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90 血仇世代终难解

冉九世肥嘟嘟的脸凑在桃复生面前,紧张兮兮地说道:“这事主母也不让说,但你也不是外人了,我就简单地说一下。”他贼么么地看了看周围,“很久以前,我们并不叫死魂蝉,而是叫天音蝉,我们一族也和这些大族一样,有自己的族地,自顾经营种族,静安于世。直到一天,族中来了一位实力非常强大的仙尊,他控制了族长和一批实力强大的长老,并在他们身上动了手脚,然后族长和这些长老体内灵力发生了变化,灵力中沾染了死气,并且实力大涨。”

“死气?”桃复生还没听说过这种力量。

冉九世手中一股阴暗的力量在流动,无奈地答道:“那是一种厉害的力量,能使人变得更强大,但是付出的代价就是失去了理智。后来那人带着族长和长老他们到处争战,杀戮无数,他们最后进入到一处秘境,再出来时,族长和长老都消失了,只有那个神秘的仙尊带着一个圆蛋回到我们族中。他将我们全族人困在一个大阵中,阵中死气弥漫,阵心就是那个圆蛋,最后圆蛋破开,就出现了我们初代的主母,她吞噬了所有天音蝉,实力疯狂暴涨,制造它的那个仙尊竟然也控制不住它,仓狂而逃,不知所踪。”

“那岂不是将留下一个祸害?”桃复生一听心里又气又急,恨恨地说道:“这人真是死有余辜,必遭天谴!”

“初代主母没有理智,到处吞噬其他种族,实力越来越强大,后来就生出无数小蝉,就是现在所谓的死魂蝉。就这样我们一代一代地制造着祸端,晋荒之森中各个种族都将我们恨之入骨。但这并不是我们的意愿,后来有一代主母意外恢复了理智,开启了修炼之法,并寻到了天阴蝉族的至宝——天音府。我们才又开始了传承,那时我们已经克制了杀性,想回到最初。我们到处示好,处处忍让,只是时过境迁,过去的永远回不来了。敌人永远就成了敌人,我们永远是他们的公敌。”

桃复生不由自主的抓住冉九世的手,迫切地问:“那现在你们是天音蝉还是死魂蝉?就没有能化解你们之间矛盾的方法吗?”

冉九世摇着头,“现在主母正在极力炼化死魂蝉的世世诅咒,已经炼化了大半,如果不是主母化形耽搁了,现在我们已经恢复到天音蝉了。但是与其他种族的世代死仇谁也化解不了,我们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主母说的对,只有至高无上的力量才是化解仇恨的利器。”最后的语气有些阴沉。

“冉音儿?至高无上的力量?或许还有其他办法!阿六不管怎样,你说的都是前世恩仇,和现在的其他种族并不是生死对立。只要你们不步步紧逼,我觉得他们会理解你们的,阿六,不要再伤害他们了!”桃复生竭力劝导着。

“誉父,没有主母命令,我们什么都做不到。您还是再想法子吧,我真的帮不了你!”冉九世有些害怕,摇着头离开了。

“天音蝉,难道恢复了天音蝉,冉音儿就会改变主意?不能让她在这样下去。”桃复生坚定的目光看向远去的冉九世。

桃复生现在举足难定,原本心里是想找机会逃离这里,但还是不忍心让冉音儿带人去灭其他种族,他不断思量着,来到了冉音儿身边......

太阴虎族之地,蓝筑山内。各种妖族齐聚,今日他们盛装打扮守在照台殿外,殿中各个族中掌权人都喜气洋洋地看着殿中地那几个神奇的人物,殿中央站着阳猎熊族等六族族长,苍空孟今日为他们接风洗尘,酒宴已经摆好,苍空孟端坐在主位,气势浩荡,威震八方。

他站起身来,高傲地抬着头,健壮的身躯更显伟岸,一股英雄气概呼之欲出。双目庄严坚定,饱经沧桑的脸上写满坚毅与刚强,他丹田之气运至口腔,一道洪亮的声音破空而出:“今日,我苍空孟代表北部势力,对六族共同加入表示热烈的欢迎,之后我们将一起起誓,为保我等族人平安,收回北部族地,也为了报世代的死仇,将同生共死。”

下面各族主要人员都表示欢迎,并向他道贺,那新加入的六大强族族长对苍空孟也是十分的客气,可见太阴虎族在整个妖族的地位不低,苍空孟的实力也是很强。他将六个族长让入宴席,众人开始把酒言欢,共谋大事。

而蓝筑山下,已经有百万妖类齐聚,它们熙攘攘,闹腾腾,黑压压如江水浩澜之势,各处旌旗旋动招风,标杆立立如林,那盛大的场面真是难得一见。攒动的人流停在蓝筑山半腰间一个巨大的平台下,平台上布置着许多椅凳,上面都摆着一个酒杯,最前方一个起誓台上面香烛贡品礼器酒水一应俱全。

这时接风洗尘之宴已经结束,苍空孟带着众人来到了这个平台上,他龙行虎步地行至起誓台,他身后众人按照实力自然划分,层层的排列着,第一排是几个实力强大的大族族长,例如:雪瑶虫族、珏光兽族、阳猎熊族、银蜥族、颤天鼠族、贪水牛麟族、华炼鸩族等,第二排是实力稍差一点的种族,以此类推,最末尾就是实力最低的种族,说实话那些肯定是炮灰。

苍空孟来至起誓台,点燃香烛,摆好贡品,取出一个不小的银色酒壶,他逼出一滴鲜血滴入酒壶中,然后让侍者交给身后的雪瑶虫族长伏郦,她也同样逼出一滴鲜血滴入酒壶,然后又传给第三个人,这样酒壶转了一条长龙,等所以族长都滴入了一滴鲜血,酒壶之中的酒已经鲜红无比,灵气逼人。

侍者将装满血酒的酒壶再次递给了苍空孟,苍空孟满意地笑了,他大手握着酒壶的把,一道灵力窜进酒壶中,酒液从壶嘴喷出,在空中划分成无数条细线分射出去,正好落在各个种族族长面前的酒杯中,无一遗漏,全都是满满的一杯。这一手绝技使得下面百万小妖不禁大声叫好,赞声如潮起伏着荡在谷中。

苍空孟很得意,大手一摆,下面咋呼声消止,他举起手中的酒杯对着青天,慷慨激昂地说道:“今日之晋荒北森,本吾等栖身之族地,世代不舍,而死魂蝉出,魔性质劣,噬魂嚼魄,啖肉饮血,灭族屠口,杀戮亿万。此恶族,世代扰吾等各族,吾之民众惶惶不可安,今日此族在现,吾等族人必难逃此劫!死魂蝉穷凶极恶,今已贯盈,孟师所指,除却恶族,还我盛安。为护吾等族脉,吾等众族今将与死魂蝉死战到底,绝不退缩!吾等起誓,此心如烈阳永赤,此志如妖神不灭,恶族不除血色不退,吾等必战死不归!”

身后各族族长也铿锵有力地喊道:“吾等起誓,此心如烈阳永赤,此志如妖神不灭,恶族不除,血色不退,吾等必战死不归!”

台下百万妖众也同声呼道:“吾等起誓,此心如烈阳永赤,此志如妖神不灭,恶族不除,血色不退,吾等必战死不归!”喊声震天,气势裂云,那股誓死不归的精神动容了所有人的心。

苍空孟右手食指点在酒杯中,指尖灵力带起一点血红,他划下妖神印,按在眉心,血色印记立刻浮现。身后众人同样这般,眉心也都出现一个血色印记,苍空孟待众人做完这些,他招手抛出一个卷轴,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字迹,这是一份盟书,他印上了自己的魂记,同样其他人也将魂记印上,然后卷轴被封印在一个密盒中,由苍空孟和众人共同开启隐秘阵法将密盒藏进了蓝筑山深处......

妖狼谷中,赵厶巽指挥着大角逃回了原地,他一眼就看到幽夜化作本体缩在地上,红叉儿小心翼翼地藏在昏迷不醒的光怡柔身边。

“幽夜姐!幽夜姐你怎么了?”赵厶巽急忙跳下大角的背,跑到幽夜身边抱起她,焦急万分地唤着幽夜的名字。

幽夜没有动静,倒是他的叫声把光怡柔给惊醒了,光怡柔睁开眼觉得身体就要散架了,好在只是皮外伤。她费力地爬起来,微微喘息着说道:“赵兄弟,你别叫了,幽夜死不了,她命大着呢!”

赵厶巽见光怡柔醒来了,抱着幽夜就来到了她身边问道:“光姐姐,你怎么样?还好吗?幽夜姐姐真的没事吗?”

光怡柔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说道:“我体内被一股力量封印着现在无法动用灵力,身体还受了伤,不容乐观啊!幽夜的功法极其玄妙,估计保住性命是没问题的。”她说完又好奇地看着赵厶巽问:“你怎么没事?”

赵厶巽也没隐瞒,照实说自己是因为写灵录之灵的保护免遭一难,光怡柔听后真是羡慕又嫉妒,幽幽叹了口气说道:“真是傻人有傻福!”

红毛的龙涎鼠“蹭”一下爬到了赵厶巽肩上开始撒娇,大角也来到了他身后,光怡柔睁大了眼睛问道:“你怎么可以召唤两只妖兽了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刚才我去周围探查情况,遇见......遇见了一只妖兽,情急之下我就召唤出了第二只。”

光怡柔恍然明悟说:“原来你实力越高可以召唤的妖兽越多啊!这功法真好!”

赵厶巽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不是傻人有傻福吗?”他没把遇到瘦狼的事说出来,在他心里是同情瘦狼一族的遭遇的,他害怕光怡柔知道了会赶尽杀绝。

“赵厶巽,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?”光怡柔似乎意有所指。

“我想先把幽夜姐救醒,然后去找桃大哥!”赵厶巽惯性地答道。

“我是说你以后就跟着他俩闯荡吗?有没有想过加入那个实力强大的势力,让他们帮你回到人族?”光怡柔知道如果绕着弯儿说话,赵厶巽是不会明白的,索性就挑明了说。

赵厶巽惊诧地瞪了瞪眼,嘴中含糊不清地说:“没有,没想过,我想跟着桃大哥和幽夜姐,他们会帮我的!”

“他俩自身都难保,没准儿那天就暴尸荒野了,还指望他们帮你?”光怡柔轻蔑地嘲笑道。

赵厶巽一听这话,心头怒火升起,纵着眉头,恶狠狠地地盯着光怡柔,他没忘记是谁在最困难的时候收留自己,他没忘记是谁一次次地舍命救自己,他也没忘记是谁即使身陷绝境依然没有舍弃自己。

光怡柔看到他的眼神,心中突然有些发毛,本想在说些什么,最终在那个倔强的眼神中息了声音,她手撑在地上时间长了,动了一下,突然手指碰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