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一:苍茫入世行 098 两处脱身各奔寻

幽夜也知道着想要找到桃复生何尝容易,但也不能让他独自在这险恶的林中,不管前方有什么危险,自己已经下定了决心必须要找到他,找到那个掠取了自己那颗心的人。

“光姐姐,我已经下定了决心,必须要找到他!”说话间幽夜已经泪珠连连,心里丝丝痛感交缠着,她第一次感到思念会如此的痛。

光怡柔似乎不想让他们走,只是她的族中现在也是多事之秋,将他二人留下来未必是好事,她没有挽留,只笑着嘱咐了几句:“既然这样,我也不留你们了,一路上要小心,希望你们能安全地找到他。”

幽夜和赵厶巽告别了光怡柔,就向银蜥族的方向赶去......

桃复生却早就离开了那片区域,他和冉九世正急速地向仙音府赶去。冉九世心情很不好,虽然他嘴上说冉天府如何不好,但心里对他爱戴和敬佩不少于主母。冉天府平时严肃,做事一丝不苟,他那份同袍之情却深藏在心底,只有在最紧要的关头才显露出来。这次为了救下冉九世,他不仅让出了自己保命的丹药,并以死的方式来引开了敌人,冉九世心里很后悔,很难受,一路上他心里都在默念着:老大,老大永远回不来了。

冉天府这次的死亡的原因绝大部分是桃复生造成的,如果不是他一次次的阻拦,冉天府也不会着急拿下那些妖族,自然会考虑的更缜密,也不会接连钻入敌人的陷阱。

桃复生心里也不好受,他本来想着那些妖族是无辜的,自己救出他们是善举,而死魂蝉的行事太过于恶劣,他十分坚定地要阻止死魂蝉的行动。经过此次的交战,他老好人的想法被打破了,他也明白了冉音儿敢放自己出来的用意,对于冉天府的死他很惭愧,也很难受。

“阿六!对不起!”桃复生看到冉九世满身伤痕,一路都无精打采,想到他的同族死伤无数都是因为自己。

冉九世没有回话,只默默地看着前方。

桃复生心里更难受,他感觉自己就是个罪人,一边劝说死魂蝉不能杀生,要善待众生,一边又一手将它们推入死亡的深渊。对于世事自己想得太简单,师父说不要杀生,要做一个好人,自己就顺着这个方向去做,但是,好人!什么才是好人?做好人不是救苦众生?不是扶贫济弱?不是救死扶伤?

仿佛老和尚的身影再次出现他眼前,慈爱地看着他说:“复生!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数,是生是死皆有因果,不必强求。你要保持好自己内心的那份真与善,师父我皈依佛门,但最后还是失了这份心,至于你,虽修的是佛法但,也不是必须就得做和尚,更不用去走我走过的路,人若有心,何处不是佛门?”

桃复生脑中师父旧时的话语再次出现在脑海,想到这里,他心里释然了。“师父说的对,我虽然选了和尚的模样化形,但我并不需要去走师父的路,救人这些事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能力,自己放下就行,不然只会让事态越来越严重。”

桃复生想了一路,觉得自己应该改变想法了,前面就要到仙音府,自己取回师父的遗物黑钵和自己的本命佛珠就离开,希望冉音儿不要阻拦。

刚想到这儿,前方的树林中就出现了一个白衣绝美的女子,她坐在一棵巨大的花树上,白色的花香淡淡悠悠地传来。

死魂蝉队伍远远地停下,冉九世走上前,跪在她坐的那棵树下,心里紧张的厉害,弱弱地说道:“主母,请赐罪!”

冉音儿咯咯咯地笑着,没有理会冉九世,飞身来到了桃复生身边说道:“小和尚,你把我的事搞砸了,还让我损失了一员大将,你说怎么办?”

桃复生警着心,知道冉音儿这是要找事儿。口中道:“我做错了,你说怎么办吧!”

“明日举行天音之礼,日后我们便可永久相伴,明日哦!”冉音儿此时如同一个清新的少女,情窦初开的模样,白眸也变得清纯起来。

“天音之礼?明日?”桃复生便觉不妙,“冉音儿姑娘你还是讲明白些,我不太理解刚才的话。”

“不用理解,照做就行!”说罢冉音儿灵力卷着他就飞向天音府中,其余死魂蝉也跟了过去,冉九世当然不敢落下。

众人来到天音府,冉音儿坐到主殿堂前白玉王座上,王者之风蔚然烜赫,殿中冉小爱和冉战已经完成任务回来了。

“明日我将和誉父举行天音之礼,冉小爱你现在召回其余的几人,明日午时必须回来。”冉音儿的话威仪有力,冉小爱得到命令就立刻去通知那些人。

冉音儿开始安排手下着手去安排明日的事宜,冉九世跪在地上不敢动,桃复生站在一边心思急转。

终于冉音儿把脸转向冉九世,“冉九世,去十息台自己领罚!”

桃复生挺直胸说道:“此事责任全在我身上,冉九世没有错,冉音儿为何罚他?”

“不为何!我的族人我想罚就罚,你若想救他那也等明日行了大礼之后才可。”冉音儿话中带话,一副她的话就是真理的模样。

“冉音儿,到底什么是天音之礼?”

冉音儿毫不客气地回答:“明日你就知道了,不必多问。”

“好!我不问此事,那我师父的遗物现在是否可以还给我?”

“明日给你。”

桃复生发现冉音儿有些不耐烦,他不在自找没趣,不再说话。

冉音儿让他回去休息,他垂着头出了殿门,在门口看到冉九世自己去了那个什么十息台,心里越来越乱,无奈只好回到冉音儿安排自己休息的那个房间......

幽夜带着赵厶巽出了月狐族的境地,直向银蜥族奔去,只是同行的身影多了几个,幽琪带着那几个族人也跟了来。

至于为什么要跟来,幽琪说的很明白,离开这里也许能活的更久,死魂蝉已经到了月狐族境内,大战一触即发,如果开始打起来,自己这些人肯定还是炮灰之类,离开才是最好的保命之法。

幽夜也想过,路上危险重重,多一人多一份力量,何况她也知道幽琪说的不错,将族人留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。

“幽夜!其实我挺佩服你的,你敢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,他们都恨你,骂你,但我知道你肯定是有自己的苦。”幽琪一边赶路一边闲话不断。

“谢谢!在我的信条里只有强大,所以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使自己更加强大,来保护我的亲人。”幽夜随口回道。

“幽夜你放心......”幽琪扭头看看身后的几个族人,继续说道:“他们虽然恨你,但现在是非常时期,我们要团结才行,毕竟我们是同族,他们远近还是分的请的。”

“唉!”幽夜叹了口气不在说话。

这一路他们走的很顺,几乎没遇到什么麻烦,死魂蝉好像已经不在这里。幽夜心里感到奇怪,同时也感慨自己真是走了好运,赵厶巽在这一路不断收录,不管是虫鱼花草,还是灵植仙木,或者妖禽灵兽,只要能提升灵力,他一股脑就收了来,实力到真是跳级地上涨。

他之前刚突破到绘灵低阶,能写录灵级中阶以下的妖兽和灵植,可以召唤灵级低阶妖兽出战。通过这些日子他也琢磨出来他功法的一些奥秘,总算是入门了。他的功法写录的妖兽只能比现阶段高一级,可以召唤现阶段级别的妖兽出战,每一个级别的跨升,就会有一次超品级写录,例如:计凡级升到绘灵级,就可以有一次机会写录绘灵级高阶的妖兽。

他还明白了写录妖兽灵力回馈的等级:

五只低级低阶妖兽回馈的灵力等于一只低级中阶妖兽回馈的灵力;五十只低级中阶妖兽回馈的灵力等于一只低级高阶妖兽回馈的灵力;一百只低级高阶妖兽回馈的灵力等于一只中级低阶妖兽回馈的灵力;一百只中级低阶妖兽回馈的灵力等于一只中级中阶妖兽回馈的灵力;一百只中级中阶妖兽回馈的灵力等于一只中级高阶妖兽回馈的灵力......诸此类推,现在他是绘灵低阶,可以写录中级中阶以下妖兽,召唤中级低阶妖兽。他需要记录两万只中级低阶妖兽或者记录二百只中级中阶妖兽,才能升级到绘灵中级。

这一路他不断记录妖兽,积攒的灵力也快到了顶峰,突破绘灵低阶指日可待。

死魂蝉族要举行天音之礼,这几日召回了大部分高手,所以幽夜他们才能安全地到达银蜥族。他们来到银蜥族发现这里早就人去楼空,桃复生的线索又断了,幽夜从银蜥族出来漫无目的。正不烦心呢,前方树丛中窜出一个急匆匆的身影,幽琪几人赶紧防备,结果看到是自己的一个族人,名叫幽良。

幽夜从他口中得知其他族人的线索,他们被死魂蝉困在珏光兽族边境,一个叫瑶兔族的小族内。事情紧急,她带着几人向哪里赶去。

死魂蝉族举行了盛大的天音之礼,大庆了七天,冉音儿和桃复生同命相结,可以说桃复生也算半个死魂蝉的人,冉音儿将黑钵和佛珠还给了他,也不再坚持挽留他在族中。

桃复生被整的晕乎乎,不知道冉音儿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,千辛万苦将自己抓来,轻而易举地又将自己放了。他想不通,也没细想,只怕冉音儿再反悔,他赶紧起身就出了仙音府,一路向东南,想去妖狼谷找幽夜他们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