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84 此情绵绵赋予君

桃复生还在思考中,没注意到幽夜的小动作,只觉得下体忽如锥刺,疼的他嗷嗷地叫了起来。光怡柔不明所以,好奇地看着他,幽夜得瑟着摆动五条妖尾,头也不回地走出洞外。

这几日他们除了修炼疗伤,空余时间都在研究怎么离开这个幻阵。桃复生负责在石镜周围继续探查,幽夜和光怡柔负责在洞内研究那些石碑上的文字,只有赵厶巽什么忙也帮不上,自己一个在努力修炼。今日幽夜解读了一块石碑的文字,得知了这个幻阵的真正名字“八镜子母通连阵”,不过此时醋意横生的她不再理会洞中诧异的两人,独自走到了外面。

外面空气清新,抬眼,辽阔的蓝天干净的让人心情豁然一亮,那阳光中金丝中飘荡着银屑,轻灵而又温暖,幽夜心情好了一些,走了不远看到了赵厶巽,她闪身冲去,五尾连动将赵厶巽抛在半空转了十几个跟头。

“啊啊啊啊......救命啊!”

“咚!”赵厶巽落了下来,他蹲在地上,感觉双眼鼓胀的厉害,满脑子嗡嗡地响,好一会儿才缓过神。

“幽夜姐,桃大哥又惹你了?”赵厶巽满脸委屈,迷糊的大眼偶尔闪过一丝精光。

“哼!”幽夜没理他转身就走了,不过心情又好了许多。

“幽夜姐,桃大哥惹你、你去折磨他好了。我的脑子都转...转成浆糊了!”可怜巴巴的声音有些颤抖,似乎是鼓了好大的勇气才说出来的。

“你的脑子什么时候不是浆糊了?”幽夜诙嘲道,然后就离开了。

桃复生低着头,红着脸也向洞外走去,光怡柔衣袖半掩着脸,轻轻地笑着,狐目青涩流着柔情。桃复生却不敢看,他来到洞外没见着幽夜,只看到远处蹲在地上的赵厶巽。

“你又在偷懒!难道你不想回到你的家乡了?”

“桃大哥,你怎么又招惹幽夜姐了?”

“额!......”桃复生又红了脸,粉嘟嘟的就如他之前那一树的桃花。他也没回话,扭头急匆匆走了。

碎石堆东面那些树坑里雨水已经耗干,坑底龟裂的土地有些泛白,幽夜拾起一颗土块儿,扔在坑底,接着又随手捡起一颗来,嘴里嘟囔着:“臭和尚、笨和尚、臭和尚、笨和尚......”然后狠劲儿扔了出去,再次捡起一颗土块儿。

“幽夜,你在生我气啊?”桃复生不知从哪冒了出来,听到她骂着自己,心里纳闷,问道。

幽夜别过头,“没有!”语气就像她手中的土块儿一般,砸在坑底爆开了花。

“我...哪里做错了吗?”桃复生思来想去,没觉得那里不合适。

“没有!”土块儿砸起了龟裂的土层,她站起来,拍拍屁股就要走。

“幽夜,你到底怎么了啊?”桃复生一把抓住她的胳膊,将她扯了过来。

“你放开!”

“不放!”

“放手!”

“你先说!”

“说你个头啊!放手!”幽夜想要挣脱开,使劲儿扭着身子。

桃复生手中力道又大了,死死地拉住她。幽夜见躲不开,趴在他手上咬了起来。

“哎呦!哎呦!你松口啊!”

幽夜松了口,见他还不放手,又露出锋利的小尖牙,幽光闪动。

“佛说万事有根源,怎可无故生仇怨,有仇莫寻,有冤善解,心生善念,源源好运,方是极乐人生,”

“我送你去极乐!”幽夜一脚踢到他身上。

桃复生错身躲过,手又一使劲儿,幽夜腿没落到地儿,身子一斜倒在了他怀里。

桃复生有些愕然,这是意外,不是他的本意。看着怀中娇怒的小脸儿,自己的心跳加速跳动着,脸色再次浮起了粉红的桃花。他抓住幽夜胳膊的手放开了,本以为幽夜会自己起来,等了一会儿不见幽夜有起来的意思。

“幽夜,那...那个...你......”

幽夜星眸幽深,光动撩人,一股情愫漂浮眉间,她静静地躺在桃复生怀里,轻轻地叫道:“桃复生!”

“哦!嗯!”桃复生有些不好意思地应道。

“我喜欢你!”

“哦!嗯!啊?喜......欢?”桃复生一脸云霞挂落丝丝汗雨,心里突突突翻着跟头。

幽夜一只胳膊搂住他的脖子,抬起头,凑到他脸上,红唇圆润,情含烈火,晕染在桃复生桃花般的脸上。这一吻,是那么深情,这份爱如同深埋在地心的熔岩喷涌不尽!这颗暗夜里的心,敞开了,犹如抛在了明月底下,是那么透彻,那么晶莹,没有半点杂质。

“我爱你!”幽夜贴在他耳旁,接着柔柔地说道。

桃复生愣了,他感觉全身上下都在燃烧,火苗顶在他的喉咙,他不敢喘气,怕一喘气就能吐出火来。细细的香汗冒出来,聚在下巴尖儿,亮晶晶的映着幽夜的眼睛。

“你不用说话,也不用回答,你就记着,你是我幽夜第一个爱上的男子!”幽夜闭上了眼,她也许是害怕,害怕自己留不住自己在乎的人,就如自己的母亲。对于桃复生,她终于鼓起了勇气说出心里的话,虽然很希望他能回复一个自己满意的答案,但是她不敢去所求这个答案。

“幽夜,我......我不知道,我我我......”

“呵呵......你什么啊!我说了你不要说话。”幽夜终于离开了桃复生的怀抱,俏皮地笑着跑开了。

桃复生默默地看着她,没有动,他知道自己心里早已被一个身影牢牢地霸占了,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容下其他的感情。所以对于幽夜,他不敢许诺,师父的遗言还未完成,自己的路还很长,未知的劫数还很多。他叹了口气,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,暗暗地说道:“对不起!”

这层纸算是挑破了,幽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说出来,估计是怕光怡柔将桃复生抢了去,但是即使说了又怎样,能保证光怡柔就不会将他拐走吗?她心里还是没底。

之后的日子依如往常,没有什么变化,但光怡柔似乎察觉了什么,嘴上没说,但对于幽夜似乎又有些疏远。赵厶巽进步很快,“挥毫”已经练到了第三层顶峰,马上就能突破了,他的妖兽也训练的不错,大角可以很好地配合他的行动,大笨猪也能稍微听从指挥了。

桃复生再次选择了相信斑黎月,他偷偷地练了那个斑黎月传给他的掌阵之法,练习起来到不难,几天就学会了前两层,这也是他天赋异禀,聪慧过人。练成之后他没有声张,选了一日偷偷的来到了一块石镜前,施展起了这个法术。他想别管行不行,得试了才知道,这一试可是动静不小。

八镜子母通连阵中白气涌动,桃复生面前的镜子射出一道白光,接着大地震动起来,然后又出现了三面镜子,四面镜子白光一次相通,最后聚在了他的身上。他面前突兀地出现一道光门,桃复生右手打开了门,门外面的景色正是妖狼谷。

他犹豫了一下,抬脚迈了出去。

赵厶巽急匆匆跑回石洞来,进洞就叫起来:“桃大哥,幽夜姐,你们感觉到了吗?大地在动!”

洞里只有幽夜和光怡柔,她们俩回头看了看赵厶巽,幽夜说道:“感觉到了,好像是地震,都过去了,有什么好拍的。”

“赵兄弟,不要怕,来姐姐这儿,我给你好好讲讲是怎么回事!”光怡柔娇娇地说道,那话音就想甜甜的糯米团,黏的人心里痒痒的。

赵厶巽真的就走了过来,幽夜在一旁不客气地冷声咳嗽着,赵厶巽一听幽夜声音有些生气,急忙跳开,说道:“没事没事,我就继续修炼了。”跑出去的脚步比来的时候还要快。

“哈哈哈哈......幽夜妹妹何必如此,我有没有恶意,你有那个小和尚,这个赵兄弟就让给我吧!”光怡柔继续柔柔软软地笑着。

“光姐姐,你就别开玩笑了,他俩都是没见过世面的人,你什么人物没见过,就别逗他们俩了。”幽夜不冷不淡地回道。

“好妹妹!没事开心一下没什么嘛,在这儿憋闷的厉害,不自己找找乐子,还怎么活啊!你放心,我会注意分寸的。再说他们如果能过了我这关,以后再有什么诱惑也抵得住了,这对你来说也是件好事不是?”光怡柔摇着娇柔的身子,来到幽夜身边,拉住她的手。

“幽夜谢过姐姐好意,我认为这是没必要的。我们还是赶紧研究怎么出去吧!”幽夜抽出了手,不再理会她。光怡柔也不再自讨没趣,端坐在一旁研究起石碑来。

桃复生出了光门,周围瞬间黑了下来,一种特别的力量缠缚在他身上。他努力运行功法,想要逼开这股力量,这时光线一亮,他就来到了阵外的妖狼谷。

周围很安静,现在没有风,没有虫鸣也没有鸟叫,那些巨大的树影兀自播散着斑驳的阳光。桃复生身上那股异力已经去了大半,如果在那光门中的时间再长些,估计这些缠缚在身上的异力会更难除去。

突然风来了,阳光忽闪的厉害,连树影都跳跃的如同妖魅一般。桃复生身后毫无声响地出现了一对眼睛,那眼中满是欣喜,身后透明的蓝纹薄翅吱吱颤动起来,那声音有些躁耳。桃复生一惊转过身来,只见周围冒出来大批的死魂蝉,密密麻麻向他冲来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