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世妖僧

绝世妖僧

更新时间:2021-07-21 04:34:00

最新章节: 最近比较忙,创作有些浮躁,自己不太满意,准备好好修改作品。《绝世妖僧》卷二:桀骜生死歌 请假 正在手打中,请稍等片刻,内容更新后,请重新刷新页面,即可获取最新更新!    

卷二:桀骜生死歌 111 虚空境中蝉声近

黑暗中,银灰色的闪电划过,粉色的身影被击中,白色光芒弱了许多,桃复生静静地飘在空中,眼角散发着紫色的烟气。蓦然,大眼睁开,紫色的瞳眸亮起,紫色从瞳眸溢出,化作流丝缠绕在周身,粉色袈裟再次变成紫色。妖冶怪异地脸上没有表情,他有些迷茫,强大的毒力卷起那些雷电,撕成了碎片。

“这是哪儿?”他默语道。

黑暗中没有方向,紫色的迷雾托起桃复生,慢慢向前滑动,上空一道黑色雷电劈下,毒雾四散,桃复生被劈下数丈,还没彻底清醒的他,就像喝醉酒一般胡乱地扭动着身体。

一抹星光出现在黑暗中,白色的亮点拖着长长的光尾疾速飞来,白光中是一个清冷的女子,白发飞扬,白眸直视前方。看似还在很远的地方下一秒就到了眼前,她停在紫色雾气前,看着那个怪异地小和尚,口中射出一颗白色的魂珠,双手结印,仙音徐徐融入紫雾中。

桃复生胸口的白色蝉印再次亮起,一股强大的力量浮现,开始对抗毒力,随即白色的魂珠停在桃复生眉心,散发诱人的光泽。桃复生眉心的桃花旋转一圈,紫色花心将白色魂珠一下吞了进去。冉音儿脸色疾速变化,惨白中带着淡淡紫色,她苦着眉,那模样如雨后娇柔的一朵梨花,半忧半怜。

白色魂珠进入桃复生体内,冲着半边白色灵魂靠过去,现在桃复生灵魂中强势觉醒的半边紫色灵魂,正压迫着那半白色的灵魂,白色灵魂上布满了紫色触角般的魂丝。白色魂珠自动靠近弱势的那半灵魂,它吐出一道光线,巨大的魂力波动产生,带着缕缕仙音神曲传进桃复生灵魂中,半边白色灵魂突然振作起来,撑开了紫色魂丝,反扑向那一半紫色灵魂。

桃复生旁边的冉音儿徐徐念着什么,纯净凝实的魂力从脑中的原始天音蝉阻的魂珠中传出,度进了桃复生体内那颗魂珠内,两者魂力结合,共同助阵桃复生那半边白色的灵魂。半边紫色灵魂也不甘示弱,双方你来我往,来回拉锯,谁也不肯退让一步,紫色魂力虽然势弱,但极其凌厉,本来那就是一半万毒雾谷化成的,可不是随便就能压制的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冉音儿也有些乏力了,桃复生的状况好了许多,体表的紫色消失了,脸上的紫气也在退缩,只要将桃复生眉宇间的紫气逼退,就是大获全胜。冉音儿这次可是舍了很大的本钱,她先将自己的魂珠传进桃复生体内,然后用原始天音蝉祖的魂珠做后盾,将所有魂力传给了桃复生,这次终于压制住了那半边紫色灵魂。

桃复生也清醒过来,赶紧动用了溯回衍生法,转换了大量的生命力。绿色的灵力冲来,帮助半边白色灵魂压制那半边紫色灵魂,这样一来紫色灵魂被彻底压制住了,随后那颗白色的魂珠竟自然融入到了半边白色灵魂中。这下,如一滴火种滴在了万亩油田,火势熊熊燃起,灵魂沸腾着,随着魂珠中的一种莫名的功法运动,灵魂中无边的魂力产生,半边白色灵魂猛然暴起将另一半紫色灵魂全部吞下。

“啊——啊!”桃复生突然大叫起来,那痛苦的声音扯裂了上空白色的光罩。

冉音儿娇躯一震,被震退好远,她在桃复生周围结下的护体结界破碎,天上黑色的雷电瞬间打在两人身上。

“啊——!”桃复生被雷击中,继续惨叫着。

冉音儿躲过黑色怪雷,急急叫道:“小和尚!”

桃复生满身黑色电流闪动,鲜血从口中喷出,那吞噬了半边紫色灵魂的白色灵魂突然裂开,被包裹的紫色的灵魂也碎成一块一块,这时隐藏在灵魂深处的几片绿光出现,那是融魂石中的天然阵法,之前在前两次融魂中碎成了残片。天然阵法残片散发着绿色的力量,把白色和紫色灵魂碎片强行组合起来。

灵魂中白紫两色相互交融,白色的魂珠也开始融化,一种黏稠的液体将那些灵魂碎片粘合在一起,接着桃复生体内的生命力开始修复灵魂。桃复生一直在惨叫着,冉音儿无法帮忙,只在他俩周围又布置了一个抵御黑雷的结界。

那黑雷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,在桃复生灵魂中残留了一些,融魂石的天然阵法残片被黑雷搅得更乱了,无序的绿色碎片被粘进魂珠化作的黏液中,黑色的雷也掺进去捣乱,结果被一并粘了住。三者结合,再加上桃复生本身的生命力和白色、紫色的灵魂,这些东西一起随着冉音儿魂珠带来的无名功法旋转着,速度越来越快,不一会,在杂色的灵魂漩涡中心出现了一个透明的木盘,上面刻着许多文字,中心是个白色紫色各半的魂珠。

魂盘凝成,灵魂终于平静下来,变的澄明无比,绿色的生命力包裹着受伤的灵魂,不断修复着、滋润着。桃复生终于停止了叫喊,虽然还没全部恢复,但难受的感觉减少了许多,他能感觉到,灵魂中那个木盘就是自己灵魂的核心,上面有规律地跳动着黑色雷丝。黑色雷丝每跳动一下,木盘中间的魂珠就转动一下,它们似乎是商量好的,非常规律,非常和谐。木盘边缘是一些莫名的文字,文字也在规律旋转,魂力就一丝丝地产生了。

“小和尚?你怎么样了?还能撑的住吗?”冉音儿看到桃复生不叫了,赶紧询问。

“冉音儿?你怎么在这儿?”桃复生终于是清醒了。

“我感觉到你遇到了危险,凭着感应过来救你!”

桃复生很感动,立刻说道:“谢谢你,冉音儿。没想到救我的会是你。”

“先出去再说,这里很危险,我要支撑不住了。”冉音儿比之前虚弱了很多,本来冉音儿破开虚空就废了很大的力气,一路找到桃复生并将将自己的魂珠给了他,还将原始天音蝉祖的魂珠之力也传了过去,可算是倾尽了全力,后来又被强力破了结界,导致体内伤势复燃。

桃复生将生命力传入她体内,冉音儿笑了,她取出玉笛,音符从笛中传出,借助音符的加持,她再次用玉手划开了虚空,拉着桃复生飞了出去......

阴霾的天空飘着丝丝冷雨,天雷扯过半空,残破的蓝筑山被照的雪亮,闪电过后,雨点更大,哗哗哗地砸在密林中,碎石上,沟壑内......

山间小路积水随意地流着,一只白色的蹄子踏在泥水中,接着另外的几个白色蹄子也踏了过去。那是一头神骏的白鹿,巨大白色鹿角散发着异样的神力,身上七彩光芒闪动,它悠闲地迈过一些横在路上的水沟。最后它停在了一个巨大的鸿沟前,看那断层处,可以断定那是被巨大的力量斩开的。

白鹿轻轻一跃跳过巨大的鸿沟,落在了另一边。雨幕蒙蒙,一块石头边里躺着一柄暗存烈气的黑剑,不远处扣着一个沾满泥土的黑色器皿。白鹿走到黑剑旁边,瞬间化成一个玉树临风的青年,他一抬手将黑剑吸到手心,仔细观看了一时,赞到:“好宝贝!真是好宝贝!”说完他侧过脸看了看那个沾满泥的黑钵,用脚轻轻踢了一下,没感到有什么特别,然后提着黑剑消失在灰蒙蒙的雨帘中。

过了半日,雨势渐缓,浓云还没散去,突然云层裂开了一道黑色的大口子,里面掉出两个人来。半空中两人飞了起来,不一会儿就落在了地上,冉音儿看着周围的景色,慢慢说道:“这里是蓝筑山!太阴虎族!你遇见了他们?”

“太阴虎族?应该是吧!我只记得一个非常矮小的老女人被我打死了,一个强壮的老男人就出现了,他非常强,一斧子就把我劈进了刚才那个空间里!”桃复生心有余悸地说道。

冉音儿听完后,似乎想到了什么,说道:“老男人?是太阴虎族长!他怎么变强了?我们得赶紧回去!”

桃复生四下望了望,说道:“我的黑剑和师父留给我的黑钵在打斗时掉在这里了,找到它们,我们就走!”

冉音儿帮着他开始寻找,两人寻了一会儿,桃复生只找到了一个黑钵,那黑剑没了踪影。

“没有黑剑,我的毒力就无法压制,必须用溯回衍生法了,唉!情况不妙啊!”桃复生有些发愁。

冉音儿也知道他黑剑的作用,没有催促他,再次找了起来。冉音儿找到了被砍出来到那道巨大的鸿沟边,她发现那个鸿沟边有几个新留下的脚印,虽然被雨水冲刷过,但还能认清是新留下一种蹄印。

“桃复生别着了,看来那把黑剑是被人捡走了,我......”冉音儿突然停止说话,双手扶住两鬓,似乎在听着什么。

“不好!族人被袭击了,我们得赶紧回去。”

“好!走!”桃复生想都没想,直接答道。

两人就飞快地离开了这里。

天音府周围被无数妖族围拢着,妖圣殿许多高手正在与死魂蝉两相对峙,不过这时的死魂蝉已经不是死魂蝉了,他们被冉音儿解除了死魂印,恢复成了天音蝉,不过这些妖族可不管那么多,世代仇恨不可能就此放下的。

妖圣殿排头的是几个实力高强的妖尊,他们并不着急动手。

一个长脸尖鼻子的中年男子对着旁边的人问道:“耶闾山,不是说等人齐了就开始吗?我们都来了,还等什么?”

“琥星河,别着急,不差这一时,你翠泉鹰族难道想抢个头功?”

“耶闾山,你吞星鳄都不敢想的事,小弟我怎敢狂妄肖想。那我们还等谁啊?”

“七光鹿,祁示天!”

“原来妖圣殿大长老要来,那是肯定要等等的!”琥星河说完颇为期待第看向身后的天际。

远处天空暗了下来,乌云滚滚翻涌,向着这边铺来,林梢上出现一头神骏的白鹿,满身七彩光动,踏步流星地来到众人眼前。白鹿化作一个英俊的青年,真是谦谦君子,风流倜傥,手中提着一柄黑剑,站在树梢刚想说话,身后突然又出现一股剧烈的气息,无数参天大树都被气流催的四下摇晃,一个模糊的身影从远处飞来......