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二:桀骜生死歌 107 金雷惊动离楠宗

章小鱼眉心粉红莲花瓣及时飞出,拦住了那颗红白相间的卵,然后被章小鱼抓回手心,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出现,章小鱼没有犹豫,一口将那颗卵吞了下去,一股强大了力量在体内化开,章小鱼雪白的皮肤显现出许多鳞片的痕迹。

那颗红白相间的卵融化成三股不同颜色的力量:紫色真阳之力,金色金阳之力,血色血脉之力。三中颜色各行其道,顺着经脉飞速流动,滋润着体内各个器官和身上的骨骼、肌肉、筋脉、血管......不一会儿紫色、金色的灵力在体内丹田处汇聚,空濛的丹田再次充盈起来。身体上的红色的力量晕染着,体内紫金灵力不停地循环着,带动着血脉之力慢慢地开启。

紫色和金色两种力量经过血脉之力的凝华,开始发生变化,紫色越来越深沉,最后成了墨色;金色越来越明亮,最后化成了白色,两种颜色交缠着凝成一股两色灵力。章小鱼身体也在发生变化,皮肤上细密的鳞片越来越精致,每片鳞片上都有两色气旋在转动,章小鱼的功力也在不断攀升。

最后功法竟不再受她控制,从中级紫金境顶峰开始,一路突破,现在马上就要突破最高级紫金阴阳境,只要突破这一层,章小鱼便可升至仙位,名至仙尊。

慢慢的紫金阴阳境达到圆满,章小鱼积蓄万年的灵力如火山爆发,气息冲天,突破了紫金阴阳境。体内灵力旋转在丹田,不断吸收周围的灵气做补充,章小鱼身体舒服极了,她想到那个云止丞留下的玉晶,手指一点玉晶绽开,手指再点,玉晶莲花的几片花瓣颤动起来,周围紫色白色的灵力凝成细线被吸收进身体。

“好精纯的灵力,省去了炼化糟粕的时间,真是好宝贝!”章小鱼畅快地闭上了眼,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,嘴中再次夸道。

双阳山石洞中,别溪看着那鳞片颜色不断变化,紫色、金色、红色、黑色、白色最后竟变成了透明的颜色。别溪知道章小鱼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刻,心里放下了许多。

章小鱼又恢复了对灵力的控制,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仙尊初级顶峰,这几万年积攒的灵力可没有白费,厚积薄发,凭着这厚实的功力,十三州的人想捉到她,是痴人说梦了。

章小鱼想到这儿,心里更是舒坦,躲躲藏藏的日子她也是过的够了。她的气息平缓下来,功力也稳定了,内视身体,发现每个器官都煜煜有光,骨骼更加坚实,黑白光泽交错流动,身上每一寸肌肉都充满了力量。

这绝影涧密锡石沉力潮汐起伏着,天上的云都被这山涧的怪力给逼退千里,突然密锡石沉力潮汐大涨,山涧被沉力潮汐撞的呼啦啦乱响。章小鱼化形过了大半,第四阶段破地取种和第五阶段仙种化元都已经结束,只要最后阶段的仙本转换顺利通过,章小鱼的化形过程就结束了,最后再度过化形天劫就万事大吉了。

只是这绝影涧密锡石沉力潮汐突然暴涨,章小鱼被沉力紧紧吸附在了地面,她感觉自己就要融入土地中,身体中凝实的灵力起不到任何作用。这也是那云铁铮为何只敢在绝影涧飞快掠过的原因,密锡石沉力潮汐巨大的爆发力,就是仙尊也不敢接近,所以离楠宗守卫队才禁止云止丞此时进入,弄不好命就丢在里面了。

章小鱼不知道这一点,现在她被沉力潮汐困住不能动弹,眼见最后一个阶段马上就要开始,章小鱼着急万分,她拼命运转自己的灵力,紫金双阳之力蜗牛一样慢慢地在筋脉中爬行,章小鱼感到身体在扭曲,各个部分剧烈地颤动,极烈地疼痛出现,似乎身体又要被分裂。

化形转变开始了,章小鱼现在的人形之体开始变化成本体鱼形。她不能动,无法控制变形,只好任身体自己变化,那种痛苦就想刚开始骨肉分离一般,痛的撕心裂肺。慢慢地她半边身体变成了鱼形,接着另一半也变成了鱼形,一条白背黑腹红花的大鱼匍匐在碎石地上,沉力已经将它压入地下三寸,幸亏她的骨骼和肉体得到了强化,不然早就成了一滩血泥。章小鱼忍着痛苦,她放出额头上的红莲,想要保护自己的身体。没想到,红莲刚展开两瓣体内灵力就供不上了,只能放弃这个想法。

她从仙体到本体的变化完成,接着就是从本体变化成仙体,身体再次扭曲,鱼形之体剧烈震动,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再次出现,体外的沉力压也在次上涨,这样下去自己不被压成肉泥,也会变成一张肉饼。章小鱼头部已经变化成人,她俊美的脸变的面目狰狞,嘴唇惨白,紧皱起眉头再次开始思考,还有什么办法?沉力!怎么破除?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因为沉力地压制,章小鱼化形的速度越来越慢,身上皮肤大范围破裂,血水流了一地。因为体内血水流逝,身体吸收了瞒天逆行葛、八彩仙莲、红姹圣母花三大圣物化成的药力逐渐消失,隐蔽自身,瞒避天劫的力量也就不见了。天劫感应到了章小鱼化形之力,再次在绝影涧上空聚集起来,乌云滚滚,天地威压出现,一条金色闪电甩下天空。

金色闪电撞在山涧中,光芒四射,密锡石矿组成的天然阵法,被击破,沉力潮汐瞬间退去,章小鱼身体一松,化形也立刻完成。

离楠宗中建筑林立,风格简朴不失气韵,这里风轻云淡,温和适宜。云铁铮提着铁壶坐在山崖的凉亭,对面站着两个人,一个身穿棉布长衫,领口 、袖口和衣襟都绣着细微的金色花纹,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坚毅,横眉炯目,观望着天上风云的变化,他就是金楠仙尊云上;云上旁边是个健壮的矮个老头儿,头发花白,稀拉拉地蓬松着,嘴里嘟囔着:“怪了,铁铮!你确定没发现什么异常?但是这几日绝影涧的沉力波动越来越厉害,数万年都没有这般变化了。”

“我这铁壶都没发现什么,估计是没什么异常,别想那么多,还能有啥危险不成?孤老头别瞎操心了,留几根头发吧!”云铁铮倒了一杯热茶,慢慢地品着。

“我就奇了怪了,你这家伙哪里好?铁壶怎么就赖上你了!唉!这绝影涧出来的宝贝,没感觉到异常,也许是我多想了!”这老头名叫孤听风,人称听风仙尊,人如其名,就爱听风,没事就站在楠杉峰顶上听风观云。

金楠仙尊猛退一步,叫道:“不好,有情况,绝影涧气息不对!”

“师兄你怎么也学会大惊小怪了,还有谁敢在这时候去绝影涧捣乱不成?左右不过是潮汐大小的事儿。”云铁铮饮下一口茶水,漠不关心地摸着那个铁壶,铁壶乖巧地点了一下壶嘴,奉承道:“老杂种说的对,你们放心吧,我的老巢没那么好闯,尤其是现在!”

云铁铮一脚将铁壶踹到地上,骂道:“你奶奶滴又想找抽了?”

孤听风轻蔑地看着云铁铮和那个铁壶,转身对金楠仙尊说道:“我看还是过去看看比较好!”

“嗯!离楠宗现在只有我们三人坐镇,你二人留在宗里压阵,我去看看!”云上说完就飞了出去。

章小鱼刚捱过化形,就被金色闪电迎头劈中,身上青烟缕缕升起,满身火辣辣地疼。她急忙将灵力运转开,然后盘腿坐好,从地上抽出那节金雷竹,这压可是别溪箱底的宝贝,别溪拿出来时也是肉疼了好一会儿。

第二道金色雷电砸下,巨大的电龙般直奔章小鱼砸下,“轰隆隆!”绝影涧晃动了三下,无数碎石从山壁脱落,章小鱼被电成了黑人。身体经脉被雷电入侵,四肢酸麻无力,灵力溃散,丹田被搅成混沌状态。

“......”一向稳重的章小鱼现在也想骂人,这天雷之劫太难应付了,她紧紧握住金雷竹,体内的金色雷电被吸引出来,钻入了金雷竹中。

身体上的金色雷电刚被赶进金雷竹中,天上的金色雷电再次撞了下来,这一次,威力更大,整个天空像是坍塌着一同砸下,绝影涧底部被击出一个巨大的深坑。章小鱼手中的金雷竹爆裂,整个人蜷缩在坑底一动不动。

天上的劫云意犹未尽地翻滚了几下,就向天际退去。章小鱼睁开眼,身体好像透支了似的,虚弱极了,但她知道这里出现了如此大的动静,离楠宗必定派人来查看,她咬紧牙坚持着爬起来,找到被埋在碎石下的储物袋,取出那颗虚空隐息珠隐藏了气息,慢慢地向绝影涧入口走去。

一道流光飞速赶来,正是金楠仙尊,他看的前方金雷消散,绝影涧巨大的声响还没停止,他加快了速度,终于来到了绝影涧入口。绝影涧入口那道屏障是离楠宗祖上一位实力强横的高手布置的,除非将绝影涧毁灭,否则这道屏障是不会消失的,不过现在金雷的打击下,屏障再次破出了好几个大洞,一些从绝影涧飞射出的密锡石穿过破洞,射进了外面的林中。

“好大的威力!难道是雷劫?”金楠仙尊不由地就想到了雷劫,绝影涧出了铁壶这样的化灵异宝,难道还有更加强大的宝贝在化灵?

他急忙穿过屏障破洞向绝影涧深处飞去,章小鱼也正在匆匆向绝影涧外赶来,两人相对而行,遇上的几率极大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