渊能突破此术的二层,他俩就可以暂时合二为一,实力大涨。

“别溪前辈,要不让我出去吧,他们没怎么见过我,估计......”

“别估计了,你俩又在偷懒了!”洞口章小鱼摆着尾巴闯了进来,倒身扑在了地上。

“章小鱼!”

“小鱼姐!”

他俩急忙将章小鱼扶了起来,别溪大概探查了一下她的身体,发现她体外受伤极重,不过体内奇异的灵力护着经脉、丹田和心脏,到没有多么严重。

“别溪前辈,怎么样?小鱼姐有危险吗?”

“没事,她只是脱力了,休息几天就能缓过来。”

林渊听此言,放下心来。别溪安排他继续修炼功法,不要操心章小鱼的事。之后几天,章小鱼就恢复如初了,体外伤口被别溪涂上了药草,好的很快,灵力也恢复了。

她大致讲了自己的遭遇,遇到十三州敌人的事一带而过,在浪觉秘境遇到的那个瘆人的密室,她是细细讲了一遍。

“族中还有这么隐秘的地方?看来我是得回去一次了。那你族人的鳞片你可是带来回来?”

“没有,我只碰了一下,就进入幻境中了。”章小鱼回想了一下,“你可知道那个幻阵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八面石镜,我想想......是了!我想到了。”

章小鱼大眼期待地望着它,别溪慢悠悠地说道:“我想到有个阵法的名字和你说的阵法布局大致相同,但也不敢十分确定。”说完,别溪停了下来。

“你什么时候学会卖关子了。”章小鱼催促道。

“这个阵法叫八镜子母通连阵,听你的描述那里好像是个子阵,因为阵中的布局比较简单。这个阵,分母阵和子阵两种,我在书中了解过母阵,但没仔细看子阵的结构。”

“这阵法很奇特,我可是被困了好久。有什么破阵之法吗?”章小鱼好像对这个阵法很感兴趣,又细细地问起来,她脑中却闪过那抹粉红色的身影。

“母阵有明镜和暗镜之分,明镜是在阵中可以看到的四面镜子,暗镜是隐藏的镜子,母阵不是随便能进的,更别说破解之法了。但有御阵之法,修习御阵之法的人就可以自由出入,也可以打开阵门放人出去。关于子阵我真没注意过。”

“那我能出来可是行了大运的。”

“运气是一部分,你入得是子阵,这些子母阵是互通的,如果你选择错了出口,没准就会落入母阵或者其他子阵中。”

“这么说我还差点儿进了一个阵中,幸亏看到了哪里有面石镜。”章小鱼突然觉得镜中出现的那个和尚,应该不是幻景,因为她接连两次见到那个身影,估计也是被困在了阵中。她心中不知为何总是想起那个身影,是因为那一丝熟悉的感觉,还是因为让她想到了那个傻傻的白团子?她也不清楚,此时她心里默默想着:他到底是谁?他那边的是子阵还是母阵?......

“这是八镜子母通连阵,看来斑黎月传授的并不是真正的出阵之法,她骗了我们!”幽夜气呼呼地用手砸着地面,嘴里恶狠狠地叫道。

“幽夜妹妹不要这么生气,我知道那斑黎月!她可不是一般的人,向来是美人舌尖蝎尾针,她的话还是不好相信的好。幸亏有这石文,我们才没被误导。”光怡柔已经好了很多,她亭亭玉立地站在桃复生身边,看去真是金童玉女,着实相配。她娇柔地笑着,走到幽夜身边,暗隐着丝丝轻蔑之意。

桃复生让幽夜将文字给自己解释了一遍,他眉稍调动一下,回想了斑黎月所传的六面天雨幻境出入之法,感觉还是比较靠谱的。他知道光怡柔和狼族不对头,这女人也是心机叵测,更不能轻易相信。

“光姑娘,以你之见,这阵法可有什么破绽,能让我们利用?”桃复生看到光怡柔并不是太担心出不去,问了一句。

“如果我在全盛时候,这破幻境能拦得住我,如果你能尽快助我恢复实力,我可以全力一试。”光怡模样柔愈是娇媚,说话却平平淡淡,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心里的情绪。

幽夜心里很不舒服,自从这女人好了起来,整天绕着桃复生转,自己都插不上嘴说几句话。越想越气,心里埋怨着桃复生色眼迷心,傻呆呆地被那贱兮兮的女人哄。她心里似插了根竹签,非常难受,脑中浮现一股狠劲儿,她转身走向桃复生,一股力量悄悄从身上浮起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