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94 粉花如云碧玺湖

“誉父你也真敢做,如果那刀剑再快一点儿,我肯定救不下你了。都说了那冉天府是六亲不认的主儿,我们兄弟几个都被他打残过,我们还是离他远点吧!”冉九世嘴里埋怨着,背着桃复生准备返回天音府。

“他还真是个狠人,连冉音儿的话都不太管用,不过他还是有顾忌的,不然你真的救不下来我。”桃复生厚重的眉毛跳了一下,体内被刀剑震得气血混乱,灵力被堵在一处郁结不开。他默默运行功法,生命灵力穿过丹田那颗粉白色的舍利,舍利自从进了他丹田和紫色毒珠一样静静地躺在丹田灵海内,没有一丝动静。

平时生命灵力旋绕在舍利周围,到没察觉什么,今日在抵挡刀剑之力时,灵力被震散,他从新调集灵力时感觉到灵力穿过舍利时,混乱的气息被压制下了许多,新生的灵力更加醇厚,气体被压缩成了雾体状态。

刚才他说话时,正好灵力全部穿过了一次舍利,灵力逐渐稳定下来,丹田不在混乱,功法运行起来带着灵力冲到了郁结处的关口,那个关口被厚实的灵力冲撞了一下,裂开了一道缝,裂缝一开疼痛传遍全身,他只微微跳了一下眉毛。

那关口就像年久的铁门,那把生了锈的铁锁终于被砸开了,门子却因为生锈僵住了,只能打开一道缝。虽然只是一道缝,但灵力通过特别顺当,灵力随着功法运转一周,回到了丹田中。

冉九世嘴里嘟囔了一路,不时还问桃复生一句,桃复生却一句不发,就像没听见他说的话。冉九世有些担心了,不会是冉天府出手太重,把他给打出事了吧,心里想着,不由自主地放出灵识去探查桃复生的情况。

这一看他给吓傻了,背上那还有桃复生的影子,他急忙回身原路需找起来,这可不是小事,莫名其妙地从自己背上消失了,只有主母能做的到,桃复生难道是被谁劫走了?回去该怎么交代,想到主母的惩罚,他的心紧张成了铁疙瘩,肥胖的身体直发抖。

他一路东张西望,灵识全部放出,最大范围地搜寻桃复生的踪迹。

不一会儿他就飞回到了刚开始说话的地方,冉九世远远就看到那里漫天粉红色的花儿飞舞着,一个熟悉的气息出现在粉色花云中。冉九世心更急了,能弄出这阵势,实力不比自己若,桃复生肯定是被困在里面了。

那庞大的粉色花云漫飘在半空中,绿色的生命灵力在花云中心涌动,一阵阵佛经颂念的声音传出。冉九世靠近花云,那诵经声就灌入耳中,虔诚至圣的念力洗劫了他的头脑,顿时觉得之前所做的恶劣事迹真是葬心病狂,自己都厌恶起自己,心中明镜似的照着那些血迹斑斑的往事,他忏悔着,祷告着,心里意愿着那些死在自己手中的妖族的魂魄,能早日解脱死魂蝉的束缚,魂归天地。

随着花云的扩散,中心的生命灵力越来越强,诵经声越传越远,直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一团白金色的透明云团,那声音才弱了下来。透明云团不大,澄灵无比,它慢慢飘进了花云中心,然后被吸收进去。诵经声止住,生命灵力开始回收粉色的花瓣。花云飞快地缩小范围,粉色小花组成花链缠绕在一起,汇向中心。

诵经声停止时,冉九世醒悟了过来,他本就惊着的心,差点给从嘴里吐出来。“我在干什么?为被自己杀死的人祈愿?他娘的,这是什么鬼东西,竟然扰乱了我的心智。坏了!誉父还在里面。”他自己小声嘀咕着,然后冲向那片正在收缩范围的花云。

花云收缩的很快,花链将它们圈成了一团,等到冉九世冲过来时,花云就变成了一个粉红色的巨蛋。它一动不动地立在半空,冉九世见到花云变成巨蛋,悬着的心稀烂了一地,他使出自己最强的招数,一个比巨蛋不小的无形声锤出现,狠狠砸在粉色巨蛋上,巨蛋蛋壳碎裂成许多小瓣,须臾间没融化了,中间现出一个肉乎乎的小和尚,他浓眉刀微挑,灵目凝淡然,庄严无尘俗,空灵明圣贤。

冉九世看到出现的那个和尚有些像桃复生,不过年岁稍微长了些。冉九世不敢近前,口中疑惑地叫道:“誉......誉父,是你吗?”

桃复生听到了声音,扭头看向他,那目光看的冉九世心境聊然一新,似乎他就是个透明人,被桃复生看的一清二楚,再没有任何秘密。

“誉父?我叫什么?”冉九世带着疑问的语气再次叫道,他想确认一下这个和尚还记不记得自己。

桃复生粉红色的小脸儿绽开了花,他笑道:“冉九世,这一会儿不见怎么就傻了?小心我告诉冉音儿你将我扔在半路自己走了。”

“冤枉啊!誉父,明明是你自己逃掉的,怎么反赖到我身上?我......”

“怎么?我一个重伤的人能自己从你背上无声无息地逃跑?你是太小看自己的实力了,你认为冉音儿会信吗?你赶紧过来,带我去找冉天府,这次我要看看他还能将我怎么样?”

冉九世心想完了我,本想趁着他重伤将他带回天音府,现在看是没门了。无奈他又化作本体载着桃复生追向冉天府。

碧玺湖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它的名字叫湖,可那里却没有水。没有水还叫湖吗?当然不叫,不过奇就奇在这没有水的湖上。冉天府带着死魂蝉来到碧玺湖边上,他发自内心的地赞叹道:“碧玺湖,果然名不虚传,好地方!”

他面前是一片潋滟的水光,在晴朗的阳光下,波光流彩,闪闪耀目。这片水光方圆百里有余,中间有几座并排的小岛,岛上绿树团簇,几个小岛就像一串碧绿的玉珠。

冉天府踏进了水光中,脚下感觉是踩着结实岩石上,他俯下身,用手摸着脚下的光泽,那是一种水蓝色的石头,石头不管是白天黑夜总是闪着水纹似的光泽。他站起来,再次叹道:“这还真像波光粼粼的湖水,碧玺湖,不管你是真湖假湖,哈哈今天就让鲜血染红你!走!”

无数死魂蝉冲进了湖光中,远远看去碧玺湖好像拢了一层白雾,那白雾飞快地冲向中心的那几座小岛......

桃复生和冉九世紧跟着也来到了湖边,桃复生第一次见,以为这是真的湖水,见冉九世冲着湖水俯冲下来,他叫道:“欸!九世你干什么?要洗澡吗?”

说话不及冉九世就落在了碧玺湖中,他化作人形,嘻嘻笑着说道:“誉父,你这就是少见多怪了,这碧玺湖不是真的湖,是一种石头组成的假湖,而且这湖中石头有禁空的效果,你不想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摔个半死,你就得提前落下,慢慢走过去。”

桃复生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原来如此,你怎么不早说。”

“用你刚才的话回你,你怎么不早问?”冉九世话上压了桃复生一下,他心里的恶气终于出了一下,刚才路上桃复生都没说话,冉九世憋不住问起了粉红花云是怎么回事,桃复生就是用这句话怼的他。

桃复生经过这次危险,他终于突破了,这次突破使他恢复了许多生命力,而且化解了一些溯回衍生法的束缚,他又恢复到了十六七岁的模样,实力也比之前强了许多,右手封印的远古真龙珠再次可以使用了。

桃复生哈哈一笑,就向前走去,冉九世赶紧跟上,前方已经是杀声震天,在无数死魂蝉的围攻下,珏光兽族的守护阵破了,但是族中没有多少人,冉天府一声令下就要将这些人给杀了,这时桃复生又出现了,他提着黑剑,面无表情,踏着残碎的砖瓦走到冉天府面前。

冉天府怒目瞪着冉九世,呵斥道:“冉九世,你真想让他死了是吧?好我就成全你。”他手中八色旗子一动,一招攻向桃复生头部,桃复生左手接过右手中的黑剑,右手五指张开,一股威压从手心出现,幻化成一条巨龙迎上了冉天府的攻击。

冉天府大吃一惊,桃复生的实力涨了不少,这一招超越妖兽等级的威压使他喘不过气。他就地一蹲,同时八色旗子扫向桃复生,桃复生黑剑挡在身前,旗子打在黑剑上将桃复生扫出百米远。他不屑地扭过头,手势向下一滑,那些珏光兽族的人就软趴趴地倒在了地上没了声息。

冉天府做完这些,就再次收拢了队伍,准备离开。桃复生看着被杀的人,心里很不舒服,人已经死了,自己是无能为力了,他坐下来,念起师父传给他的经法,开始为死者超度。

碧玺湖周围悄悄地出现了许多身影,他们鬼鬼祟祟地潜伏着,一些人在周围布置着什么,一个金兰衫白儒冠的老者满脸伤心,眼中含着细细泪光,他身边一个非常娇小的女子,鹤发童颜,脸色透白。她看老者很伤心,劝慰道:“珏老,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,放心!一会儿我们就能给你的族人报仇雪恨!”

“伏郦,苍空孟都失败回来了,这次计划能成功?”珏老满脸疑色,对这次行动并不看好。

“珏老以为苍空孟的行动真的就失败了吗?先让死魂蝉偿点儿甜头而已,哈哈,您就等着看我怎么收拾它们好了。”伏郦满怀信心地说道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