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二:桀骜生死歌 106 化形艰险步步危

那巨大的屏障上电光乱窜,还没聚合的缺口处一个黑色的人影钻了出来,倒在地上就一动不动了。

“云止丞!”守卫队被闪电给吸引过来,看到前面绝影涧入口钻出个熟悉的黑色人影。他们赶紧将云止丞拉了过来,看到他还有气息,急忙开始救治,过了一会儿云止丞醒了,众人都好奇他到底做了什么引来了老天的报复,都幸灾乐祸地问了起来,云止丞被雷劈的一头雾水,怎么知道是什么原因,回答不上来,他就瞪了众人一眼倒头晕了过去。

绝影涧中,电光游窜,将石壁击出道道残痕,黑色的烟气升起,章小鱼没想到她这才刚开始化形,天劫就来捣乱了,看来自己这化形之劫真的是不容易度过。她没有慌乱,按着别溪的安排一步一步地做,身上那些混合了数种极品灵物的液体慢慢被皮肤吸收,身体膨胀的趋势缓慢下来,地上滴了一片紫红色的血液,血液流在那些提前布置好的图案中,无数白色颗粒状的东西飞出,她口中念着:“双阳分阴阳,两合紫金生,借力凝仙种,命种入地!”

章小鱼额头莲花内出现一条白色小鱼,白色小鱼衔着一颗紫金色的小珠子,飞速游进那些白色颗粒中,两者相遇,白色颗粒迅速聚在白色小鱼身上,凭空化作一颗巴掌大的白卵,白卵暗纹旋转着,地上血色图案也跟着转动,两者同时转了两圈后,白卵藏进了图案中心处的土地之下。章小鱼现在已经看不出原来的一点模样,身体已经涨成一个圆鼓鼓的球儿,头和四肢也肿胖成一节节葫芦状,只有尾巴还是原来的样子。

外面的天雷盲目地劈了一会儿找不见原主儿,就灰溜溜的消失了,天地间静谧无声,白色的灵力一圈圈地荡漾在章小鱼藏身的那块巨石外。那白色的灵力被密锡石的沉力压制着不能全力荡开,章小鱼的暴动的气息也被压制在石头上空......

绝影涧入口外那几座建筑内,云止丞跪在地上,他前面摆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有一个快要生锈的铁壶,旁边有个缺口的白瓷茶杯,杯中草绿色的茶水冒着白色的热气。

一只手,五指尖尖,笼着白瓷杯轻轻抚绕着,云止丞半死不活地跪着,眼皮耷拉着,黑眼珠藏在了下半眼皮里,马上就要睡着了。那只手终于离开了白瓷杯,重重地拍在桌子上,那个古老的铁壶被震得跳了起来,在桌子上蹦了两下冲着那只手的主人喷出了一股水,一个骂声传来:“臭杂种,云铁铮!你干什么?把老子梦里的小美人都给吓跑了!”

那个铁壶自己蹦哒着跳到桌子边上,又对着云止丞梦喷起茶水来,责骂声接着传来:“你个小杂种,三天啊!三天没打你,你就要翻老子祖坟吗?”

坐在桌子旁边的是提壶仙尊云铁铮,他现在拿着一块白色手帕擦着脸上的茶水,然后另一只手飞快地抓住了正在撒野地那个铁壶,提到了自己眼前,骂了句:“你他奶奶滴才是杂种!”然后随手将那个快要生锈的铁壶给扔了老远,哐当!不知铁壶撞到了什么,惨叫声十分刺耳。

云止丞猛然感到一阵凉意,心头突突突直跳。

“止丞啊!那铁壶被扔了,你猜它会怪谁?”说着淡蓝色的粗布衣袖扫过桌面,上面灵光浮起,突然一道黑影砸下,灵光动荡,云铁铮白皙的脸庞流过一丝灵力。

“啊!师叔祖,不能这样啊,那铁壶你没事扔它干嘛?”云止丞身体颤抖着,看着云铁铮伸出白润的手指轻轻地拨动,示意他拿些好处。

云止丞知道该怎么做,他将在绝影涧得到的极品密锡石拿了出来,很不舍地递到了云铁铮手上。云铁铮满意地收了起来,抓起刚刚砸到桌子上的铁壶飞速离开了。

云止丞这才敢站起来,他曾经被那个怪铁壶给收拾过的,所以才如此害怕那个铁壶。他浑身黑乎乎的,被喷的茶水黏糊糊地站在身上十分难受,他赶紧去洗了洗,洗干净后就离开了这里。路上云止丞心里想到和自己一同进绝影涧的那个妖女,绝影涧的出口现在已经封闭,她不知道出没出来,他也只是想了想就回宗去了。

绝影涧深处,云铁铮匆匆划过半空,没发现什么异常,他不敢多留,不然那个铁壶准会暴动起来。云铁铮刚刚离开,下面的一块巨石猛然炸裂,白色的灵力狂涨半米,将碎石震成粉灰。灰尘卷动,被灵力推向远处,再看原来巨石处,一个血色的怪异图案出现,一节赤金色的竹子和一颗乳白色的珠子镶嵌在血色图案中,旁边还遗落着一些杂物,而章小鱼却没了踪影,只有一副白金色的鱼形骨架悬在半空。

骨架的各个关节处正在慢慢地散开,不一会儿这些骨头就散成一团,没有序列地随意浮动着。如果不是绝影涧特殊的沉力压制着,这些不安分的股头估计早就跑没影儿了。地上血色图案终于清晰起来,隆起了一个人形,血肉正在蠕动着,似乎是千万条血红的虫子在爬。这时碎骨中,那颗正在变化头颅骨白光闪动,头骨眉心印刻着一朵红色莲花花纹,章小鱼的灵魂就寄身在莲花上,她坐在莲心抱着一个卷轴,靠着一颗玉晶,细细感悟着骨架和下方图案的变化......

在双阳山,别溪醒了过来,看到林渊躺在一旁沉沉地睡着,心道不好!章小鱼还是独自去了绝影涧。别溪急忙跳起,飞向洞口,不过它在洞口停下了,看到章小鱼留下的一片鳞片,鳞片插在洞口石壁上,闪着紫金色的光芒。

突然紫金色光芒暗淡下来,接着转换成了白金色,别溪知道自己是赶不上了,章小鱼已经进入到了化形的地一个阶段,也是第一个危险的阶段,骨肉分离,如果把握不好时机,身体就会瞬间被毁灭,章小鱼就只剩灵魂了。过了这个阶段,第二个阶段炼骨凝体会好一些,第三个阶段最危险,叫解魄归魂,之后第四、第五等几个阶段只要忍过痛苦化形就能成功了。

好在章小鱼给别溪留下一片本命鳞片,让它可以知道她化形进行到了那个阶段。

章小鱼的灵魂时时刻刻注意着自身的变化,下方的肉体逐渐成型,她开始重新组装骨架,她比着下方的人形开始将各个骨头连接在一起,虽然她脱离了肉体,但她还是能感觉到挪动骨头的那种难受和疼痛。章小鱼强忍着不适,将骨头在规定的时间组装完成,她念着咒语:“天物临地,双才合一!聚!”骨架应声落入下方肉体中,肉体开始抵抗入侵的骨架,两者似乎不能融合。章小鱼吓了一跳,别溪说过,如果肉体和骨架不能完美融合,此生将再无希望化形。

“不行!不能放弃,我必须化形成功!”章小鱼打开卷轴,黑色的雨滴散出,落在肉体上,然后她将身后的玉晶打开,一朵玉晶莲花出现,她触动片暗灰色的花瓣,一股奇异的力量从空中凝聚成一条灰线,章小鱼用灵力将灰线推向肉体,果然肉体被压制住,骨架开始和筋脉血管掺连在一起。

“呼!还好这里的沉力能压制我的肉体。”虚惊过后,章小鱼努力将肉体和骨架融合到完美状态。

在章小鱼有条不紊地安排下,新的身体终于成行,这种人为的化形终于过了第二关。她开始进行第三个阶段,解魄归魂,她将自己的灵魂一点一点地融进肉体,达成共鸣的状态。这一步可是极其危险,弄不好灵魂就被反噬,严重的灵魂消散,轻者灵智全失,成了傻子。章小鱼本就是两个灵魂合在一起的,现在想把灵魂完美地融合的傲肉体中,难度不亚于制造一个新的肉体。章小鱼小心翼翼地将灵魂分散在身体各个部位,现在就是所谓的:解魄,就是将灵魂分散在全身开始熟悉身体,身体不排斥自己的灵魂了,灵魂就算归位了。

这个熟悉的过程很慢,每一个块肌肉,每一条血管,每一个细胞,章小鱼都要细细地去感受,直到感觉不到任何感觉才行。

时间慢慢流逝,别溪在洞口一待就是半个月,这时候林渊也来过几次,他也很担心,但他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赶紧修炼提升实力,帮章小鱼炼制万魂鼎。这时候还有比别溪更着急的人,那就是十三州的人,他们知道章小鱼逃出了子月州,就开始在各个州地搜查,直到现在他们还是一无所获。尤其是万仙尊万流芳,她这半个月从没停歇过,她知道找到了章小鱼就能知道千羽的消息。

十三州为了寻找章小鱼可是花了不少力气,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,章小鱼竟然躲在强大的离楠宗附近化形。

半个月后,章小鱼算是初步熟悉了自己新的躯体,她开始尝试着控制自己的身体,效果还不错,她可以慢慢行动了。她又练习了几日,对身体再也没有了陌生感觉后,就开始了第三步行动:血脉天成,就是将她剥离的血脉再次填充到身体内。

章小鱼控制身体坐了起来,将地面的那颗乳白色的天祥万灵珠招来,然后念起:“灵珠自天地,化物祥瑞生,天祥瑞雨!”那颗乳白色的灵珠闻声爆开,化作丝丝雨露落在地上血色图案中。

图案血色瞬间消隐在土层内,稍时,大地震动起来,天地灵气飞快汇集在章小鱼身下的土地里。不一会儿聚集来的灵气几乎成了液体状态,下方的土层饱润起来,半天后,土地一下裂开了,里面钻出一颗红白相间的卵,那颗卵一出来就不受控制地飞向天外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